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傳聲筒 | 社民黨召集人范雲: 「老年保障、財務平衡、世代正義是年金改革的基本原則,缺一不可。」

范雲: 「老年保障、財務平衡、世代正義是年金改革的基本原則,缺一不可。」

本次勞保修正的方向,大致上四點,第一,調高保費(10.5%-13%),第二,提高平均月投保薪資計算期間(60個月-180個月)。第三,每年預算撥補勞保基金與負最後支付責任。第四,年資併計機制。

其中,我要特別說一下提高平均月投保薪資計算期間。提高平均月投保薪資計算期間,若從平均數的概念來講,它對於三種人影響程度較小。第一種是超過45800的高薪者。第二種是,薪資成長速度緩慢者(低新不成長或高薪不成長)。第三種是薪資穩定成長者(一般為有一定規模的企業,具有完整的薪資制度)。

對誰影響最大?很明顯的就是不穩定就業的非典型工作者。這一類人,可能薪資變動起伏較大,從60個月調高的180個月,一平均下來,退休金受到的影響就很大。那一類的非典工作者,2016年已經有79.2萬人。

就財務而言,這是一個可以理解的政策,可以讓財務健保財務更加健全。但一項政策的,政府不能報喜不報憂。勞動部到現在都只在這次的公聽會說明資料中,以「對勞工給付權益之影響降到最低」,三言兩語就把問題交代過去,這是負責任的政態度嗎?到底影響程度為何,勞動部又怎樣將影響降到最低,這些都要說清楚。

財務平衡很重要,但年金改革不能只剩下財務平衡,只有財務平衡,那和商業保險有什麼不一樣,勞保就失去公共年金的意義。

所以,我非常認同蔡英文總統說過的年金改革是「讓所有的高齡者,得到足夠的社會安全保障」。

以國際上經常使用「平均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中位數」的60%,作為貧窮線的門檻,台灣目前的貧窮線是13,324。而勞保老年給付低於這條貧窮線的約有25萬人,佔全體請領勞保年金給付人數之比例為28%。

針對這些弱勢者,社民黨具體提出勞工、公教皆有的最低保障給付。若65歲時,你的各項退休給付總額低於17172元,勞保年資15年以上,就由政府額外撥補預算填補差額,至年資滿30年,可完全補滿差額至17172。

我必須強調,最低保障給付是一個完全立即的可行的政策,因為財務負擔上完全沒問題。首先,差額由政府預算補足,不會惡化勞保基金財務。其次,第一年開辦的預算290億元,但290億元是不分年資全部補至17172,但依照社民黨的版本限制年資,可大約再少一半,所以只需要145億元。等到給付最高峰,也大概是230左右的預算。

這些經費,只要用優惠存款政府所節省下來的591億元,完全綽綽有余。

勞動部在這次的公聽會資料中,對於最低保障給付,有一些意見。首先,勞動部認為,隨著年資越來越長,往後勞工的退休金就會越來越高。原理上當然是這樣沒錯,但請問勞動部這樣的說法,是要放生當下的弱勢勞工嗎?很多勞工已經退休,就已經領很少,這些已經退休,以及未來幾年內陸續退休的勞工,到底怎麼辦?勞動部這樣的回應很不恰當。

其次,年資併計主要是在處理年資未滿15年,得合併其他社會保險年資,藉此成就月退條件。但現在處理的問題是,本來已經領月退,卻因為在職期間薪資較低,我們必須設一個最低保障給付,這和年資併計是兩件事情。

第三,我很難想像勞動部現在還叫勞工期待勞退新制,勞退新制是個人帳戶制,講白了就是強迫儲蓄。那勞動部在年改會上的資料說,40年資的勞工,勞退新制的所得替代率會有25%。其實,這是假設薪資平均成長1%、投報率3%,以及平均餘命20年。我只要將參數改變成較符合現況的參數,實際上的所得替代率不到10%。

勞動部又說,回歸社會福利制度。我必須說,第一,最低保障給付仍是根據年資不同,給予不同程度的差額補助,本質上可視為「額外的給付率」,這仍是在社會保險的邏輯下進行。第二,勞保失能給付亦有最低保障4000元,國保老年給付亦有3628元的最低給付,照勞動部的邏輯,這些都要取消回歸社福制度?第三,社福制度有嚴格的資產調查,很多的狀況是不到社福資產的調查的貧窮水準,但他退休金很少活得辛苦,如果要降低較最資產調查的標準,不又會大幅提高預算支出,這難道是更可行的方案?
我要強調,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最低保障給付會增加高薪低報的道德風險,但高薪低報只要透過更周密的查核,可以大幅降低高薪低報的現象。

舉例來說2017年2月份,勞保一般勞工月投保平均薪資為31,384,低於平均經常性薪資39,362很多。但同一月份,健保署統計健保第一類第二目(一般勞工),平均投保薪資為39,385,就接近於平均經常性薪資。

為什麼健保做得到比較準確的查核,勞保卻做不到?

我們現在的年金體系,從負擔者來區分可分為:公共年金、職業年金和商業保險。若從目的來區分,可以分為舒緩貧窮與所得維持。我們現在的勞保與退撫,基本上都是所得維持,在職期間薪水高,退休給付自然高,在職期間薪水低,退休給付自然低,這也讓貧窮的人步入老年時,他會變成更加貧窮。

目前台灣在舒緩貧窮的公共年金上相當缺乏,國民年金基本上屬於舒緩貧窮,但這是一個失敗的制度,能幫助的相當有限,但這裡先不談。社民黨主張,要有真正的舒緩貧窮的公共年金,要有與在職所得脫勾的年金,應該制訂基礎年金。

兩年內完成稅收制基礎年金的規劃,十年內完成基礎年金。基礎年金完成建置前,以最低保障給付舒緩貧窮。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dit@queer.watch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