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遇見中國的歐普拉 -「金星」 一位中國跨性別女性的故事

thr_jin_xing_061a4304

金星,前男芭蕾舞者,上校軍官,曾吸引每周一億人觀賞他的表演。也是中國第一位公開接受變性手術。現在以”她”的身分分享一路走來的歷程。

金星,現今的影視圈紅人,曾經擁有許多身分-舞蹈神童、芭蕾舞劇演員、人民解放軍上校、編舞家,女演員,妻子,三個孩子的母親,以及過去是位男性。

父母為韓國裔,父親為軍方人員,母親是翻譯者,金星出生於1967年,中國大陸的東北方城市,瀋陽。早在四歲,她便覺得自己與別人不同,不只是性別認同,還有她超齡的舞蹈天分。九歲時,進入人民解放軍勞軍團(傳統舞蹈及雜技在中國軍隊裡被視為很強的宣傳工具)。接下來的十年,金星在軍中沿著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一路晉升:身為勞軍團中前途無量的一員,她學習俄羅斯的芭蕾舞、中國京劇、舞蹈、及雜技;身為軍人,她學會專業操做軍械以及在橋梁下精巧地裝置炸彈。

在擔任軍職的後期她對這份工作的野心並沒有削減,她退下軍職後成為紐約的公演舞者,也在上海編演個人風格的舞蹈,同時領養了三個孩子,直到在2005年走入婚姻。她的職業身價暴漲是擔任地方電視台的節目 “你自信你能跳舞”固定評審,她那嚴苛的淘汰參賽者的風格,也曾使年輕舞者當場淚下,贏得了毒舌評審的封號,以此受到粉絲們的喜歡。此後,她的走紅也使他開了個人談話性節目”金星秀”,談論舞蹈比賽的過程和她獨特的評審眼光,吸引了每周一億人收看。其實在1995年,她暗中接受變性手術開始以女性身分生活的人生。

現年49歲以出色的女性產業當紅媒體人身分自居的金星,被譽為是歐普拉、Simon Cowell 、Caitlyn Jenner. (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人,以辛辣風格著稱)的綜合體,除此之外,她在中國之外的地區仍默默無聞。jin_xing_5_-_embed_-_2016

 

金星從未公開談論她被允許身分變性的過程,其實她並非中國官方默許近行變性的第一人,但是當時仍是禁忌。早在中國官方媒體在九零年代第一次報導她的變性手術時,仍以負面觀點報導(變性手術常被描述為為了拯救那些自我傷害者的生命)。而金星又是第一位公開接受變性手術者,由於她接受手術時已經是相當有名的男芭蕾舞者,享有高人氣,中國官方竟不阻擋,等同於默許的姿態允許了。今天,中國官方對變性手術的立場如同對同性戀議題的立場一樣是模糊的,雖然上述兩者皆不必然是非法的,但公開是同性戀或跨性別者仍是有風險的。

但金星對曝光自身為變性者的風險換取自由的代價不以為意,問到她過去的歷史,精通四種語言的她用流利的英語答道:「我從未想要成為舞者,我只是渴望站在舞台上。」「我從四歲起就深受舞台吸引。」

她認為軍旅生涯為他注入強韌的生命力,但也使她一夕長大,磨掉了天真。她提到:「在軍中你領了那1.5美元的月俸就必須穿著制服,接受訓練」服役時也很難跟父母見面,「軍中的鐵律將使你不能再當個受到呵護的孩子」。

jin_xing_7_-_embed_-_2016

她兒時便加入軍隊,身心受到極度嚴苛的磨練,就像是受虐兒童一般,但久了便習以為常。「我每天都被揍,這是中國式教育的一環」,在中國,要使幼稚的兒童學到東西,你就須嚴力的打他們,如果你看過”霸王別姬”這部電影,裡頭的當紅國劇演員也是受到類似的童年待遇。

如此嚴苛的訓練和加速成長,使金星於17歲得到第一個國家級首席男舞者獎,她溫柔地笑著回憶到:「當時我必須演出整齊劃一的樣板舞蹈,就如現今北韓的舞者一樣」,隨著在國內名氣大漲,金星也得到一個扭轉人生的機會-到美國擔任交換舞者的獎學金。她知道將自己有到美國發展的機會,以及吸收不同的舞蹈經驗,但尷尬的是軍人身分使她的自由受到限制,不一定能使她的美國行成真。當時一名有男同志傾向的高級軍官對她著迷,並屢次騷擾,她堅持自己並非男同志,沒有接受該關官員的求愛,不過她利用掌握揭發這些性騷擾行為的證據當做籌碼,使自己順利脫離軍人身分,在19歲時前往美國。

jin_xing_6_-_embed_-_2016

初踏到美國的經驗使人受挫,她發現自己默默無聞,必須重新努力獲得成名的機會。她說道:「帶著中國首席舞者的榮耀,腳踩在紐約的土地上十分鐘後,我意識到自己只是個無名小卒」。白天她努力學舞,夜晚則是賣力地工作已達到收支平衡,這些過程使她意識到自己另外的性別認同。19歲的我離開中國後,終於能開始思考”我是誰?”其實在六歲時她就萌生自己是女孩,只是生長在男兒的身體。她流連男同志酒吧想獲得答案,最終發現自己並非男同志,而是想成為女人,這僅是她跨出的ㄧ小步。「至少我當時開始明白自己的屬性了」她說道。

在此同時,金星的舞蹈生涯也有所進展,她在美國知名的舞展中獲獎,使的紐約時報跟其他知名媒體大幅報導這位中國男舞者,紐約時報如此形容她:「在詮釋經典特定的舞碼旋律中也能保有的個人特殊舞蹈風格」

中國軍方在獲悉西方媒體對這位昔日官拜上校得厲害舞蹈家的報導後,號稱那是軍隊的榮耀,即使是她當時已不再替軍隊服務。即使美國許多舞團願意提供合約,金星仍選擇到了歐洲,她在羅馬待了一段時間,經歷了義大利的文化洗禮和熱愛,接下來又到布魯塞爾落腳,最後選擇在法國停留。同時她也在等待轉換性別的機會。

當時金星還再思考該在美國還是歐洲進行變性,但是她認為:「我的中國父母生給我這個身體,我想在回到中國重生,因此我希望變性的過程在中國進行」,即使像父母坦白自己想變性的願望很難,但其實她的舞蹈展現風格跟不曾和女性交往的早年經驗已經讓父母心裡有個底了。

因此金星成了中國公開接受變性手術的第一人,然而,在長達16小時的手術中,因缺氧而造成腿部的殘疾,幾乎確定可以毀了她的舞蹈事業,中國官方甚至已簽屬她的殘疾證明。

金星承認那她人生中最困難的時期,「我幾乎要嘗試自殺了,我想成為女人,但不願意殘廢」,她停頓道,似乎又憶起那段痛苦時光。我當時想「我必須犧牲更多以得到我想要的」。1995年的9月,她離開了醫院,力行復健治療,恢復了舞者時期的健康。在1996年的1月,她在北京又站上芭蕾舞的舞台,以女性的身分,「我從未在舞台上掉淚,直到那天的舞台充滿掌聲時,我哭了」,「我贏回了我的本是健全的腿以及我嚮往的舞台」。

jin_xing_8_-_embed_-_2016

她描述那段歷程並非是獲得榮耀而已,而是擦亮了全新的自己和褪去了過往旁人對她的偏見。

在29歲時,她已經過了舞者的巔峰,所以開始在北京的舞蹈公司擔任編舞和公關的工作,她也用獨特的方式認養了孤兒,滿足成家的夢,雖然中國當時是實施一胎化,但是她的成功令她享有許多彈性和獨特。但是她為避免來自官方的困擾,甚少談論她的三個孩子 ( Leo, 16歲, Vivian, 14歲, and Julian, 13歲).,即使跨性別母親的身分招致許多批評,她仍將孩子扶養長大,證明她是個好母親。

即使金星對如何避開文化中的許多不友善避諱不談,對於自己和丈夫交往的過程則相當公開。她的丈夫 奧迪曼(Heinz-Gerd Oidtmann),為德國籍商人,2004年他在結束巴黎旅行返回上海時搭乘法國航空,兩人巧好都是商務艙乘客。「當時我正穿的柔軟的絲質睡衣,讓小狗吉娃娃靠在我的手臂,一派輕鬆的享受旅程」,他恰巧坐在我隔壁,自然地交談了。「雖然他是好人,但我當時並未想跟對方交往」,因為當時他們談到金星是舞蹈家,剛結束巴黎公演,並且有三個孩子,當時他問我為何能跳脫一胎化政策有三個孩子,我叫他別再問了。

機上相識後,奧迪曼(Oidtman)並未放棄追求金星,他設法在上海又見了金星一面,由於為外籍人士,他對金星的過往一無所知,於是金星決定在他拜訪她時告訴他所有的事。在金星公開帶著三個孩子參加了上海的法國影展,知名導演王凱威的首映會後,她對Oidman說「這就是我的生活,公開而獨特,對任何男性而言要和我交往都非常不容易,我並不在尋找丈夫…」,但對方仍以誠意打動金星,兩人隨後結婚。

談到未來的計畫,金星說她美國在好萊塢或許有零星的演出機會 (在成龍的《威龍闖天關》擔任一個反派配角,也考慮返回美國發展,「也許哪一天我還能上歐普拉的脫口秀呢 !」

現在的金星相當享受她在中國的獨特地位,她獨一無二的經驗在保守而集體主義的中國雖是少數,她不認為自己足夠當性別議題上拋磚引玉的人和性少數者的激勵範本。「年輕人稱我是中國性別運動自

由開放的起點,其實我只是想活出自己的路,搬除障礙罷了」。


譯者 | Jamie Lo

本譯文之原文及所有圖片皆來自媒體—-“The Hollywood Reporter“,連結如下:

http://www.hollywoodreporter.com/features/meet-oprah-china-who-happens-be-transgender-942750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