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寫在今日反同志活動之時

作者| 梅子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的照片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的照片

前言

我看到4X貓分享今天基督徒發起全民上凱道反同志活動但又禁止基督徒禱告,要基督徒假裝自己不是基督徒。聖經中的彼得三次不認主,在2016年的臺灣真實上演了!為了反同志,連自己的主都不認了。
昨天友人傳台灣守護家庭的文章給我(見連結),說同志遊行其實是色情活動,只是都被媒體美化成陽光正向。
我其實看到那篇守護家庭的文章時略有感動,因為那是我看過反同志文章裡面抹黑成分最少的,而且有把主辦單位的名稱「台灣同志遊行聯盟」講對,再也不是「LGBT聯盟」之類的。而且連遊行的贊助商的資料都去找,明明是遊行現場時大家最不會去看的部分。他們真的做了很多功課呢!
雖然我已經不是遊盟的志工,但基督徒要跟耶穌切割,我是不會跟同志運動切割啦!只好發文表態。
為什麼要辦同志遊行?
只要有聽過遊行志工演講、看過遊行宣傳影片的人多多少少應該會有個印象。當初之所以辦同志遊行,就是要讓社會看到這一群妖魔鬼怪的存在。「整個社會都認為我們很奇怪,也請你正視我們這些奇怪的人!好好看著我們!」
第一屆同志遊行是2003年,在那個同志還被說不是人、沒有多少人敢跟家裡出櫃、去同志酒吧還要小心被看見(哪像現在紅樓周末都是人)、同志議題還不能討論的年代,為了讓社會看見同志,辦了讓同志現身的遊行。
今年聽智偉演講時,他讓我們看一張照片,那是刊載在報紙的一篇新聞。上面有一張照片跟一篇新聞,照片就像拍著公園的一隅,裡面有些人坐著在噴水池旁。
我想說這有什麼好拍的?
結果是因為照片中的人是同性戀,報社其實是以獵奇的角度在做這篇報導。也就是說,在十幾年前,光是你是同性戀這件事情就可以讓你上新聞了。一開始辦遊行的那年,有很多家新聞媒體出動攝影機來拍,當時各家新聞都有報導(見連結)。
當年很多人以獵奇的方式在看「哎唷~這些人都是同性戀欸!」;有人譴責「假鬼假怪的遊行」。連同志社群都在抱怨「為什麼要辦遊行?這樣社會都會針對同性戀,加深同性戀的歧視。就不能讓大家低調生活嗎?」
這十四年來有哪些人在走同志遊行?

2004年,台灣第一個跨性別組織,TG蝶園,就已經組隊參加遊行。跨性別朋友即便在現在的同志圈中仍然會被邊緣化,以至於他們常常會反應「只有LGB,哪有T?」想參加女同志聚會的男跨女會收到類似「可是我們限女生參加」這樣的回應。但我們還是可以常常在各種同志或非同志的活動中看到跨性別的身影。

2005年起,在連同性戀都還不敢走同志遊行的時候,皮繩愉虐邦從那時就是固定來走遊行的老班底,BDSM跟同性戀什麼關係?就是因為同樣是在性方面被社會排斥(BDSM很變態、同性戀很髒),所以他們才現身啊!
2006年,日日春也加入了。日日春是什麼?日日春是性工作倡議團體。日日春的成員是原本合法立案的娼妓服務所的性工作者。因為政府掃黃政策讓她們一夕之間從合法變非法。國家怎麼讓一個無辜的人變成讓眾人唾棄的罪人,他們大概是感受最深的一群人。是說娼妓原則上是為異性戀男性服務的,跟同性戀有什麼關係?因為同樣都被社會劃在「髒髒的性」的那一塊,所以才出來聲援。這一年的主題是「一同去家遊」,是同志遊行第一年以同志家庭合法化為訴求[註1]。
2007年,雙性戀第一個團體Bi the way來參加遊行,也許前四年的遊行也有雙性戀參與。但以雙性戀團體方式現身,2007年是第一次。雙性戀的訴求與同性戀又不同。而且雙性戀者連跟同性戀出櫃都不敢,怕因自己的雙的身分被同性戀排擠或視為叛徒。同性戀者因為自己的性傾向被汙名化,但自己又去汙名化雙性戀。讓雙性戀連跟同性戀出櫃都不敢,真的很諷刺。
2009年,殘障同志團體─殘酷兒現身。既是同志又是殘障者的雙重身分並沒有讓這群人拿到更多的資源,反而是在兩邊都吃力被排擠。他們是最常被切割的一群「同志議題跟身障者有什麼關係?」、「殘障議題關同志屁事?」對身障同志而言,他們是最被這些話給傷害的人,他們既是殘障也是同志,兩邊都不討好,但他們選擇不是低調度日,而是兩邊都做倡議。他們來參加同志遊行,不僅希望社會可以看見同志,也希望社群可以看見殘障者。
2011年,連基督徒都來參加遊行了。同光同志長老教會是台灣第一個正式宣稱接納同志的教會。而那年也是真愛聯盟崛起,反對台灣性別平等課綱。有基督徒出來反對同志,就會有基督徒出來支持同志。我那時候才意識到,原來反同志跟一個人是不是基督徒沒關係,跟他這個人有沒有良心比較有關係。
2012年,由東南亞遠嫁來台的移民新娘─南洋台灣姐妹也來走遊行。政府帶頭歧視的滋味,這群新移民也嚐到不少。作為新移民又是女性,在台灣也是雙重弱勢的身分。
2013年,當年主題是「看見同性戀2.0:正視性難民,鬥陣來相挺」。當年有一群反對同志遊行訴求與活動的同志,現身在遊行中,舉著「我們不是性難民」,強調同志就是陽光正向。同志遊行聯盟也沒有禁止他們入場。每個人的訴求背後都有他的認同,同志遊行聯盟可以做到的就是讓大家的訴求都被看見。
其實不只有他們,每年都有反同志團體派攝影人員拿著攝影機、相機在遊行現場中攝影照相。他們身邊很多參與民眾穿著樸素他們都不拍,專門聚焦裸露、色情畫面。基本上他們的色情雷達都比在場的同志來得準,遊行聯盟的攝影志工拍到的色情畫面未必比他們得多。但即便都看得出誰是反同志的攝影人員(自以為很低調,拿著攝影機、相機然後臉很臭),遊盟也不會趕人,要拍就拍要錄就錄,也不會叫志工把他圍圈圈。遊盟唯一做的就是尊重他們的人身自由。
2014年,無性戀團體現身,作為一個最不可能情慾流動、與色情最掛不上邊的團體,他們常常反而因為沒有情慾而被騷擾或攻擊「跟你們結婚的人真可憐」、「你們一定是沒遇到真愛」(色也要被講,不色也要被講,真麻煩)。
同志遊行聯盟的主張
守護家庭聯盟的文章說:
 人們就會以為同志遊行是個正面陽光、爭取權益的活動,以為這個遊行是為爭取同性婚姻而走,以為遊行內容普遍級、兒少皆宜。 ..................同志運動和同志遊行真的如一般媒體所述,只有同性婚姻、男男女女手牽手相親相愛這麼單純嗎? 
同志遊行的訴求從來都不是只有同性婚姻合法化,而是自由與平等。你想保守就保守,只要不干涉到別人那是你的自由;你想要每天都換性伴侶,只要相關的人都同意,那也是你的自由。同志遊行聯盟是鼓吹性解放沒錯。
而一年一度的同志遊行現場,更將自由與平等做到最大化。你不會因為你穿著暴露就不能參加;也不會因為你穿著樸素就被禁止參加;不會因為你不是同志就不能參加;你反對遊行訴求、堅持歧視同志,也不會有人勸你離開。
保障每個人都可以在遊行現身,讓每個人的訴求都有被看見的可能─即便是反遊行訴求的立場,就是遊行聯盟一直在做的事情。
1. 同年,蕭美琴也在立法院推同志婚姻法案。當年也是被轟得很厲害。話說1986年起,祁家威就已經槓上法院,控訴同志為什麼不能結婚。真要算也已經爭取30年了。所以不要再說什麼倉促立法沒有共識。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的照片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的照片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