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教會除了反同,還剩下甚麼?

「LOVE WINS」示意圖片經拍攝者授權使用

示意圖片經拍攝者授權使用

一位基督徒的心聲

近幾個月來,婚姻平權又再度被提起,相信教會內的弟兄姊妹並不陌生,不少牧師、基督徒藝人和護家團體,紛紛群起表態,認為同性婚姻對社會不利,是違背上帝旨意的,所以要號召群眾起來反對,誓言這個國家應該按照神的真理而行。

誠然,婚姻家庭制度的改變,勢必對社會有所影響。記得大學踏入教會的時候,
深深被教會的敬拜讚美吸引,每個禮拜都抱著很火熱、很期待的心情參加青年崇拜和小組,2011年性平課綱加入同志教育時,我是相當反對的,一方面連署真愛聯盟的陳抗書,另一方面,在網路上跟支持同志教育的人打筆戰,覺得為什麼這些人要汙染小孩純潔的心靈,到了2012年,我在高雄第一次參加教會界辦的「幸福家庭、快樂義走」,遊行途中遇到同志團體對街嗆聲,也不知道怎麼辦,就乾脆假裝沒看到跟著隊伍快速通過。

在大四時,由於本身就比較熱衷政治,剛好遇上反媒體壟斷,礙於準備碩班考試,只能鍵盤關心,四下考完後,因著同學推薦修了一門課叫「媒體識讀」,讓我對政治、公共議題和媒體有了初步的了解,修課的老師還是一位傳道,對教會和政治的關係多有著墨,不少政治學的概念都是他私下傳授給我的。另一方面,學校團契換了一個輔導,似乎對性別議題有些了解,和她交換一些意見後,當時還不太能接受支持同志的論點,想說就先多觀察好了,我想那段時間大概是我的政治啟蒙吧!

研究所到台南唸書,剛好是多元成家的高潮,正反方都動員人馬上街,很自然地,我連署了護家盟的訴求,只是在1130前一天,在猶豫要不要參加活動,最後想說不差我一個就沒去了。然而就在看到一位穿納粹制服的高中生來反同婚,我心裡覺得很火大,不管他是不是反串,至少主辦單位應該譴責這種行為,然而下福盟卻說:「尊重他的言論自由」,我不懂基督徒對言論自由的觀念是這麼差,差到不知道言論自由不應該以壓迫者、獨裁者的姿態呈現,於是我對教會的體制開始有了質疑。

讀碩士的時候,試著關心在地議題,畢竟我認為,基督徒要關心這個社會,哪裡有需要,就去幫助他們,關心南鐵、反核議題等,有時在小組留言自己的近況,還會寫代禱事項,希望這個社會更公平一點,雖然沒得到甚麼回饋;然而就在這幾年不少公民運動爆發,教會界知名的牧師卻是嗤之以鼻,姑且不論社會運動是否皆是立意良善,從底層人民傳來的呼救聲,我們不能不聽見,身處在國語系統又是走靈恩成功神學的教會的我,看到不少牧長和同伴對這些議題抱持保守態度,說基督徒不能太熱衷政治,卻在同志議題喊打喊殺,甚至後來成立政黨,表面上關心生態、公益、青年就業和貧窮等議題,骨子裡卻是只有反同,反到天下唯恐不亂的程度。

不少基督徒認為,其他議題不該和同志議題混為一談,是~但比例不該這麼懸殊吧!即便如此,宗教價值能不能直接強加在法律上,很顯然是不行的,這些教會領袖卻急著把「反同」當成聖旨,如同討賊檄文般。讀研究所期間,為了能找尋另一種信仰出路,和長老會背景的人接觸,想說長老會信仰定根本土,應該比較能同理同性戀受壓迫的處境。

然而在這年觀察下來的感受是,長老會有慢慢走向靈恩成功神學的趨勢,把反同當聖旨,也在民進黨上台後失去批判的聲音,現在不分教派倒是「很團結」、「很合一」只剩下反同。一開始我也和很多基督徒一樣,不贊成同性戀也不太敢表達立場,在幾年接觸社會議題、邊緣人和同志族群後,我發現保守基督徒在跟人表達想法時,根本是理智線斷掉,不斷鬼打牆重複著別人根本聽不懂的話,如果聽的人不接受,就扣上「不順服」、「沒信心」、「受到魔鬼引誘」的帽子,一再把不同意見的人釘十字架,甚至還覺得自己是耶穌為義受逼迫。

當教會領袖穿著牧師服,為了「真理」征戰,殊不知踩的是土地與人民流的血淚
我想問的是,當教會除了反同,到底還剩下甚麼?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