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1210凱道見 In The Name Of Love

作者:夏日落

作者為去年底台灣立委選舉期間受信望盟士林區立委候選人吳俊德提告的選民,當時選民被告心生恐懼,好在當時有社會民主黨立委候選人呂欣潔及鄧傑律師、及熱線的巫緒樑先生陪同開記者會,才有勇氣面對這件司法案件。

面對反同勢力迫害的當下,請跟我們在每一次集會一起站出來為自身的權益發聲!


我的命早就已經不是我的了。

或許有人還記得,去年底我一大清早在睡夢中被登門按鈴的警察直接帶走到士林地檢署應訊,警車上我才知道我被信望盟的立委候選人提告了,當時還好有呂欣潔、她的另一半、鄧傑律師等人的一路幫忙,看破了對方的選舉技倆,果然這個被重重舉起的案件,在選後就被輕輕放下。

台北橋示意圖 截自 喵星人日誌 https://goo.gl/bxDxpe
台北橋示意圖 截自 喵星人日誌 https://goo.gl/bxDxpe

老實說,在欣潔、鄧傑律師、巫緒樑陪我開完記者會、完成按鈴申告的手續後,我在搭捷運返家的路上,整個人感覺被掏空,我並沒有在我家該下車的大橋頭站下車,而是跨過了河的另一端,在臺北橋站下車,然後步行上台北大橋,望著腳底下湍急的淡水河,腦子裡面突然湧現很多畫面:郭雪湖畫筆下的大稻埕、郭松棻筆下白描的淡水河、白先勇《孽子》裡提到的新公園或是三水街、陳水扁任內被閹割的二二八紀念公園與歸綏街……官逼民反,總有人要犧牲,填空題裡可以填上的是鄭南榕、葉永鋕、官姐、楊允承、林冠華、畢安生,或是徐育修。

終究我沒有跳下去。羅毓嘉告訴我,別想當英雄,要好好活著,用愛去包圍他們。那一天在KTV,我點了蘇打綠的歌,想起青峰說過,他要用他的歌聲,溫柔地推翻這個世界。他們的話語提醒著我,這個世界上仍存在著乾淨無暇的善意。但這段日子以來,我們同時也看見了那帶著歧視、無所不用其極地抹黑、污名的純粹惡意,他們毫無邏輯可言的思想讓他們懂得如何教小孩,但那些小孩們卻不知道什麼是愛。

所以我懇求你,正在閱讀這些文字的你,12/10下午三點跟我一起上凱道吧,我想知道毓嘉跟青峰有沒有騙我,愛能夠包圍他們嗎?我們能夠溫柔地推翻這個世界嗎?如果不行,我想試試看我的方法,因為我知道,即使當時沒跳下去,我這條命從那一刻起就再也不是我的了。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dit@queer.watch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