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遭拒保失能保險,只因為服用愛滋「預防」藥物!

波士頓一名泌尿科醫生Philip Cheng在購買長期失能保險時,只被接受投保短期方案。他的保險經紀人解釋,這全是因為Cheng醫師正在服用預防HIV感染的藥物—舒發泰(Truvada)。

三年前,任職於美國哈佛布萊根婦女醫院的Philip J. Cheng在為一名HIV陽性的病患手術時劃傷了自己。於是他依照醫院的規定,開始進行為期一個月服用舒發泰(Truvada)的暴露後預防性投藥,此預防性投藥組合包含了兩種抗HIV病毒藥物來避免患者受感染。而由於他是一名未婚的男同志,所以在此之後他決定繼續服用舒發泰來避免自己在性行爲中感染HIV。

這種HIV的事前預防措施稱為PrEP,是Pre-Exposure Prophylaxis 「暴露前預防性藥物」的縮寫,是十分安全且有效的預防措施。同時,有幾項研究都指出,每日服用此種藥物的人,感染HIV的機率幾乎是0。
可是當Cheng醫師申請投保失能保險時,他被告知因為他正在服用舒發泰,所以只能投保年限五年的短期保險。

Cheng醫師十分健康,他從未接受過任何手術或是住院,也沒有長期服用藥物。他說「我從未接觸過不安全的性行為,一直以來我都是長期的單一性伴侶關係。對於遭拒保,我真的十分震驚!」服用PrEP其實是一種為自己負責的行為,這與接種HIV疫苗是十分相似的概念。

然而,保險公司的強硬態度迫使他做了與其他男同志相同的決定—「停止服用舒發泰。」之後他便向其他保險公司投保,也就獲得了購買長期的失能保險資格。根據A.C.L.I.(美國壽險業協會)統計,全美將近有800間的保險公司,但卻沒有官方的報告分析到底有多少男性因為服用Prep而遭這些公司拒絕投保。

然而,性別平權社運人士以及醫療從業人員都表示,就他們所知這類的事件不勝枚舉。HIV專家認為,「拒保措施」半強迫著需要壽險、失能險以及長期保險的人男性們放棄服用PrEP,而這其實也正在危害他們的生命。

相較之下,早在2014年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為所有可能有基本HIV風險的人背書 ,而「醫療保險」也都接受包含PrEP的使用。換句話說,也就是保護了那些可能與「HIV狀態不明」的人進行無套性行為的所有同志或雙性戀男性。

「PrEP拒保措施」讓保險產業中的風險管理標準呈現矛盾的現象。不保護自己的人可以得到保險的保障,而服用PrEP為自己多做一層預防的人卻被拒於門外。美國知名的AIDS權威、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長Anthony S. Fauci也說這是十分弔詭且本末倒置的情況!

而曾帶出PrEP臨床實驗價值的美國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AIDS研究專家Robert M. Grant博士表示,這類的「PrEP拒保措施」十分荒謬,這就像「你拒絕讓有繫上安全帶的乘客投保意外險一樣。」

再者,長期關注性別運動的人士們也反駁,這個措施很明顯是針對男同志的差別待遇。以女性的例子來說,服用避孕藥或接種預防子宮頸癌的乳突病毒疫苗也不會面臨拒保的問題。服用舒發泰與服用這類預防性藥物是相同的,都代表著擁有性生活,並且這些藥物同樣也是帶有風險的。況且保險公司通常也會接受,包含糖尿病、癲癇、高血壓以及躁鬱症有確診疾病的患者,在擁有良好藥物控制下投保。

Bennett Klein是一位GLAD(GLBTQ法律倡導者和捍衛者組織) 的律師。就他所知,在波士頓就有14件因男同志服用PrEP而遭保險公司拒保壽險、長期保險或是失能險的的案例。舊金山愛滋病基金會(The San Francisco AIDS Foundation)的政策主任Courtney Mulhern-Pearson表示,服用PrEP而遭拒保壽險的案例正呈現一個上升的趨勢。保險公司確實有為此提出了相關解釋,但他們說申請人被拒保是因為他們相信這些申請人存在於「高風險性行為」的族群中。然而,當她向某些保險公司說明PrEP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預防措施,與危險性行為無關時。保險公司多半表現出理解的態度,但是直到至今仍沒有看到任何的改變!她的保險公司聲稱無法得知舒發泰的副作用,然而事實是早在2004年就已經過證實。舊金山愛滋病基金會也認為這樣的「PrEP拒保措施」是歧視的,Mulhern-Pearson要求與美國加州的保險當局(California’s state insurance department)進行會面,商討是否有任何可透過法律來協助的地方。

紐約時報聯繫了美國壽險業協會(A.C.L.I.),以及其中被Klein點名的四間保險公司,針對與「舒發泰」、「客戶性生活」有關之拒保的條款提出疑問。但美國壽險業協會卻說他們並沒有從他們的保險人中搜集這些資訊。並且基於競爭原則,保險公司通常不會公開他們的要保條款,也不會針對個別的拒保案例做說明。個別的申請案遭拒絕投保、拉高保費、或是只接受短期投保的案例中,通常都是牽涉到許多健康因素,包含體重、血壓、膽固醇、是否抽菸等等。

而因為拒絕某位男同志購買長期保險,而被Klein控告的奧馬哈互助保險(Mutual of Omah)拒絕回應相關問題,並不評論尚未出爐的判決。

在與GLAD訴訟中所提出的爭論裡,奧馬哈互助保險承認他們的確曾因為顧客使用舒發泰,拒絕了他的承保。他們的立場在於舒發泰是HIV患者或是HIV高風群的唯一指定藥物,因此他們拒絕了所有服用該藥物的申請人,況且藥物的保護力並不是100%又是另個層次的風險問題。

根據Klein所持有的奧馬哈互助保險內部承保原則所示,他們接受有愛迪生氏病、躁鬱症、抑鬱症、輕度冠心病、糖尿病、癲癇和高血壓的患者投保。

前提是只要他們有接受六個月到三年間的藥物控制療程,就能購買長期保險。不只如此,在機構中輔導的酒精成癮者、曾接受過心臟瓣膜手術,或膀胱癌、乳腺癌、前列腺癌和皮膚癌等痊癒的患者也都是可以投保的。而其他給予針對紐約時報的問題給與簡短回覆的保險公司則說,他們沒有單獨拒絕服用PrEP的人,但他們拒絕解釋哪些條件或行為會導致他們拒絕給予保險。

林肯國民保險公司(Lincoln National Life)在韋恩堡的發言人表示,他們公司有批一項針對PrEP使用者的新政策,並保留了低保費的方案的給予低風險的保戶,但他並不確定公司何時會開始執行。美國信安金融集團(Principal National Life)在得梅因的發言人則是說,他們並沒有因為服用舒發泰的而拒保的個案,並且他們沒有調查投保人的性經驗。接著他們拒絕回答其他問題。

阿拉巴馬州伯明罕的壽險業者Protective Life Corp.的發言人則是說,他們沒有任何單獨因舒發泰而拒保的個案,而且他們甚至給予更低的利率給這些服用預防措施的人,之後他也是拒絕回答其他相關問題。

Mr. Klein說他有時也會聽到保險公司類似的回答,即便他們實際上拒絕了很多類似的案例。他說:「我確定這只是官腔說詞,當他們在客戶病歷上看到「高風險性行為」或是「暴露於HIV」的關鍵字時,他們只會想要排除這些客戶。」

然而當患者向醫師要求舒發泰的處方籤時,通常這些描述就是會被記載在病歷上。而也就容易導致保險資格被這些公司取消,這也就與因為使用PrEP而遭排除投保的案例沒有不同。

熟悉於HIV患者保險的舊金山經理人Aaron E. Baldwin表示,他已經看到這樣的問題超過三年了。

有些被拒保男性都是擁有沈重學貸的年輕的白領階級,他們購買保險只是希望確保自己發生意外時,父母不會因此而背負債務。

在這些經驗中,Cheng醫師說保險公司聲稱舒發泰的副作用至今無法確定,但其實這個藥物早在2004年就由食藥署認證。

並且,2016年發佈的相關研究就指出,這比長期使用阿斯匹靈可能導致的腸胃道出血副作用要來得安全。
而Cheng醫師現在與一位HIV陰性的男性穩定交往中,所以他沒有再繼續服用舒發泰。不過他遭拒保的事件仍衝擊著他。他說道:「這一切無疑是一種公然歧視。」

[更新]紐約國家金融監督機構(State financial regulators)表示,將針對男同志在意外險、失能、及長照保險中,因為愛滋預防藥物PreP而遭拒絕投保的事件進行調查報告。

譯者 | Ted
Source : nytimes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One Reply to “酷新聞 | 遭拒保失能保險,只因為服用愛滋「預防」藥物!”

  1. Pingback: 新聞編譯-酷新聞QueerWatch | Just explore and experienc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