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戀青春》─ 那個第一位讓我心動的女孩

Barash-1_1600x1200-1540x866

出身以色列的女導演密卡文尼克(Michal Vinik)在拍攝幾部作品後,以自己少女時期為藍本,寫出了《酷戀青春》(Barash)劇本,並親執導演筒。

主角娜瑪(Naama Barash,Sivan Noam Shimon飾)是個平凡的高中生,翹課、吸菸……就像與犀利死黨們互動一樣稀鬆平常。娜瑪在學校洗手間第一次邂逅戴娜(Dana Hershko,Hadas Jade Sakori飾),對於像這樣百無聊賴的小鎮,突然來了個單側眉毛刷成天藍色、擦著桃紅色指甲油的轉學生,實在忍不住要多看幾眼。

娜瑪翹掉阿拉伯語課,遇見了眉毛刷成綠色的戴娜,決定回到娜瑪家度過無聊的下午。在衣櫃裡翻著姊姊的衣服,捲著菸抽了起來,更嘗試吃下第一顆搖頭丸。沒想到媽媽提早回到家,還要求娜瑪陪同去軍中基地找失蹤的姊姊羅拉,而也在此時,娜瑪的藥效開始發作……

娜瑪對戴娜實在心動不已,在公園裡初試女女之吻,在耀眼陽光下,錄下了兩人的身影:「那是我一生中最完美的一個吻。」如果眼尖觀察多變的戴娜,此時左邊的眉毛又染成紫紅色了。

愛情剛萌芽的時候,總是渴望融入對方的世界裡。戴娜帶娜瑪體驗拉子夜店,抽了大麻菸後,配樂轉為和諧的弦樂,就如娜瑪拋開了所有煩擾,回歸童年單純的快樂。回程公車上,兩人坐在最後一排,盡情享受彼此的吻,眉毛又刷成藍色的戴娜問:「妳會和女生上床嗎?」娜瑪害羞又有點尷尬的問:「跟誰?」隔天早上醒來,娜瑪的表情仍是甜滋滋的呢!

電影穿插著姊姊離家失蹤的劇情,嚴格且具種族優越感的父親,膽怯茫然的母親,和小大人弟弟,各在娜瑪的青春時期交互作用著。從姊姊的朋友口中得知,姊姊可能和阿拉伯籍男朋友私奔了?

眉毛刷染成綠色的戴娜既大膽又主動,也讓娜瑪開始進一步體驗女女的親密。導演受訪時曾說過:「這不只是一部羅曼史。」觀眾期待著浪漫唯美,娜瑪卻突然笑場,又顯得動作生硬,平常酷酷的戴娜在此時變得柔情,慢慢的引導娜瑪……

兩人在學校共享一支菸,聊著彼此可能的性幻想對象,刷成Tiffany藍的眉毛,戴娜逗趣的說:「這裡有很多女孩都需要我們的啟蒙,這是我們的使命,很重要的使命。」導演的幽默,帶出了女同志的身分認同是需要探索的,她在受訪時談到:「娜瑪是透過戴娜來開啟自己的女同志身分,在那之後她進入新的生命,新的世界,以及賦予新的意義。」barash-2

娜瑪有了戴娜同行,開始向死黨出櫃,也似乎更沉浸在夜生活的歡愉。在特拉維夫的夜店與八九個女孩一起擠在小小的廁所裡拉K,而戴娜與前女友德古拉重逢時,卻拋下娜瑪,只拿了一瓶似乎溶了搖頭丸的水,要她自己回去。娜瑪感到既憤怒又嫉妒,甚至要弟弟幫自己剃掉左側的頭髮,像是一種模仿,想成為娜瑪那樣的女生,也真正認同自己的性向。

在姊姊終於現身後,娜瑪在房間裡聽著姊姊對愛情的憧憬,順勢向姊姊出櫃,沒想到卻引來姊姊一陣質疑:「妳還沒滿十八歲,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我跟姊妹淘也親過嘴呀,那沒什麼的。」回想自己的出櫃經驗,這類的回應也許都不陌生吧。

就如許多少男少女青澀的心情,娜瑪不願就此放棄,找戴娜說出自己的告白:「沒有你,我就活不下去了,妳要不要當我的女朋友?」沒想到回應的竟是一陣沉默,娜瑪噙著淚水,只能擠出一聲「再見」。在馬路上大聲哭著,踢著垃圾桶發洩自己的委屈,聽著與戴娜初次親吻時的錄音:「妳的吻功無人能及!」幾乎是澈底心碎。死黨們向娜瑪加油打氣,連尚不諒解的姊姊也安慰她:「妳可以熬過心碎的這一切的!」

導演說:「雖然這個愛情歷程帶來心碎,但我想成長也許就是這個樣子」。

最後餐桌上的早餐日常風景,看似經歷了風波,回歸原有生活,但此刻的娜瑪已不再是從前的樣子,經歷了愛情,似乎更加勇敢、自信,走出家門,畫面陽光奔放,溫暖洋溢。

可以在下方觀看《酷戀青春》電影預告

作者 : Kai-Li, Lai

第三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
日期:2016.10.22-10.30

《酷戀青春》上映場次:
2016.10.23 (日)/PM 21:40/ 台北新光影城1廳
2016.10.29 (六)/PM 15:20/ 台北新光影城2廳

酷兒影展場次表下載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