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黨劇團《平常心》-歧視一直不遠,它殺了許多人。

菲利斯(左)在劇中飾演奈德的伴侶

改編美國劇作家Larry Kramer的東尼獎得獎劇本《平常心》(The Normal Heart)》,Larry Kramer是美國劇作家、作家,更是公共衛生與同志權力運動家。目睹愛滋病的流行因而致力於幫助愛滋病患者,甚至成立當時世界最大的機構,並招募志工幫助。然而在此期間,政府對愛滋危機的漠視以及同志自身的淡漠讓他失望不已,因而寫了此劇本。

組織內的人忙著進線感染者洽詢的電話

 

故事架構在1980年代的紐約,突如其來出現一場如同瘟疫般蔓延的疾病,大量的男同志死去,身為作家的奈德和醫生艾瑪,致力找出何以傳染,卻毫無頭緒,尋求公部門的幫助卻如石沉大海。

艾瑪對政府政府的憤怒

 

「沒有人在意是否又死了一個同志。」

 

不禁讓人聯想到一個故事,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 1892-1984)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這一血腥恥辱,在波士頓樹起了一塊紀念碑,碑上銘刻這樣一段話: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當時同志不敢承認自己的身份,是沒有人敢為自己站出來的年代;是同志仍需要看精神科的年代;是一個紐約雜誌會告訴人們有優秀的建築師、服裝設計師,但不能坦誠他們也是同志的年代。

奈德的胞兄班

 

主角奈德為了這場運動,與自己的胞兄衝突,他說:「我希望你站在我這裡的時候你選擇不站在我這裡」是否耳熟能詳?

 

「我不反對你是個同志,但我並不想支持你爭取權益。」

 

為了這場運動,與組織內部爭吵不斷,因為走在最前方抗爭的人,沒有人想要勇敢宣稱自己同志的身份。儘管組織領導布魯斯因此失去摯愛,儘管他們一再一再失去摯友,卻沒有人敢真的挺胸而出。

 

「出櫃是多麼令人恐懼的事情,同志仍處於汙名。」

 

因為對於愛滋病一無所知,醫生艾瑪和奈德只能用宣導停止男男性行為來阻止一切。

「在三溫暖碰觸彼此的身體,上床是躲在深櫃的同志唯一連結的方式」。

 

米奇一直以來為了同志的性解放運動努力著

 

當替同志間的性行為洗刷了汙名,當每個人都擁有自身的身體主權,而長久以來的性解放運動終於跨出了一大步,愛滋病卻緊接而來如瘟疫般的散播,告訴他們:「你們終將為了同性的性行為受到懲罰。」

 

「你公開了我們的秘密,把我們跟病人劃上等號。」

 

不僅同志間仇恨散播訊息的人,並且不敢承認愛滋病的存在,彷彿只要這件事情被廣傳了,同志的身份就被判罪,唯一的罪刑就是無藥可救的死亡。

 

「恐懼向來都是一種枷鎖也是解藥。」

 

當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可怕,人們就會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

 

當他們組成第一個同志運動的組織,遭遇世人的推拒,遇到不敢為自己的身份發聲的同志,組織的分崩離析。愛人感染愛滋後彼此埋怨、痛苦、懷疑、猜忌,全然的無知加上公部門不願意花資源在同志身上。

 

直到後來,感染者已被證實不單只屬於男同志,也不再單屬於紐約,人數逐漸擴大,政府才正視愛滋的議題。

 

「這樣的故事與我們何其相近?」

 

「歧視一直不遠。」

 

「它殺了許多人。」

 

照片提供:同黨劇團 The Party Theatre Group

張小西

張小西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美術所理論組

願使歲月靜好而現世安穩是唯一的目標。

若一切不能足以撐這世界的平和與寧靜,我們將為自己站出來,為這泛世的微幽挺直背脊,爭取驕傲。
張小西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