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一起 FUN 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 2016台灣同志遊行主論述出爐

資料來源: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官方網站

一起 FUN 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

一起 FUN 出來——打破「假友善」,你我撐自在

打破○○假友善

多年來,許多性/別團體持續在不同議題上努力耕耘,使性/別議題漸趨多元,曝光及討論度都日漸增加,透過立法建制、教育推廣等方式, LGBTIQA 性多樣社群1以下簡稱「性多樣社群」)要獲得資源、認同自我,不再遙不可及。但當社會高喊「看見多元、接納差異」、「不一樣又怎樣」時,性/別歧視的態度仍如影隨形、不斷再現,如長髮男警葉繼元因挑戰二元性別形象而遭免職、奧運國手許淑淨遭男主播建議「把裙子穿回來」,從性別氣質、愛滋污名、情慾探索到用藥等議題,各種「為你好」的「友善」說詞,包裹的卻是幽微、隱形的歧視,讓人不禁疑惑,社會氛圍的逐漸開放,難道只是假象?

自〈性別平等教育法〉(2004)、〈性別工作平等法〉(2008)將性別、性傾向、性別氣質與性別認同等「多樣性別」納入法律保護範疇後,性多樣社群在教育現場與職場獲得制度性的防衛工具,但法律本身是否完善?執行與配套措施是否得當?這些都需要持續對話與修正。

法律能提供一套判準,規範並嚇阻明目張膽的歧視行為,卻無法代替教育、對話及理解,反而可能限縮人際間的互動與討論空間,容易讓人簡化思考,只在意如何避免輿論攻擊或定罪,像「我尊重跨性別朋友,但我害怕和她們一起上廁所」、「我尊重同志,但是他們不能破壞家庭傳統」等話語,雖以「友善」為起手式,實際卻蘊含歧視,未見性多樣社群真實的生命經驗與處境,反使歧視更形隱晦而不自覺,不只讓性多樣社群無法自在展現,還必須不斷與之角力、對抗,讓人身心俱疲,傷痕累累。

打破「假友善」是撐出自在空間的首要之務。但如何打破?如何不讓自己也成為歧視的幫兇?唯有促進各種議題和族群間的對話,認知差異、深化同理,才不會只是口頭說說的假友善。

撐出你我真自在

只要我們是社會的一份子,所有的社會議題都與你我有關。

當人們不瞭解愛滋,擺出「隔離」、「眼不見為淨」的姿態,甚至將愛滋與各種性污名連結時,恐懼也成為一種慮病2因此有店家貼出「店內餐具皆請愛滋感染者清洗」的公告3除了呼籲更多人反思愛滋污名與同志社群的過度連結、恐嚇教育外,也希望傳達「愛滋感染者是我們的家人、伴侶、同事、老師、同學」的理念。

當我們與身心障礙社群連結,看見不同障礙者的真實需求與困境,才能瞭解障礙者的文化與自我倡權4不僅止步於施捨資源的慈善心態。當社會總忽略障礙者的自主能力,拒絕想像障礙者的性慾與獨立生活的能力時,「手天使」的出現,正提供了重障者性服務與陪伴,打破一般大眾對於障礙者「無性」的刻板印象,撐出障礙者的性權空間5

當性/別議題更加多元開放,性多樣社群也能以自己舒適的樣貌出櫃、現身,但只要不友善、假友善仍然存在,則未成年的、偏遠地區的、經濟無法獨立的——這些缺乏資源的性多樣社群仍將被迫隱身。現身不是唯一的運動方式,倘若你我都能在生活中以力所能及的方法撐開一點空間:小至一句話、一篇新聞討論,大至一場串連抗爭的行動,任何形式的表態都是有意義的積累。你我並不孤單,當我們彼此連結、支援,共同「撐」出友善的環境,每個人便能更加自在,無須為現身與否感到掙扎困擾。

多元一起 FUN 出來

友善只是起點,生活裡仍有那麼多人在受苦。為何個人的性/別自由,必須受到國家監控與道德公審?我們看到政府投入許多資源,用「多元性別」來更換「兩性」,但僅做到字面轉換,卻無法掩飾政策的空泛。我們不要沒有任何實質權利、行動內涵的「假友善」;我們也拒絕被隔離的不平等,不管是婚家體制的差別對待、情慾空間的臨檢騷擾、身心障礙或愛滋感染者的「眼不見為淨」。面對國家社會「無微不至」的假友善,你是否也能分辨?

每年的同志遊行,希望能讓不同年齡、障礙、階級、宗教、族群、政治傾向的性多樣社群,從重重的假友善中解放出來。我們對抗不義、也看見仍在束縛中受傷的彼此,當我們撐出空間對話與療傷,將更能自在探索、「玩」出屬於自己生命的意義與美麗。在遊行中現身的朋友們,展現自己獨特的姿態;持續關注各種議題並付諸行動的朋友們,讓異議遍地開花;同志遊行不僅是為了「撐」自己而走,更為了無法現身的朋友們而走。希望社會正視「假友善」,讓性多樣社群不只享受遊行當天的自在,更能在生活中的每一天,放心 FUN 出來!


近一年假友善事件表


註解

  1. LGBTIQA 性多樣社群泛指所有非異性戀者,縮寫分別代表:女同性戀者(Lesbian)、男同性戀者(Gay)、雙性戀者(Bisexual)、跨性別者(Transgender)、陰陽人[雙性人](Intersex)、酷兒(Queer)或疑性戀者(Questioning);無性戀者(Asexual)或盟友(Ally)。
  2. 慮病是指患者全神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和恐慌想像中的病,難以改變和說動其想法。有些正在進行愛滋篩檢的朋友,因為社會對愛滋疾病的嚴重污名,因此產生慮病。此處用於對疾病不瞭解而產生嚴重恐懼者。請參考:〈喀飛:慮病、汙名、感染了又怎樣?〉
  3. 「h*our s   café 發佈『請感染者清洗餐具』公告引發網友議論事件」 聲明稿全文
  4. 今年具有指標性的國家級表演場地國家音樂廳與戲劇廳,進行 30 年來第一次內部整修,卻沒有考慮到輪椅席位和無障礙席位的增加及優化,雖然官方稱正「努力逐年改善,並未違法」,實則將身障者的「文化平權」需求,排除在外。即便已有〈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等法令,長期以來並未落實——戲劇院有超過 1500 個座位,卻只有 5 個無障礙觀眾席,遠低於〈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規範的 12 席;音樂廳則有超過 2000 個位置,一樣只有 6 個輪椅席。身障朋友每每遇到喜愛的表演節目,只能接受視野不佳、「放逐邊疆」的位置,或乾脆放棄不看。可見:〈國家戲劇院整修,忘了無障礙席?〉〈兩廳院無障礙了沒?發聲記事簿〉。此外,由臺北市政府社會局主責的「身心障礙福利會館」甫於今年完工落成,邀請肢障者及團體到新大樓參觀,然而整體硬體設備卻充滿障礙,沒有常人協助,身障朋友幾乎無法自在利用該大樓,可見〈不當的空間設置,迫使我們成為失能的依賴者〉。事實上,政府機關往往徒設法規,卻沒有落實在政策與空間的設置上,譬如 2014 年迄今的「拆除路阻」運動,仍在台灣各地角落不斷上演,詳見:〈拆除路阻,還我人權〉
  5. 請參考:手天使官網 :〈原慾覺醒:真正的性感帶,是人的腦袋〉

往年台灣同志遊行都靠遊行現場出品的商品,來撐遊行,捐款也不算多,QueerWatch酷新聞呼籲前來參加的讀者們現場買商品來支持吧!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