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凱鈞聲明– 1203中山南路遭暴力襲擊經過與個人心情

我叫楊凱鈞,是一名同志。12月3日下午,我與友人一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的反同婚大遊行,約莫16點左右,我們舉起彩虹旗幟和支持同志婚姻相關標語,在遠離會場的中山南路上奔馳。我們的初衷,是希望讓彩虹旗幟飛揚,傳達我們自身支持「婚姻平權」的理念,那是我們的夢。然而,令人感傷的是,在現場有反同志婚姻的人士,對我們使用暴力。

 

 

我們在奔跑的過程中,有不知名人士襲擊我們,朝我們兩個潑了一身的咖啡,甚至有一名男子,以極高的速度衝撞攻擊我,並直接肘擊我的左胸腹。後來,我因為疼痛,大聲喊了一句情緒發言,該名男子再度從遠方助跑,飛踢我的背後,警方見狀立刻上前保護我們,將施暴民眾與我們區隔開來。但現場,仍有善心民眾直接抓住該名男子,並拍下照片,但最終男子仍然消失了,警察再帶我們回去指認時,已不見蹤影。好在場邊許多的記者媒體、個人錄影,拍下紀錄畫面,才能於事後追回公道。

 

 

後續我就近到台大醫院驗傷,照了X光,檢測出:左側第十根肋骨骨裂、左胸壁挫鈍傷、右小腿挫擦傷。同時在醫院,遇到了許多剛剛也在現場表達支持同婚的民眾,因同樣也被其他人士惡意攻擊,來醫院驗傷治療。然而這些都只是有形的傷害,無形的傷害是,在現場,我們兩個遭遇如此暴力對待,仍有許多反同婚民眾輕蔑的訕笑。我深知這股暴力的源頭,是的!是同志一直以來所面對歧視。

 

 

事情發生的當下,我生氣大哭的嘶吼:「你們要守護孩子,但我們也是別人的孩子,你們守護我們了嗎?」此次遊行的主張其中之一,是守護家庭、守護孩子,但實際的情況卻是,只因我們表態支持同志,就有許多人被暴力對待。是啊!這一直以來是非異性戀族群,所承受的壓迫:葉永鋕因不同的性別氣質遭同學霸凌,倒臥廁所中逝世;鷺江國中楊同學因被同學嘲笑「娘娘腔」,留下悲痛的遺書跳樓自殺。我們的社會,實在太多太多的迫害在非異性戀族群身上,一直以來非異性戀族群,得承受歧視之外,還須面對諸如今天我們所遭遇的肢體暴力迫害與壓迫。

 

 

那樣的壓迫,已經讓許多年輕的生命離我們遠去,而新的傷害亦不斷的在增生。現場,當有人暴力對待我們時,仍有許多帶著孩子的家庭,牽著孩子的手,注目著如此險惡的場景。那是我們想要傳遞給下一代的價值嗎?是我們教育我們的孩子的方式嗎?這個社會已經被這樣的恐怖撕裂以久,已經有太多人的生命在這樣的撕裂中消殞。

 

 

請終止這樣的暴力吧!停止那些歧視吧!請你們守護每個人的家庭,不分性別、性向、宗教、政治!請讓每個人都擁有愛的權利、成家的權利,請給我們的孩子,一個不是暴力,而是溫柔善待彼此的未來!我叫楊凱鈞,我是一名同志,我支持婚姻平權!

 

 

(本書面聲明委託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代發)

澤

興趣:正向心理學、心理諮商、性別議題
身分:心理工作者
關懷如何過得更幸福精采,並以改變父權結構、性別歧視、恐同等為志向,期望用心理學讓生活更美好。Be here. Be present. Be focused. Be well.
澤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