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抗拒使用預防性藥物後,英國同志先生不幸感染 HIV

英國於2013年開始進行 HIV 暴露前預防性藥物 (PrEP) 臨床實驗,聽聞該實驗正在尋求受試者時, Sadiq Ali 正值26歲,然而他卻猶豫了。
他擔憂的是使用預防性藥物後,好像在告訴人們他的性生活很活躍。對於使用預防性藥物的汙名,對他來說是無法承受的。
「儘管我對 PrEP 的認知少之又少,但當時覺得接受這種預防措施很丟臉。」英國同志先生 Sadiq Ali 此刻這麼說:「我以為只有生活淫亂,或是不安全性行為高危險族群才會使用它。因為這種會貼上濫交標籤而感到羞恥的心態,當時我對預防性藥物的想法實在非常天真。」

於是 Sadiq Ali 觀望了幾個月,重新考慮是否接受預防性藥物,最後他才決定參與這項實驗計畫。很不幸地,命運卻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震撼。

就在 Sadiq Ali 聽聞臨床實驗消息,並決定參與實驗、接受預防性藥物之前的這段時間裡,他感染了 HIV 病毒。這差不多就是在他開始接受 PrEP 幾天前得知的,這也是他第一次做篩檢,檢測日期為 2014 年 1 月,並且確診 HIV 陽性反應。

「我以為如果接受 PrEP,我就不會再是原來的自己,或者變成我不想成為的自己。」他指出許多接受 PrEP 男同性戀者被控訴為濫交的焦慮:「但事實卻剛好相反,沒使用預防性藥物讓我感染了 HIV。」

Sadiq Ali 諷刺的悲劇故事讓他成為一名鬥士,不僅打擊 HIV 的汙名,也呼籲英國民眾,提倡 PrEP 的重要性。由於英國國家衛福部延遲好幾年才宣布舒發泰 (Truvada) 為暴露前預防指定藥物,這項議題的火苗更近一步被點燃而蔓延。

在過去這一年裡,Sadiq Ali 贏得英國同志先生的殊榮,並且他對自己所捍衛與倡導的議題再清楚不過:打擊同志之間 HIV 的汙名,以及 PrEP 為何如此重要。

在充滿情感與具啟發性的影片中,Sadiq 以世界同志先生參賽者的身分,勇敢分享自己太晚決定接受 PrEP 的親身故事,這場經歷也讓他了解大眾內心對於使用預防性藥物的汙名化。
「在我拍攝這支影片的時候,覺得自己身負重任。」Sadiq 說道:「我現在可以是一名教育者的身分了。」

英國 PrEP 倡導者兼同志網路紅人 Greg Owen 了解同志先生 Sadiq 錯過時機,導致感染 HIV 有多麼使人喪氣惋惜,因為 Greg 本身也是在接受 PrEP 前感染了 HIV。這兩人一個是長期倡導者,另一個是剛加入的生力軍;他們在 YouTube 節目 #GregChats 拍攝了訪談影片,既和善又溫馨。

Sadiq Ali 在馬爾他參加世界同志先生的賽程中,非常英勇地展現自己擁護與提倡的議題,當然還有令人驚艷的馬戲和體操技巧。可惜的是,最後王冠歸於西班牙選手 Roger Gosalbez Pitalug。
「我比從前更加有動力,而我也覺得很驕傲。」Sadiq 表示:「我知道自己在做正確的事情,我要告訴大家一個可以保護自己,並且沒有必要因此而評斷自己的方法。將健康掌握在自己手裡,是你我都有的權利。」

Sadiq 始終相信,有沒有贏得世界同志先生比賽並不重要。
「當然啊!」Sadiq 說:「我早已贏了。」

譯者 | Rodin Wu

Source:queerty

 

Rodin

Rodin

興趣:旅行 音樂 電影 閱讀 寫作
學歷:銘傳大學應用英語系
吉普賽性格,熱愛旅行與學習不同人文。
大學時期最關鍵的成長:Open mind, critical thinking
旅行經驗最重要的反照:知足、惜福。
人生歷程最核心的價值:愛、感激。
希望能盡力成為助人者/付出者,be a giver.
Rodin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