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捍衛用生命換來的性別平等教育

屏東高樹國中男生葉永鋕
屏東高樹國中男生葉永鋕

作者 | 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 葉若瑛

2000年,屏東高樹國中男生葉永鋕因為陰柔氣質而導致了最後的不幸喪生。因為他的犧牲,2004有了性別平等教育法,明文保障因性別、性別特質、性別認同或性傾向而處於不利處境的學生。雖然法不足以自行,到2018年的今年也無法完全落實,但對於居於那些不利處境的學生總是有個最終的防線。今天有人想要來破壞這個用生命換來的果實。

我唸中學的時候性別平等教育還是處於一個很原始的年代,老實說只有健康教育第14、15章分別介紹女性及男性的生殖系統,然後寫得跟介紹心臟肺臟沒兩樣。可是連這樣的教材教師都迴避,要學生自己唸,更別談性別平等教育。LGBT呢?這個詞在西方也才剛發明。

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 葉若瑛
性別不明關懷協會秘書長 葉若瑛

從小我可以感受到這個社會對於男性的教養方式讓我很不舒服,但我所受到的教育裡,男生該這樣女生該那樣是天經地義、不可質疑的。我不敢,也完全沒有對象可以問。上網找?那個年代還沒有Internet。

我一直到了三十幾歲才有機會碰到「自己人」、接觸各式各樣的資訊及資源、知道自己沒有錯,又再花了幾年累積足夠的動能才能跨出去轉變為真正想成為的自己。這幾年來看著許多後進姐妹很年輕就有資源、資訊及機會可以做自己,心裡著實羨慕,只能怪自己生錯年代,內心其實滿是遺憾。

葉永鋕的媽媽
葉永鋕的媽媽

在我終於轉變之後,我中學時的同學紛紛離我而去。他們根本完全無法理解一個生來是男生的人為何會想當女生,只把我當個變態、怪物。如果他們有機會接受性別平等教育,或許結果會不一樣,因為我在這個性平的黑暗時代還是有從下一代身上看到一絲絲光亮。

今天,有人想讓性別平等教育倒退幾十年。我沒有辦法搭時光機回到過去拉當年的自己一把,但是我們可以守住現有的成果。葉永鋕的媽媽沒有機會守住自己的孩子,她轉而守護大家的孩子。我們或許也沒機會改變過去的自己曾經難過、受苦、被壓迫、被霸凌的事實,但我們可以守護未來!不要讓現在以及未來的孩子跟葉永鋕、跟我一樣徬徨無助。站出來!支持挺同公投!捍衛尊重多元的性別平等教育!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