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同志家庭不能等 婚姻平權要全面

14724531_10210126371577020_2288485149942528820_n
記者 張小西 報導
2016年10月26日14點由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台灣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等四個團體,共同召開婚姻平權連署和進程等相關記者會,以及拜會立院黨團之訊息。

過去半年來,熱線、同家會、婦女新知等團體與尤美女委員不斷共同開會討論,蒐集了許多國內外的同性伴侶、同志家庭相關案例,並徵詢身分法學者修法意見,希望可以提出更完整、更符合同志家庭需求的修法版本。而今這份提案已經獲得尤美女等立委提案、跨黨派的45位委員聯署正式提出,此舉在第十四屆同志大遊行前,無不使人歡欣鼓舞。

關於婚姻平權法案,正式出爐的有三個版本,分別是由民進黨的尤美女委員、時代力量黨團、以及國民黨的許毓仁委員提出。

尤其以尤美女委員的為最,無論是在修正法案的時間成本跟修改幅度,都以最小的成本而達到最大的效益。 根據尤美女委員的版本,在民法親屬編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提出兩個值得注意的重點:

一、 修正第九百七十一條之一。

同性或異性之婚姻當事人,平等適用夫妻權利義務之規定。同性或異性配偶與其子女之關係,平等適用父母子女權利義務之規定。

從民法親屬編通則開始,使同性配偶與異性配偶的親屬關係獲得更全面性的平等對待: 在場的同志人權法案遊說聯盟 資訊長蘇珊(亦為同志家長)與同志伴侶共同撫育四個月大的雙胞胎,她以自身經驗提醒我們,現今已不是同志「無法繁衍」下一代,或是同志能不能當所謂「合格」的父母。

在她的生命經驗裏,接觸過的同志家庭已有50多個,共有70多個小孩,孩子小則幾個月大,大則已高中階段。 什麼是「守護家庭」的真諦?

是保護看守著每一個家庭能受到無論是醫療、保險、護照,甚至是所有的醫囑和遺囑。

是保守看護著每一個小孩都能受到法律的保障,不再「被迫單親」,是保守看護著每一個非生孕但辦演雙親角色的照護者,不再是至親愛之人的「人生旁觀者」。 這是每一個同志伴侶迫切需要的。

二、 修正第一千零七十九條之一。

法院為未成年人被收養之認可時,應依養子女最佳利益為之,法院為前項之認可,及收出養媒合服務者為收出養評估報告時,不得以收養者之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特質等為理由,而為歧視之對待。 涵蓋收出養媒合過程與訪視報告的「反歧視」收養。《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2012年修法後,所有的「無血緣」收出養都必須透過媒合機構進行評估跟媒合,有一定血緣關係或是收養配偶子女的繼親收養雖然免除了媒合機構的漫漫長路,但也還是要經過法院裁定。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都曾跟收出養媒合機構的社工合作研議同志收養子女的議題,發現同志收養者在媒合的過程中,仍然很容易因為社會長期對同志的歧視與貶抑,而無法獲得媒合的機會;就算是不需經過媒合機構的同志伴侶,向法院聲請收養姪女或伴侶所生的小孩時,也都被以「不符合子女最佳利益」、「造成子女性別認同混亂」、同志伴侶並非「事實上夫妻」等等理由駁回。 同志生收養小孩經常被問到一個問題:「你/妳就不怕孩子被歧視嗎?」

就像蘇珊說的:「人生中本來就有很多困難…..我的職責是教孩子們如何去面對問題。並且當孩子被歧視或霸凌時,我們該著重的重點應該是如何防止歧視或霸凌的存在。」

是的,問題本身向來不是哪些人應該被歧視,而是這個世界本身不應該存在歧視。

可惜是「所有的進步都要靠著不幸」,在畢安生老師過世後,大家更加注意了婚姻平權的議題,像是顧城在其詩《一代人》「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一般。

我們該高興,表態支持的立委已經高達57.5%,但像是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理事 鄧傑律師所說:「這不是特權,只是平等對待」。

張小西

張小西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美術所理論組

願使歲月靜好而現世安穩是唯一的目標。

若一切不能足以撐這世界的平和與寧靜,我們將為自己站出來,為這泛世的微幽挺直背脊,爭取驕傲。
張小西
快分享出去吧~

About 張小西

學歷:高雄師範大學美術所理論組 願使歲月靜好而現世安穩是唯一的目標。 若一切不能足以撐這世界的平和與寧靜,我們將為自己站出來,為這泛世的微幽挺直背脊,爭取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