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好好聊 | 倫敦榖片咖啡廳同志雙胞胎老闆,談論身為「恐同同志」

Cereal-Killer-cafe_640x345_acf_cropped「榖片殺手咖啡廳」(Cereal Killers Cafe)的其中一位同志雙胞胎老闆,敞開心胸談論自己是一位「恐同同志」。

蓋瑞‧基理(Gary Keely)在許多爭議之中,與雙胞胎兄弟艾藍(Alan)共同在倫敦開立咖啡廳。現在,他在同志日報(Gay Times)開設了新的專欄。

Cereal Killers Cafe

「榖片殺手咖啡廳」(Cereal Killers Cafe)咖啡廳一景

這對雙胞胎在去年十二月出櫃,並倡導故鄉北愛爾蘭的婚姻平權。

現在,基理在同志日報中撰寫關於自己在北愛爾蘭貝爾法斯特(Belfast)的成長經驗,他說:「那時天主教徒和新教徒仍有隔閡,而這兩個宗教唯一相同之處就是憎恨同性戀。」

他記得17歲時被鎖在一個窗戶封黑的同志酒吧,「因為有人在外面等著毆打同志」。

雖然他說自己有一個「超棒的男朋友」,基理確接著表示,當他和伴侶看見兩個男人在銀幕上接吻時,會「同時發出尖叫:『矮額!兩個男人接吻?噁心!』」

「當我和男友在公共場所見面時,我會因為親他而畏縮害怕,就算只是輕輕一碰,因為我覺得其他人會盯著我們,就像我盯著別人那樣。為了不要引起任何懷疑,我偏好陽剛的擁抱,而且我相信感情應該留在家裡」,他接著說道。

他思考著出櫃的事,想著穿「無袖背心、舉手投足像個同志、參加變裝」,他表示「這些事情…不是我。」雖然曾被困在窗戶封黑的同志酒吧,但他認為恐同「完全沒有影響我」,他補充說:「我就是我自己,而我不認為自己是同志,在我眼中,我是個剛好喜歡同性的男人。」

關於他最近發現自己為「恐同同志」,基理寫道:「我感受的到自己的恐同,這針對了其他和我有一樣性傾向的人。這個概念讓我十分困惑。」

他問道:「在我能開始在公開場合親男友、看到其他人接吻不會嫌惡之前,我又怎能要求別人接受?」

這位商人說出了結論:「現在的性傾向中,我是否過的快樂?是的。但如果我明天就可以魔丈一揮、把自己變成異性戀,我是否會這麼做?會的。我對這感到開心嗎?絕不。」

「但在人生的遊戲規則改變,接受不同的性傾向都是真實、平等的之前,我寧願選擇簡單的遊戲等級。」

他的榖片咖啡廳收費一碗4.4歐元,店內有超過120種世界各地的榖片、30種牛奶、還有20種配料。

咖啡廳今年被抗議者及破壞者鎖定,這些人認為這家咖啡廳是商業士紳入侵當地的代表。

譯者 | 薇安

Source:PinkNews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