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從天菜到洗腎截肢──日本老同運動之族群特殊性

文/宋瑞文

「關於他身障(下肢切除)與洗腎的原因,是年輕時三位數體重衍生的糖尿病(糖尿病足),也是因為碩大的體型,在男同志圈受歡迎的緣故。在這樣的圈內文化下,類似的案例,恐怕不是距離太遙遠的事情,而且,HIV(雞尾酒療法)也會促進糖尿病的發生。」日本的一場老年同志座談文案這麼寫著(本段關鍵字連結為疾病因果關係說明)。

日本老同運動,往往能捉到同志族群的特殊性,上段文字即是一例。每當我們說起「同志長照」的時候,等於也要釐清,和一般長照的異同。即便是看似相同的設施、同志友善商店,在日本老同運動裡,也有著為「同志中的同志」考量的特點。

*「good aging yells」的「COLOR FULL CAFE」(來源:官網)。

推廣、經營同志友善商店,在台灣並不罕見,日本老同團體「good aging yells」的業務之一、「COLOR FULL CAFE」(見上圖),則是用來服務特定的老年同志。

經研究後,「good aging yells」發現7~80歲的老同,多半經歷缺乏周圍同類的時代,有結婚,有小孩,主要缺乏的不是有人照顧,而是能夠敞開心胸、做自己的場所,因此設立了友善咖啡廳,供他們活動聯誼。反之,沒有假結婚的、被周圍認同的老同,比較需要的是有人照顧。

經濟狀況不同的LGBT

「COLOR FULL CAFE」同時象徵著,日本老同運動對社群內部的階級認識,該店一樓餐廳在規劃的時候,決定雇用LGBT裡就業最困難的跨性別者,而這,還只是整體同志裡,就業與階級差異的一個環節而已。

*「good aging yells」代表松中權(來源:官方帳號)。

good aging yells」代表松中權說(上圖),(不太會走向假結婚的)5~60歲男同志,儘管退休的人多,但因為世代差異的關係,退休金也多,至於還在工作的人裡,多半是相對安定的正職。

而女同志整體來說,收入比男同志低,老後問題自然特別嚴峻。至於跨性別,原本就有許多連工作都找不到的人了(參見附錄)。日本老同組織,能把老同依需求區分出不同子群體,再分門別類地設想老同資源。

共度餘生的有誰?

和上一回介紹的同志友善住宅有關,在談到和「誰」安度晚年的時候,日本老同組織總是提到一個既陌生又熟悉的選項──前任;一種就異性戀社會而言,也不能說是沒有,但在同志社群裡似乎不算罕見的同居人。

*「good aging yells」的「COLOR FULL CAFE」(來源:官網)。

事實上,所謂的「同志生活」,在單身與有伴之間,存在著非常細膩的、立體的光譜,比如,有的人彷彿古墓派,一但有伴就要離群索居,砍掉所有社群軟體;有的人表面上單身,卻可能桃花朵朵、四處是家。有伴與獨居之間,不等於支持資源的全有全無。

此外,當然也有各式各樣的同居形式,例如和前任(甚至他的新伴侶)生活。因此,在討論「孤獨死」這樣的概念時,究竟是孤獨老同、單身老同,還是獨居(但可能不缺「伴侶」的)老同,在為社群做規劃時,是需要釐清、界定與調查的。

*「good aging yells」的「COLOR FULL CAFE」(來源:官網)。

小結:環繞著老同的資源

在分辨出「同居人」的多種樣貌後,就可以從獨居開始,考慮和「夥伴」一起生活;而夥伴,有個體的夥伴,也有群體(同志族群)的夥伴,從友善咖啡到友善支點,由支點連結同志、友善企業(提供贊助),形成友善商圈,形成新的友善區域(是歡迎異性戀的友善區域而不只是同志區域)。加上老後所需的專業人士的進註,即便是開頭提到的身障同志,也能安度餘生。

日本老同運動還有更宏大的老後藍圖,欲知詳情,請待下回分解──也要看本文、本寫作計劃的募款進度如何啦。

*本文為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台日同志新聞(2017年度)」報導計劃的一部份,需要集資才能完成,有興趣的朋友,可至報導計劃的說明網址線上捐款贊助。

點我http://we-report.org/proposal/9883

宋瑞文:男同性戀,小王。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每年定期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集資撰寫福島核災與台日同志新聞,還是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之幕前主使。
宋瑞文

宋瑞文:男同性戀,小王。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每年定期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集資撰寫福島核災與台日同志新聞,還是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之幕前主使。

【附錄:一位台灣跨性別者的工作經歷】筆者認識一位長期失業的跨性別者A(男跨女 male to female),簡單描述她的經歷,讓讀者了解跨性別可能的求職困難。A沒有動手術變性,身份證上仍是男性,以男裝與中性裝扮去面試時,都能找到工作。

在第2份工作時,因為不景氣,公司開放優退,她領了錢去做變聲手術,「不過做了四次聲帶手術,都沒有如願變成女性嗓音,所以像我這樣男聲和女裝外型去面試了幾次,也都沒後續通知……我個性是比較放不開內向型的,這樣碰壁幾次後又更封閉,所以又窩在家裏好多年。」此後連續八年她都沒有工作,近年才在一家準性別友善機構任職(因當事人要求匿名並模糊化工作地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