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流露偏見的考題應受裁罰,那不是憲法該保障的

1603095991lt82i作者:胡萊安 (國教輔導團人權教育組教師)

近日聯合報民意論壇有律師身份者投書,認為教育部性平會對台大機械系開罰,簡直是性平法凌駕於現行民法與憲法。這樣的論點,應是錯誤解讀台大機械系被罰的主因。

台大機械系被罰之處並不是因為考題寫了「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組成家庭」等文字,其被罰之處是在整個考題敘述,經判定是用限定的性別意識,影響到考生入學的權益。

其違反性平法的部分在於把「一男一女、一夫一妻」與「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及「家庭的組成」…等等,定位是「社會與家庭的律」,並意指文字列舉外的模式,不但直言「例外不予討論」,也指出不在其定義社會律和家庭律的事,會是破壞「社會和諧」的事。

然而,民法與憲法等人為的律,本來就不能等同泛稱的「社會律與家庭律」。現行合法婚配之法律,充其量也僅是國家或某些立法階段的律法,民法與憲法都還有待詮釋與修訂,並非已有「社會律」與「家庭律」的決定版。寰宇各地的憲法與民法,本就不足以涵蓋所有的「社會律」與「家庭律」。而這樣的律,也不是多數決就可存在。「律」應是基於正義而訂定,而非誤認表決能得真理。

進一步探究考題,何謂「社會律」、「家庭律」?考題想要界定清楚,但列舉之內,處處怪誕;不在列舉之內(如不婚者或同志),又被貶如「違反自然」般「破壞社會和諧」。考題內指定了女男的單偶生涯視為一種「律」,企圖對應客觀數理的「自然律」,這樣的論斷要讓考生認同並作答,若非是強加性別刻板意識,要不就是有性別意識的思想審查。
20160328-014754_U3248_M142098_53c4 (1)

【哲學作家朱家安已提到這個問題,請讀〈該寫你的想法,還是老師暗示要聽的想法?──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該寫你的想法,還是老師暗示要聽的想法?──台大機械系考題和逆向歧視

https://news.readmoo.com/2016/04/11/kris-160411-reverse-discrimination/

台大的考題除將異性戀單偶婚配視為一定得做的社會規範,令人驚奇地還將「離開父母」視為「家庭與社會的律」!

考題文字: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連合,二人成為一體,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與家庭的律。….

當這樣的內容變成考題,就足以說出題者的家庭觀係用異性戀單偶生涯、「脫離父母」與不含子女之價值作為入學的依據。依題旨來看,就是強迫人要進入婚姻,要脫離父母而不孝,且家庭不要照顧子女(因為文字中的「家庭」不包含要子女)。就字義與敘述來看,違反的不止是性平精神,還違反倫理,且傷害兒少保護。用這樣的「社會律」、「家庭律」來讓學生作答,實是相當不倫與缺德了。

考題最大的問題在於影射考題表列之外者,除貶為「例外的不討論」,連結後文又將「例外者」類同成違反自然與社會的律。這對主流之外的單親家庭、多代同堂、有多親的重組家庭、不婚者,或是女男同志等社群,形成了貶抑的語境。考題流露的歧視與偏見不說,顯然還構築作答的框限,造成入學機會的不利門檻。

當考題文字對家庭與婚配生涯的描述限定得如此堅定與怪異,我們若檢驗考題論據,不難發現考題敘述實是源自特定宗教教派的教義文典。這就不僅是違反性別平權而已,學校其實還未能謹守宗教中立的原則,強以宗教教義設下入學的偏頗門檻。

一個考題敘述,流露性別生涯的偏見、鼓吹離開父母的不孝,所言之家庭律又不含子女之照顧,還處處引自古老的特定宗教文典。這考題已成宣傳特定性別生涯與宗教價值之用,還被用來決定考生的入學。

大學的自主權、言論自由權與宗教自由權,固然都是憲法保障的權利,但權利不能亂用、濫用。

就這次的考題事件來看,這樣離譜的考試機制,該論處其實不僅在違反性別平等教育法,這個考題還不公義、不公正、邏輯矛盾、沒謹守學術中立,且欠缺鑑別度,不僅沒有教育的專業水準,還嚴重影響考生權益與學術形象。這些,若都沒有追究,這才侵犯與漠視了憲法保障教育權與平等機會權的意義。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