媽媽打開殘障兒子的櫃子

身障同志黃智堅的真情告白及對婚姻平權的期盼
身障同志黃智堅的真情告白及對婚姻平權的期盼

2005年的12月一趟舊金山之行,媽媽沉重地幫她殘障的大兒子打開了櫃子……

爸爸在退休後,和媽媽就移民美國,我在1999.9.9認識偉偉並交往,交往第二年,爸媽幫我申請到了綠卡,並以美國對殘障者的福利好,可以保障我的老年為由,希望我隨之移居美國。一邊是愛我的父母,一邊是我深愛卻無法結婚的男友,天人交戰下,我痛下心選擇了男友。而男友推著輪椅,帶我至國外旅遊,給了我愛也陪我成家,儘管是法律不承認的家…看在爸媽眼裡,他們掛念著這輩子要孤老以終的殘障兒子,如今卻有一幸福的歸宿,讓他們安心也欣慰,感恩上天憐憫兒子遇到了一個好男人。

2005年的12月和偉偉一起到美國舊金山,要幫父親過七十大壽。隔天一早,我倆在飯店等父母和姐弟妹,來接我們至壽宴的餐廳。在家人都到齊了要出發時,媽媽突然要大家且慢出發,很正式的對姐弟妹說:

『如果有一天,你們大哥走了,你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可以搶走,他留給偉偉的任何一塊錢……』

媽媽突如其來的發言,簡單的幾句話,卻教我內心五味雜陳。

是的,多年來,在來不及先顧及自己的出櫃風險前,就要先保護爸媽和姐弟妹,因為我是男同性戀者,會不會讓他們受傷害。所以我請偉偉不斷的出現在他們在生活面前,讓他們徹底認識,這個對我極好的『男人』。所以,等他們熟悉了偉偉,就會自然的知道偉偉是我的另一半。母親的幾句話,也等於正式的打開了我的櫃子,和正式承認他們這個大哥和偉偉的伴侶關係。

我也很高興,自己用心舖陳家人和偉偉相認的一條大道,終於開花結果。但也傷心的是,我有生之年,爸爸無法同時和媽媽見證我俩紅毯大道(父親隔年因車禍於美國往生)…如今高齡已八十的媽媽還有機會見證她殘障兒子的紅毯大道嗎?在台灣的同志婚姻,要經二千三百萬人社會共識同意下,和口口聲聲說愛同志卻反同基督徒的迫害下,紅毯似成我這生的遺願就罷了,只是對不起爸媽,要讓他們失望了……

媽媽雖對法律不熟,但她的幾句話,卻也看透了我和偉偉在一起,因法律的不承認同性婚姻,雙方之一撒手離世時,遺留的一方,對於共同的財產,也面臨了很多的不安和困境。我深信我們兄弟姐妹感情深厚不致如此,但誰敢保證,如當下有人經濟狀況焦頭爛耳之時,難保不會失去理智,攔阻不費吹灰之力即到手的法定繼承財產權(特留份)…誰能保證誰?我相信聰明的家管母親,卻看清楚了現實,故以母親之尊,預先警示姐弟妹,儘管她也知道她個人是無法隻手阻擋,對同志伴侶殘酷的法律繼承權。

我今年五十四歲了,殘缺的身體讓身體器宫比一般人提前二十年折舊,垂垂老矣!爬著、撐著的殘障歲月我都走過了,看來,我卻走不過這一關-同志婚姻。當我努力過好自己的同志生命、在社會底層用力和弱勢者一起打拚、也成了台灣這個國家社會裡有生產力的人、也繳了稅的同時,卻無法享有為人的最基本權利-結婚。唉……台灣會不會成為自詡為開明、先進文明國家的笑話……(文/Huang Vincent)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