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同性事實婚不被認可」 台灣籍男子向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提起違憲訴訟

台灣籍男子與日本籍伴侶在關東地區牽手看海
台灣籍男子與日本籍伴侶在關東地區牽手看海

日本朝日新聞於2017年3月21日00時11分發佈

滯留日本的台灣籍男子主張,與日本同性伴侶相伴20年以上卻面臨出國命令這個判決,是因性傾向的歧視,違反日本憲法中保障的「法之下的平等」,因而近日將於東京地裁提起訴訟盼能取消「退去強制令」的處分。 原告是住在關東的40幾歲的台灣籍男子。

根據訴狀,他在1992年以留學簽證來到日本,之後曾以短期停留的簽證兩度往來日本。在日本的時候與現在的伴侶相識,1994年起同居。 台灣籍男子隔年確診感染HIV,靠著日本籍伴侶的鼓勵投入治療。

同時,當日本籍伴侶陷入抑鬱狀態無法工作時,則是台灣籍男子工作負擔兩人的家計。兩人在這樣的狀況下互相扶持,成為對方的精神支柱。 台灣籍男子在1994年簽證過期,成為違法滯留的狀態,但由於母國的家人無法理解同性感情而關係疏遠,因此選擇繼續過著潛伏在日本的生活。2013年時,因HIV感染者支援團體介入斡旋與性少數者人權律師接上線, 諮詢在非法滯留的狀態下因諸多特殊原因,盼能爭取「在留特別許可」核准。

但是,去年6月正在準備向入國管理局自首前,卻因遭警方訊問發覺非法滯留而被逮捕。特別許可申請也被駁回,東京入國管理局去年11月發出退去強制令,成為了不論何時被遣送都不意外的狀態。

駁回特別許可的理由不明,但是根據法務省的指示條文中,頒發許可的基準包含與日本人結婚這項要素。台灣籍男性主張,「因其同性伴侶的關係而未被考量其實質上的婚姻關係」。因而提起訴訟要求撤銷退出強制令。

同居23年,伴侶也超過50來歲了。若是異性伴侶,即使是在事實婚(未經登記但實質上有過著結婚生活)的關係下被判定退去處分,仍然有很大的機率申訴取消判決。

台灣籍男子表示「我們兩人一起變老,他是我的家人。我希望能跟他一起在日本安穩地度過晚年」,訴說對於提起訴訟的期待。 不利益未被消解 根據律師團表示,本次的訴訟是因同性伴侶的權利沒有被法律所保障而產生的不利益,這樣的違憲性而提起訴訟在日本國內是第一次。

2015年7月455名同性、雙性戀者發起人權救濟,請求日本律師連合會向政府與國會提起同性婚法制化的勸說。根據提出的申請書,除了在留資格的問題之外,沒有遺書就不承認遺產繼承、共同扶養的孩子也無法共享親權等問題,列舉了約30項不利益事項。

之後,東京都涉谷區與世田谷區開始,同性伴侶公認制度開始在地方自治單位中獲得關注。雖然得到權利保障的機會大大提高了,但不利益的現狀仍未獲改善。

譯者 | 謙

Source : asahi日本朝日新聞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