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教會不希望你知道的~基督徒聖人同志們

有些人認為同志不應成為基督徒,而舉出這些屬於LGBTI的基督徒聖者們是打臉他們的最佳方式。基督教會當然不希望人們讀到這些歷史上記載的同志聖徒,因此有計畫的將他們從歷史記載抹去。

這篇文章的筆者們盡所能地找到歷史證據,挖掘出的軼事比人們所熟知的傳奇更多,因此,在許多的同志族群聖徒跟烈士中,只有少部分廣為人知。

聖女貞德並非唯一的基督徒聖人,但絕對是知名度最高的,原先只是法國的平凡農婦,因受到上帝派遣的天使感召,要她在百年前的英法戰爭中挺身而出,對抗英格蘭人的入侵。
即使她沒有受過任何正規的軍事訓練,仍舊說服國王讓她率領一支軍隊。
她以男裝之姿在1429年的奧爾良戰役獲得勝利,法王查理七世能夠順利登基群歸功於她,然而沒多久她便被英軍逮捕了。

她以女巫跟異教徒的罪名被處以火刑,年方19歲。

有些人拒絕承她的同志傾向,認為她只是因擔任將領之職和馳騁沙場的需要,而穿扮男裝,事實上真是如此嗎?

不可否認的是,她的確具有現代所定義的跨性別族群的特質,又例如,有些人宣稱她樂意和年輕女人同床,因此尚稱是「處女」,然而以現代的眼光來看,這是非常女同志的風格,不是嗎?

另一位聖人 – 聖巴斯地昂:則是基督神學中男同志的雛型,他的知名畫像便是一位年輕,肌肉結實的男人,身體垂下且插滿利箭。

他原本是羅馬軍團的弓箭手教練,傳聞中跟他的長官很親密,不過他非常小心且保密自己的同性戀行為。

為拯救兩名基督徒的屬下,他自己也信仰了基督,羅馬皇帝-狄奧克萊斯,下令他必須被自己所領導的弓箭手射死。

奇怪的是,他們的箭並未殺死他,一位聖者~聖艾琳救了他並為他治療傷口,隨後羅馬皇帝仍擒獲他,這次下令士兵們活活將他擊斃。歷史上並未記載他是男同志的確切事實,只是他的同志形象一直以謠傳的方式和那幅插滿箭的健美軀體而流傳。另外,在同性戀被是為疾病的當時,聖巴斯地昂也拯救過染上鼠疫的人

傳說Wilgefortis為葡萄牙國王的養女,國王強迫她嫁給西西里國王時,她向上帝祈禱,神蹟顯靈令她長滿鬍鬚而被退婚,因此她成了跨性別者的樣子,然而下場卻是被父親下令釘死在十字架。

因婚姻無法自主而光榮犧牲是她被推崇的原因,象徵女性的婚姻不自由而被釘上十字架,在西班牙人們稱她為「自由者」,因為她給了那些擁有不堪婚姻,無法脫離丈夫掌控的女人們很大的啟發。

然而在她死後教會的歷史記載卻選擇隱藏這位人物,直到2014年澳洲跨性歌手(長頭髮,滿臉鬍鬚)的Conchita贏的歐洲歌唱大獎,她的形象才又浮現於大眾的腦海。

在神學歷史中出現的北非的女同志情侶,Perpetua,為22歲剛產下一子的貴婦人,她的僕人Felicity,也懷著孩子。

羅馬士兵們約在西元203年逮捕身為基督徒的她們,在監獄裡她們互相扶持,Perpetua將以自己的觀點將這段遭遇寫成日記。

當時,Felicity憂慮她無法和愛人一起壯烈成仁,因為羅馬律法禁止處決孕婦,不過沒多久後她便產下一個女嬰。

在皇帝Septimus Severus的大壽慶典之時,她倆被丟到圓形劇場 (古羅馬凌虐犯人當娛樂的場所)和一群男基督徒囚犯共處,戰士們先是鞭打她們,在放出野豬、熊,豹子攻擊男囚犯,女囚犯則是被野牛攻擊,最後,在戰士們以刀劍刺死她們前,她們互相親吻對方。

這段壯烈的愛情故事以Perpeta寫成的日記流傳在北非,然而,奧勒留·奧古斯提奴斯 (羅馬帝國末期北非的柏柏爾人,早期西方基督教的神學家、哲學家)卻禁止她們出現於聖經之中。

創造教堂神聖的鐘聲呼喚教徒們的創始人便是雙性戀的聖普林那斯( St Paulinus)
西元395~431年間,他曾是羅馬帝國已婚的參議者,在妻子死後回到現今義大利的Nola當主教,日耳曼的汪達爾人入侵此地區時,一名寡婦因為兒子被俘虜而求助於他。
他先是用盡家產當作贖金要求釋放俘虜們,且為了拯救寡婦之子而來到汪達爾人的占領地,以自願擔任園丁的勞役為交換條件來換取該男子的自由,汪達爾國王稍後發現他的主教身分還是釋放了他

不為人知的是他寫給同性戀人的愛情詩句,每年Nola的居民仍舉行遊行紀念這位人物,甚至在美國布魯克林區的義大利移民也如此做。

聖 法蘭西斯 (St Francis)是出現在神學歷史上最有愛的代表,以擁抱痲瘋病人和憐憫所有動物著稱。

而你不知道的是他鼓勵修道院的修士們稱他「母親」,更令人吃驚的是他允許一名寡婦改名為Jacoba (男性名字)進入全為男性的修道院,他跟門徒Brother Elias of Cortona.的同性戀關係也隱藏在史實中,Cortona.Thomas of Celano在他死後為他寫作傳記時提到 「這個男人是法蘭西斯最愛的,他會帶這男人到靜僻處互訴衷情,告訴這男人他會疼愛他,在鄰近Assisi的洞穴中他倆便這樣時常互相溫存著。」

 

恐同的基督徒聲稱反同性婚姻違背信仰,不過聖徒們的歷史恐怕會出賣他們,就拿Saints Sergius 和ST Bacchus來說,Sergius是三世紀時羅馬軍團的指揮官,而Bacchus是他的副將,他們是希臘文「erastai」稱呼的愛人,而他們在基督面前立誓結為「永世兄弟」可說是一種同性婚約。

西元303年他們在敘利亞遇上大難,因拒絕為羅馬主神「Jupiter」奉獻,當局逮捕他們,強迫他們穿女裝遊街示眾,做為基督前立下婚約的信徒,他們誓死抵抗,終遭凌虐而Bacchus傷重先死去。
故事還沒結束,當晚Sergius看見死去的Bacchus穿著盔甲,臉如天使慈祥,說他倆在天堂將永遠相愛,稍後他也遭處死。

這跟傳統的聖徒烈士們不同,通常勝者們犧牲總會留下將與神在天堂永生相伴的的遺言,而這對愛侶壯烈成仁時則是誓言昇天後互相陪伴。

直到1969基督徒才將他倆列入聖者之列,同年,美國也發生「石牆事件」(同性戀者們反抗政府暴力的知名事件),教會修復他倆的歷史也許是想平反他倆的同志人權。

接著這位聖者,終其一生都愛戀男性,歌頌男人間的私密情誼。Aelred在英格蘭北約克夏的修道院修行20年,在1167年過世。

他寫下了「神的情誼」來形容修道院中和其他男性的關係,他崇尚且鼓勵修士們之間的愛情,猶如「約拿和大衛」 (另一則聖經中的男男戀情),他致力於慈善之外也曾留下一段文字「人生當中至大的安慰就是能有某人能點燃你的熱情,和你互相擁抱著 」,他也提到和一個男子的甜美戀情猶如「兩個個體精神合而為一」般的美滿。

Galla在新婚後一年變成寡婦,她不愛男人為了拒絕他們而蓄了鬍鬚,西元六世紀左右她搬到修道院和修女聖賈拉 (St, Galla)一起生活,當Galla病重時天使聖彼得(St Peter)出現要她安息,她成道後能昇天服侍著耶和華,但靈魂仍不捨離開Galla,她以「迎主曲」 (Benedicta)向聖彼得禱告讓她的愛人跟她一起走,雖然祈禱

同志聖者們在歷史上的確能名留青史

在史學中我們發現約有1000個同志聖徒們的故事,根據史實再對照同志的生活特徵,她們的確是同性戀者,基督徒們可以不在乎先聖們生前的同性戀史實而全然跟隨著同志聖者們的信仰。

若是這樣,虔誠的同志信仰者又為何不被接受?

譯者 | Jamie Lo
Source : GayStarNews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