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觀察室 | 警察暴力與性/別少數群體:來自俄國、突尼西亞、印尼的三則新聞

譯者:李柏翰

之前我曾在Queerology上寫過一篇文章,提醒性/別少數群體要當心,《永遠跟警察保持距離》,因為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國家權力隨時可能為了尋找代罪羔羊、創造「道德恐嚇」,而挑上政治上最無力反擊的這群人。

最近有三則新聞讓人心有戚戚也很難過,可惜在台灣沒有什麼報導,分別是:

  • 俄羅斯法律漏洞意外承認的同婚伴侶,他們家事後被便衣警察惡意搜索;
  • 事前被突尼西亞政府警告但仍上街的同志遊行,當天遭到警察強制驅離;
  • 印尼警察強制拖行12名跨性別女性遊街,她們遭到剃頭並被迫穿上男裝。

以下新聞內容皆摘譯自GayStarNews。

是不是「假新聞」不重要,重點是人權侵害

Pavel Stotsko和Evgennii Voytsekhovsky這對男同伴侶的房子被斷電了,起因於她們他們發現了俄國婚姻法規中的一個大漏洞。向來因恐同惡名昭彰的俄國政府「不小心」承認了他們1月初在丹麥依法登記的婚姻關係。據說出包的是多功能業務中心(MFC)。

依當事者的說法是,因為俄國法律承認在海外登記的婚姻關係,只要該婚姻「不違法《婚姻法》第14條的規定」。該規定所認定的違法事由包括近親、未滿18歲的兒童、養父母與養子女、有若干心理疾患者、重婚者等婚姻;而完全沒有提到同性之間的婚姻關係。

回到俄國後,他們隨即向MFC登記。據稱,承辦人「連眉頭也沒皺一下,什麼問題都沒問」就在他們的護照上蓋章了。但該機關很快又發了一個聲明,否認這件事,並表示他們的說法是個「假新聞」,而且該機關根本沒有權責受理婚姻承認的案件。

當事人在臉書上回應:「我們不是『申請』結婚登記,而是移民部所管轄的MFC接受了我們的丹麥結婚證書,並在我們的護照上蓋章」,因此間接地「承認了這個法律關係」。但在這個故事流傳開來後,他們便遭殃了。

沒幾天一群便衣警察造訪了他們家,連莫斯科警局副局長Andrey Zakharov都到了,並斷了他們家的電。而儘管後來他們找了律師來協助,警察仍不願離開,「原來是要他們把『已經被作廢』的兩本護照交出來並封印帶走」。

內政部表示,因為男子護照「受損」,因此會補發他們新的護照。當地同志團體已經協助二人轉居到安全的住處;而幾乎同時,當事人的媽媽也接到許多通恐嚇電話,威脅她若是無法勸退兒子「據以力爭」,則將「被離職」。

號稱「民主自由」的政府,卻容不下性自主

突尼西亞首都1月27號那場呼籲當局將同性性行為「除罪化」的遊行,被「身著便裝」的警察硬生生地中斷了。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在之前,內政部以「為了他們的安全考慮」為由,拒絕他們當天的集會,而那場活動是希望政府撤回「越修越糟」的刑法規定。

自從2011年突尼西亞打響了阿拉伯之春的第一炮,當地的性/別社運份子開始活躍起來,儘管「依法」同性性行為仍可處最高三年的有期徒刑。想當然爾,除罪化也成為當地同運的主要訴求。

當天的集會中,有十幾個抗議人士被強行驅離,理由是不遵守禁令,且把彩虹旗視為「世俗國家的象徵」,因此不符合該國的「文化價值系統」。號稱民主革命起家的新政府,無法容忍人民「上街訴求爭取自由」,豈不諷刺。

以保護「在地文化價值」為名,向人民宣戰

無獨有偶地,在印尼亞齊省最近也發生了類似且更羞辱人的事件;警察拘捕了一群跨性別女子,要直到她們「學會如何當真正的男人」才會釋放。1月28日這群女人遭逮捕並遊街,並被要求換上男裝跟剃頭,過程中還有很多圍觀民眾錄影並放在網路上。

亞齊省是印尼唯一可以實施伊斯蘭教法的地方,而這群女人是分別在當地16間理容院依「掃蕩社區壞蟲」的名義被抓到。警察局長Ahmad Untung甚至表示,她們得關到「她們變成男人」。

此外,警員更要求她們「邊跑邊大聲唱歌,直到她們『現出男聲』」。該省北方的警署署長Kompol Edwin Aldro也承認,這些女人要「完成訓練」才能回家,包括「整理頭髮跟儀容」。警方表示這是當地學者也支持的作法,「杜絕LGBTI群體的滋長,以保護下一代」。

這些女子的家長告訴警方,他們的「兒子」是被「這些色情沙龍所引誘的」,才「變成跨性別」,所以「我們要阻止這種社會疾病蔓延」,警方表示。而去年年底才有另一群跨性別女子被伊斯蘭民兵逮捕並拘禁;也有男同志遭到鞭刑的消息傳出,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