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他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 他是我爸爸。來自同志家庭孩子的告白「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 是愛」

文:Oliver

上百個同志家庭早已存在,不該用你們自己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應該享有的權利與幸福。本文作者的兒子表示「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是愛。」,絕對不是模組化的一夫一妻家庭結構。(圖片|電影女朋友男朋友劇照)
上百個同志家庭早已存在,不該用你們自己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應該享有的權利與幸福。本文作者的兒子表示「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是愛。」,絕對不是模組化的一夫一妻家庭結構。(圖片|電影女朋友男朋友劇照)

上百個同志家庭早已存在台灣許多年,酷新聞有幸經得一位同志爸爸Oliver的同意,刊載他兒子成長於同志家庭的告白文章。


我兒子寫的文章
「我的同性戀爸爸」
我來自台灣,今年27歲
我的爸爸是一名男同性戀者。

我的爸爸是一名外形陽剛的男人,年輕時就確立了自己的同性傾向,不過限於當時社會風氣壓抑,為了順服社會期待,與我的母親結婚生下了我與哥哥。

我的爸爸是一個對家庭負責任的好男人,照顧孩子、愛護妻子,然而在我們約莫國小的時候,我的母親竟然外遇,並且與一個有錢的老闆私奔,甚至涉嫌詐欺,陷害我的父親,讓他無故積欠了巨額的債款。

不但「家長本身是同性戀,而且還是單親」。這個「家庭結構」的組成在某些聯盟的眼裡應該是超級不正常、超級崩壞價值、超級變態的。但是,雖然苦,我們過得很好。

背著巨額債款,還要扶養兩個年幼的孩子,我的爸爸辛苦地支撐著。(我永遠記得,我跟哥哥兒時只有在新年的時候可以買新衣服,我們總會很有默契地選擇價格最低的品項,而不是自己最喜歡的品項。)

其實,我們的父親從來沒有跟我們真正出櫃過,一家人從小到大相處,什麼樣子大家心裡老早心照不宣。記得小時候,爸爸有一天煞有其事地要與我們「談談」,這時我和哥哥就搶先一步安慰他說,「我們早就知道啦!又沒什麼!」。

我爸爸常說,他很恨我媽媽,但是他又很感謝我媽媽生了兩個他最愛的孩子給他,這樣比起來,也就沒那麼恨了。我的爸爸每天必須花非常多的時間來維持生活的家計,與支付債務,其實並不會有太多管教我們的時間,我與哥哥平常很自由,也自動自發在店裡面幫忙,很小就可以獨當一面。

小時候,我的成績很優異,考上全縣市公立的資優班。要說到校園間的歧視,我覺得倒沒什麼,真的別小看孩子們,孩子都很成熟的。要說到真正受到的歧視霸凌,反而是「來自家長」的。
「以後不准他來我們家玩了」
「不准再跟他來往,他沒有媽媽,你怎麼知道他是不是心理變態」
這些話很割人,很傷害,卻都是出自於外表看起來好和善的「正常家庭」的同學媽媽口中。同學們倒是與我相處融洽,他們知道,沒有媽媽並沒有讓我有什麼不一樣。

我們的家庭,跟別的家庭真的沒有什麼不一樣,我們也吵架,青少年時期也小叛逆,但是我們家人間的感情更加緊密。我和哥哥都努力在課業表現上,考上第一志願,我在創意與藝術上較有才華,而哥哥則是比較穩重會讀書的理工男。

我們的家庭教育是「如果我有一塊大的餅、一塊小的餅,我們自己要拿差的,給別人好的」,待人處事多讓人幾分,在社會上看見需要幫助的弱勢,多回饋幾分。雖然這些品格教育讓我在出了職場,受到了不少算計與陷害,不過完全不動搖我的品格形態。

我的哥哥是個優秀穩重,讓人尊敬的對象。並且也順利娶到了一位很棒的妻子,生活過得很幸福美滿。記得在我哥哥的婚宴現場,我和爸爸哭得不成人形。

這樣的哭天搶地的戲碼,其實也不少見,在哥哥剛考上大學要離家的前一晚,陽剛形象的爸爸在床上哭成了淚人兒,說有多麼地開心自己的兒子要上大學了。在我受傷進醫院的時候,爸爸趕來看我,他哭到瀕臨崩潰。

我的爸爸,用他的生命、責任感、與愛來撐起這個家,孩子們深刻地感受到這一切,又怎麼會去質疑「我要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家」?我告訴你,我們「完全不在乎有沒有一個媽媽」,完全。建構一個家庭的要素,是愛。

記得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同學很鬱悶,因為他的家庭並不快樂,爸媽不睦,母親從小給他非常少的關愛,讓他從小感到偏差。那時我跟他分享,我印象很深刻,兒時,我爸爸曾對我與哥哥講的一句話「如果今天我們只有兩個麵包,我會給你們兩兄弟一人一個,爸爸不會吃」。
聽完,我這位同學眼眶泛淚,對我說「我真的好羨慕你,你很幸福」(他也知道我爸爸的性傾向)。

現在婚姻平權議題中,倍具爭議的是「同志伴侶可否認養孩子」,基本上反對者都是以「孩子的人權」來捍衛反方立場。他們不相信同性戀者心中也可以有愛,不相信同性戀者也有能力撫育小孩成長,他們認為同性戀者的小孩,長大就會變成同性戀者。在這種種的誤解與歧視之下,他們卻沒有想過,其實這些「育幼院中渴望家庭溫暖的孩子」們的幸福,正是被他們所阻礙著!

孩子們需要的成長環境是關愛,絕對不是模組化的一夫一妻家庭結構。

首先,請先停止你們的「多數者優越」,跟你們不一樣的人們能力並不比你們差。並且,也請不要小看了孩子們的感受度與良知。更不要用你們自己的價值觀去限制別人應該享有的權利與幸福。
請你們不用為我們操心
擁有同性戀家長
我們非常快樂!
最後,更正一點
他不是我的「同性戀爸爸」
他是我爸爸。


PS. 我的故事當然不能代表所有的同志家庭,然而不同的家庭就會有屬於他們特有的美麗生命故事,只要家長可以給予孩子充滿關愛的成長環境,不一樣,其實也都很一樣。


在這篇文章刊載後當日,主角Oliver也收到了反同份子假冒臉書管理員要求刪文的動作

15134775_1282369988492540_8027746132062843553_n

同志爸爸Oliver在收到後表示:剛剛收到的,是有人(這個叫Tlm Shin的)假冒臉書管理員要求我刪除兒子那篇文章,什麼下流招數?

 

建構家庭的是愛,而不單單是「一夫一妻」的家庭結構
建構家庭的是愛,而不單單是「一夫一妻」的家庭結構

隔日,主角Oliver再次感謝大家分享他的故事,發表貼文:

前兩天po的兒子文章,沒有想到引起了極大的迴響,真是始料不及,感謝來自四方的鼓勵,但也成了箭靶子各種惡意扭曲也接踵而至,以下是兒子針對這些有感而發寫下的,就譲這件事做個了結吧


文長,抱歉
前幾天我寫了一篇文章「我的同性戀爸爸」
原本是要匿名投稿給同運團體
希望對於近期的婚姻平權相關議題可以有點不一樣的聲音被聽見
因為文中有提及我的父親,所以理當要先傳給他過目徵求其同意
然而一段時間沒有聽到同運團體那邊的回覆
(他們最近也是夠忙的了)
我爸爸就熱血地說,他要PO出這篇文章
我再三告誡他,不可以,我們要匿名
因為反對團體(某盟)近年無所不用其極的行事作風
我們真的難以預測,若是站出來成為箭靶
會產生多少後患,以及要承受多少不必要的攻擊
但是一天晚上,爸爸還是告訴我,他PO出去了
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篇文字
也沒有圖片,也不是影片
竟會造成這麼大量的轉貼與迴響,我們著實是嚇到了
緊接而來,如我的預感,攻擊聲必定隨後趕到
其實,說我爸爸不懂人間險惡
他終究是經歷過了常人難以想像的苦難
臉書帳號是他的,他有他的自由
他要做,就去做吧
況且,他其實是沒有在家族間公開身份的
要這麼做,真的需要蠻大的勇氣。
這幾天看了許多網友對我爸的好評價
我爸很心虛地說:「我到底哪有那麼好啊,我不過就是做了所有爸爸會做的事情而已」
也有網友質疑「這根本跟同性戀無關啊!這不過就是一個單親爸爸的故事」
其實,我必須表達,我很同意
因為是否夠格擔任一個好的家長,確實跟性向無關。
有一些人,看完通篇文章
只是在我的字裡行間尋找可以攻擊的細節
我對你們蠻感到遺憾的
我當初寫這篇文的初衷,
只是要表達「同性戀家長具有撫育孩子的能力」
畢竟受限篇幅,文章已經很長了
為了聚焦表達,我無法交代太詳細,
另外,我也實在沒有必要把我們人生的細節攤開來供你做「正當性檢視」
我們沒有要當什麼模範家庭
我們不是
我們是最普通的家庭
跟每一個家庭都一樣
*
不過針對一些人士的質疑,
我就說明幾點疑問
(因為也許你們覺得這些對你們判斷事情有很大的影響,雖然我不認為)

(一)
一些人認為爸爸根本不算是同性戀
我想,爸爸是否是同性戀他應該自己比較清楚
畢竟他也快要活到六十歲了
不是十八歲的小子
無法用「還在懵懂無知的探索階段」來呼攏

(二)
說我們「佯裝幸福
企圖混淆視聽」的朋友
我懶得鳥你們
你們心中無愛,不是我的責任

(三)
說我們的故事,是基於血緣
無法說服你們「同性戀是否夠資格收養孩子」的人
我必須先說,我的人生,不是用來說服你的
你應該自己張開眼睛去看看周遭
打開心胸去「感受」
社會上有非常多種家庭型態
單親、隔代教養、收養、父母分居未離婚、同志家庭…等
我實在無法體驗過每一種形態再來告訴你感受
(再給我八個人生也不夠)
我想呈現的只是「同性戀撫育孩子的能力是沒有問題的」
每一種家庭的類型,都應該被尊重,他們不需要誰的批判
至於「收養」來的孩子是否可以如血親般來愛他們
我能同理心地感受,所以我會很篤定地回答「可以」
收養來的孩子,你是可以全心全意愛他們的
至於無法感受的人們
再怎麼逼迫,恐怕也無法想像非血緣的親情

(四)
怎麼可能我爸爸沒有出櫃,我的同學卻會知道他的同志身份?
我跟他們說的啊
有這麼難嗎?
我很多比較要好的朋友,我不會避諱跟他們聊到我爸爸的同志身份

(五)
因為我提到了父親「陽剛形象」
所以質疑,正是因為陽剛形象讓我們可以有堅強的學習榜樣
若反之,則無法成立
拜託,現在是又要開始歧視單親媽媽了嗎?
不要再用性別特質來區分人的能力
我爸爸的「陽剛形象」是外型
除此之外,他就是個普通人
有堅強,有軟弱,有無助,有盼望。

(六)
關於同情媽媽的朋友們
你們很善良,這樣的感受是很正常的
但是,我必須要說,對於這一點
我不會有一毫米的讓步,哥哥也會是同樣的立場
爸爸沒有對不起她
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我們家裡面的人最清楚
我們會有這樣子的判斷不會是莫須有的
也請不用為我們擔心,更不用對她感到同情
畢竟如果你們知道了她的為人與行事
恐怕只會為自己的袒護言語感到尷尬

 

「你不要再編造虛假的故事」
我真的從來沒有料到
竟然有一天,會有一個陌生人出現在我的面前
指著我說「你的人生是編造的!」
現在想想,其實這還蠻科幻的
會這麼說,恐怕是因為你們心裡有太多編造的謊言吧
畢竟某盟,總是自以為萌,
一天到晚,天真爛漫地散佈荒誕不羈虛假的謠言
製造社會對立,操控仇恨與恐慌。
如果真的要「考量孩子的最高利益」,
我建議,如果是某盟成員,或是有相關宗教歧視理念的團體
應該「嚴格禁止收養孩童」
畢竟,孩子有他的人權與選擇權
(我才不想要當你們的孩子!)
抱歉,今天言辭是有點過激了
因為迄今接收到太多惡意的攻擊
極為不堪難聽的咒罵與責難襲來
仍是有一群人認為,我們的存在抹煞了他們純潔的家庭概念。
人心雖能堅強,卻不是鐵石
你們要知道你們拿刀子在戳的
是活生生的人
我爸爸說他最近心情很差
很像往事又被翻出來讓人摧殘了幾次
(我只能說,自找的啊,我警告過你)
但是,其實也不替他擔心
因為他一路都這麼走過來了
就像是有人說
同志都這樣幾十年了
能理解的
對啊,能理解,
只是到底這樣的社會狀態,
還要持續多久?


本文經Hu Oliver授權轉載,原文刊載於此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