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不是血親的家人──日本老同運動之share house

「本宮的老花眼鏡呢?是哪個賤婢拿走的?」(台灣範例)在照顧老同的時候,有可能會聽到生理男性使用女性自稱,為讓長照機構理解,在日本老同長照手冊裡,注意著這樣那樣的細節;不過,假手他人、寄人籬下總是不如自己的地盤、狗窩來得自由,因此,已有日本老同團體推出友善共同住宅(share house),並且在成功之後,又推出第二期企劃。

*圖說:同志友善共同住宅物件「share residence 阿佐谷」內部陳設,據說推出時參觀人潮踴躍,現已客滿(來源:share design)。
*圖說:同志友善共同住宅物件「share residence 阿佐谷」內部陳設,據說推出時參觀人潮踴躍,現已客滿(來源:share design)。

友善住居企劃

老同團體「good aging yells」在2013年和共同住宅(share house)營運公司「share design」合作,在東京都推出同志友善物件(見上圖)。所謂share house,顧名思義,指的是共享房屋、住在一起;在台灣,人們偶爾也會和別人同住,像是和朋友合租公寓等等;但在日本發達得多,有為了各種不同身份、族群的人所設計的share house營運公司。

在台灣,許多選擇和別人同住的人,會因為環境清潔或生活習慣不同而發生齟齬;在日本,則因為相關產業與文化的發達,一切皆有規則可循。以老同團體「good aging yells」推出的企劃來說,和其他的share house一樣,有公共設施,有公共服務(管理單位每週拜訪一次、清潔人員每週打掃兩次),及生活規約(帶人回來過夜要事前講等等)。最重要的是,入住者需和老同團體先行面談,確保屋內成員性別友善的態度。

*圖說:「村人」公司社遊的照片。(來源:「村人」)
*圖說:「村人」公司社遊的照片。(來源:「村人」)

同住前的心理準備

選擇share house的人們,有各式各樣的需求。對同志來說,可能是要友善空間,對單親媽媽來說,可能希望有個大學生哥哥和孩子當朋友;而營運share house的公司,也有各式各樣的風格,有的強調身份地位,室友皆是成功人士,可帶來國際觀與企業視野等等;也有強調內心契合,入住者應做好心理準備的,一家名為「村人」的share house公司說:

「『share house』不是歡樂的非日常空間,是住在裡面的人,日常生活的空間。在同一個屋簷下,所謂的『過日子』,是指喜歡的自己、討厭的自己、積極的自己、負面的自己,都有機會和其他人遭遇的意思。

因此,我們的『share house』,有時候看起來活力十足,有時候看起來死氣沉沉,這些不同的面向,可能會讓人以為,住在這裡面的是積極的人,也可能讓人以為是消極的人,之所以會有這種誤解,是因為用了(住在屋子裡的)『大家』兩字來概括認識的關係。」

*圖片:著名動漫畫「NANA」,兩位女主角即是share house的形式一起居住,甚至有公司推出最像NANA的share house企劃(來源:少女漫畫誌cookie)。
*圖片:著名動漫畫「NANA」,兩位女主角即是share house的形式一起居住,甚至有公司推出最像NANA的share house企劃(來源:少女漫畫誌cookie)。

「可是,經營『share house』的我們認為,沒有『大家』這回事,只有個別的『個人』。縱觀一個人的人生,有高峰,也有谷底,和這樣的一個人的人生正面遭遇時,等於和對方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相遇,濃縮了漫長的人生歲月、感情與經歷;可以讓各人以他們豐厚人生中的一部份時間,交流互動、彼此成長的空間,便是所謂的『share house』。」這番語重心長的入住宣言,恐怕比許多新人還要慎重。

不是血親的家人

不只是同志族群,許多人也希望能照自己的風格,作為被理解的個人,和他人一起生活或養老。規劃同志友善「share house」的増崎孝弘先生說:「在我們包括異性戀的房客裡,有的人即便沒有結婚,一樣能和他人建立起類似家人的關係。不限於同志,在未來獨居老人越來越多的時代,像這樣的同志友善住屋,可以帶給我們啟發。」

為追求不被傳統婚家保障的權利,打破血親界限,一直是同志運動的副產品。日本第一位女同性戀地方議員,也是第一位同志國會議員的尾十加奈子,在2005年擔任大阪府議員時,促成大阪府公家營運的「House Sharing」公司,承認包括同性伴侶在內的友人同居關係,打破原本僅限於親人的申請資格。

長照多教團 同志自己來

回到台灣的處境,長照政策研究者王兆慶在接受時代力量專訪時(見上方影片)表示,台灣表現優秀的長照機構多為宗教系統,同志若要友善長照,自己經營相對容易。台灣,若要彷照日本的做法,則缺乏住宅管理技士等成熟的軟硬體發展;今年日本老同團體第2期同志友善「share house」,合作對象是專做同志商圈的不動產仲介,可知,社群內部是否擁有專屬的相關產業支援,是成功的基礎之一。

不管是本專欄前一回介紹的日本老同運動之成年監護制度,或這一回的同志友善「share house」,進入婚家制度往往陷於不利的女性使用者,在前者佔6成,在後者佔7成;日本老同團體有意識地要納入婚家之外的、不僅限於同志的獨居人士,共創新世代的老後解答,這或許是台灣同志族群在長照體系焦頭爛額之際,可以參考的第一步。

*本文為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上,「台日同志新聞(2017年度)」報導計劃的一部份,需要集資才能完成,有興趣的朋友,可至報導計劃的說明網址線上捐款贊助。

點我http://we-report.org/proposal/9883

宋瑞文:男同性戀,小王。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每年定期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集資撰寫福島核災與台日同志新聞,還是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之幕前主使。
宋瑞文

宋瑞文:男同性戀,小王。專欄寫手/演講講師,範圍包括福島核災、同志、日本節能等題目。每年定期在weReport調查報導公眾委製平台集資撰寫福島核災與台日同志新聞,還是日本歌手中島美雪介紹會之幕前主使。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