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情人節送禮困擾 日本同志推瓢蟲接招

在日本,有情人節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風氣,而比較傳統的企業,常有半義務性質的內規,要求女職員在這一天買(非情人之間的)巧克力給男職員,像這樣(預設為異性戀的)職場要求,卻讓部分同志感到困擾。

另一方面,為因應情人節所帶來的社會要求,致力於同志友善職場的同志團體〈虹色多樣性〉,和反童工組織ACE (Action against Child Exploitation)合作,推出慈善性質的巧克力商品企劃、瓢蟲造型巧克力。

*致力於同志友善職場的同志團體〈虹色多樣性〉理事長村木真紀。(出處:官網

原本,職場上非情人之間的(義理)巧克力,可以像學生時代的友情巧克力一樣,沒有特定目的,做為彼此深化情誼的契機,但對部份同志來說,或許因為形式上主要還是男女之間的關係,而感到勉強。

現在世界上不少國家都有過情人節的習慣;而日本自1970年代後半,發展出由女性送給男性的日本式情人節,若是心儀的對象,稱為本命巧克力;若只是表達友情,稱為義理巧克力/人情巧克力;(主要是女性的)同性之間互送的話,稱為友情巧克力;男生送男生的話,又稱為強敵巧克力。

顯然地,從同志的角度來看,背後的價值觀,預設為異性戀模式,沒有同性之間表達愛情的可能性,或者同性之間大體上不是友情就是競爭關係,忽略了同性戀的存在。

而日本同志團體推薦使用的瓢蟲造型巧克力,因為瓢蟲被認為是帶來幸運的昆蟲,減弱了女對男的、男女之間的意涵;且在捐做公益的部分,可以做為大家交談的話題,還原職場巧克力原本的功能。

*「前往幸福的巧克力」同志版。(出處:日本自然保護協會

這瓢蟲造型的巧克力(上圖),並非同志團體首創,而是反童工組織ACE的企劃「前往幸福的巧克力」,用來改善可可亞(巧克力原料)生產國的童工問題。

據調查,包括迦納在內的西非四個可可亞生產國,有數十萬童工,其中64%在14歲以下,童工的工作內容,和整個可可亞的生產過程都有關係;對這些兒童來說,學校設備不足。農園因為使用柴刀和農藥,而有受傷或生病的風險。還有因為生產地位於遠處,發生童工被強行帶走,離鄉背井去工作的案例。種種問題的源頭,在於貧窮與教育,ACE希望透過售價較高的巧克力,改善當地農民跟兒童的處境。

「前往幸福的巧克力」和同志團體合作的版本,多加了六色彩虹和一句話:「LOVE IS COLORFUL。」收益除了捐給反童工運動,還有同志職場友善工作。

日本在2月14日情人節由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的習慣,不單部份同志覺得勉強,許多異性戀也感到困擾。一份民調指出,7成女性上班族覺得廢除也無所謂,雖然其中又有不少人覺得,由男生送給女生的話就可以。還有,3月14日白色情人節由男生回送的時候,對於男職員,特別已婚的男職員來說,一樣有很多人覺得困擾。

*有巧克力公司反其道而行,刊載廣告,反對情人節女生送男生巧克力(義理チョコ)的社會習慣,獲得不少職場女性的共鳴。(出處

像這樣從男女交往衍生的集體習慣,台灣曾有類似案例,據「解放校園行動筆記」,有學校設置了(給婚禮的)紅包互助會,在不問當事人意願下,每月薪水先扣數百到數千元不等,最後因為反對老師的提案才作罷。

同志因為不在男女交往的框架之中,一方面對於社會上的相關習俗感到格格不入,另一方面,又似乎因為不在那樣的框架裡,而創造出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如前述,在日本,有用慈善巧克力做為情人節巧克力的創舉,在台灣,有用交換禮物取代包紅包的女女結合慶典(婚禮),評論說:「以慶典之名擺脫習以為常的規律,事實上已經彰顯了女女挑戰規範的意圖。」

同志一方面有戀情曝光的顧慮,一方面沒有結婚的權利,身在容易另闢蹊徑的特殊處境,別有創造新的生活方式的動機,儘管這樣的文化果實,不一定出於樂意,但無疑地可以作為主流文化的參照,豐富人們對生活的想像與實踐。

*閱讀前作:同志與職場──村木真紀的見解(一):概論與跨性別

*本文出自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之集資案”台日同志新聞“,作者每年約在3~4月間募資,日前已募資完畢,感謝讀者支持贊助。

宋瑞文

宋瑞文:男同性戀,小王。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每年定期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集資撰寫福島核災與台日同志新聞,還是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之幕前主使。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