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傳聲筒 | 勞權公投與平權公投-結婚吧!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西門町宣講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西門町宣講

郭家瑋/許偉育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保守勢力的反擊

憑藉著2016年12月25萬人支持婚姻平權的群眾集會所創造出來的力量和聲勢,在去年、婚姻平權於釋憲中取得階段性的勝利。在此之後,政府企圖拖延落實公投,並從同志群眾運動的手中重奪婚姻平權議程的主導權。如果同志運動不再組織群眾運動反擊,過去鬥爭的成果會有可能被奪回。

民進黨藉此把婚姻平權立法議程延宕了一年多之久,目的是為了消散原有的婚平運動的群眾能量與壓力,並讓恐同勢力在潰散後有時間重新組織起來,而民進黨便以此做為理據-繼續擱置婚姻平權立法。

4月17日,恐同勢力發起的三項反同公投,分別是為了把法定婚姻限制在一男一女的關係中、將同性婚姻權利塞入歧視性的專法,以及在「性平教育」中排斥同志平權意識。目前恐同公投已經進入第二階段連署。

平權公投巨大的潛力

中選會通過三項恐同公投提案後,苗博雅等十多人為此提出「反反同」公投,試圖透過公投要求同志婚權納入民法、立法保障性平教育(情感教育、性教育、同志教育),三天內即有七萬多人透過網路連署表示願意投入平權公投。之後又在三天內的街頭公投聯署,從踴躍的群眾中蒐集到近三萬份實體聯署書,快速通過且大幅超過了第一階段連署門檻。

平權公投的爆炸性發展意味著存在建設大規模同志群眾運動的潛力,要反擊恐同派教會組織的反同公投提案,需要的不只是提出相反版本的公投,還需要在各地建立推動平權公投的群眾組織-藉此讓每一個支持同志平權的份子與團體都能投入其中,民主討論運動的戰略與舉行造勢宣傳行動,讓平權公投成為一場積極、活躍的群眾運動。

取得婚姻平權的勝利是可能的,若要取得勝利就不能再寄望民進黨及其立委們的同情,曾經公開支持婚姻平權而備受同運支持者擁戴的尤美女立委,便在5月11日、時代力量提出婚姻平權法案時投下反對票。事實已經證明:只有團結的群眾運動,才能迫使親近恐同神權的執政當局做出退讓。

平權與勞權的結合

對於渴望組成婚姻的LGBTQ而言,不僅需要有法律上的平等權利,更需要有充足的薪資、休息時間及至是公共住房、托育、退休保障。如此,才能有足夠的物質條件來經營婚家。如果沒有充足的薪資與休息時間,絕大多數的LGBTQ如何能陪伴伴侶、經營婚家呢?如果沒有完善的公共住房與托育保障,絕大多數的LGBTQ如何能養育子女呢?

在眾多台灣勞工血汗過勞的處境下,許多LGBTQ也同樣深受其害,甚至因著恐同勢力所煽動的歧視,進而在職場中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而資本家們從中漁翁得利-藉此分化勞工,並以同志所遭受到的社會壓力與歧視做為加強剝削LGBTQ勞工的工具。同志三溫暖店Aniki雖曾為同志遊行的「友善店家」。但這個同運贊助商,卻在去年違法解雇了九位同志勞工,對其霸凌打壓-憑藉著他們不敢公開出櫃抗爭,而肆意妄為。

要有實質的婚姻平權,我們需要讓同志平權公投與勞權公投團結共行,才能讓想成家的LGBTQ擁有組成婚家的物質條件,同時也將是一個讓存有恐同偏見的勞工得到性平教育的大好機會,這將能是一場大型的全台勞工教育與性平教育,不僅是讓絕大多數的LGBTQ能得到勞動條件的改善,同時也是促進全台勞工階級打破性別歧視走向勞工團結的重要一步。

因此,國際社會主義前進認為,全台致力於勞工團結的工會組織與社運團體也需要一同來支持響應平權公投。新成立不久的「左翼聯盟」若要往成為一個群眾性的左翼工人政黨邁向前一步,亦須要投入在平權公投運動之中。

為了勞權與平權-反擊神權與金權

2018年的台灣,是一場勞權與平權,反擊神權與金權的契機。民進黨執政兩周年,為了資本家的利潤-打壓勞權強硬堅決,為了迎合恐同神權-詭詐的延宕婚姻平權。

而支持勞權公投對於民進黨親資政策的反抗-完全合乎同志平權抗爭的利益。工人運動與同志運動的團結迫在眉睫,需要團結一心,才能戰勝恐同神權與資本剝削。

鮮活的例子是,在《驕傲大聯盟》這部電影中,我們看到1980年代,「同性戀支持礦工運動」認識到同志反對保守黨柴契爾的鬥爭與1984-85年礦工罷工之間的共同點。他們支持礦工的做法也受過阻力——來自雙方的偏見——但終究打造出真正的團結。走向團結並共同對抗保守黨柴契爾與資本家們。

「締結婚約」

我們需要理解到,平權公投只是LGBTQ可以運用的鬥爭機會。但資本主義制度下的選舉並非真正的民主,由於媒體受到當權者的控制,受壓迫群體在當中沒有天然的優勢,必須依靠組織和積極行動才有可能打贏這場硬仗。即便公投選舉獲得勝利,民進黨政府也將可能不斷拖延落實。遊行集會只能作為群眾運動的開始,面對當前形勢行動需要升級才能打倒神權與資本勢力,而性小眾作為工人階級組織起來時將為運動提供更大力量,最有力的方式就是發動政治罷工。也因此,平權公投運動需要與工人運動相結合,才能有機會讓運動真正握有最強大的抗爭手段。同樣的,勞權公投亦需要平權公投運動的支持,才能讓當前的工人運動得到更大聲勢與影響力。

這一回,我們不該再讓這塊土地上的受壓迫者們各奔東西,讓勞權公投與同志平權公投締結婚約吧!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