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非HIV帶原者的男同志本身即是降低愛滋病罹患率的最大敵手

英國促進男同志健康組織GMFA研究:在醫學上,與帕斯堤【註1】發生性行為比和HIV檢測結果為陰性的男同志發生性行為更安全。—GAY STAR NEWS的Dan Beeson表示這個研究結果對他來說是相當具有說服力的。

GMFA研究顯示:每三位男同志即有一位於進行肛門性交時不使用保險套。

GMFA研究顯示:每三位男同志即有一位於進行肛門性交時不使用保險套。

男同志族群長期背負著污名,GMFA的研究指出與帕斯堤發生性行為是相對安全的,這個研究結果在男同志社群中掀起一股討論熱潮。

Dan Beeson作為男同志又身為LGBTI媒體工作人,他有自信地認為自己對於心性健康的了解十分透徹,也認同必須將這個理念更廣泛的推廣,使它成為生活中的習慣。

然而近期他與一名帕斯堤發生關係後—這樣的自信些微地被左右了。

這名男子在發生關係後才告知Dan自己的帕斯提身分,Dan很羞愧地承認即便自己對於與感染者間的性行為有著正確的觀念,但當下的他仍是感到非常害怕的—「我幾乎無法回憶起我曾經學過的那些……關於和帕斯堤之間安全性行為的種種,但隔天一早我還是和他再來了一次,聽起來很奇妙,但是我真的做了,然後帶著愧疚又複雜的情緒離開他家。」
或許是因為過去和帕斯堤有了些不好的經驗而致使Dan有這種負面情緒,但他不以此為藉口,對自己當時候「害怕」的反應仍感到十分的愧疚,Dan甚至認為說如果一開始那名男子沒有應約就不會有這樣的場面出現,但這名男子不但赴約了,他的魅力也讓Dan稱臣。

Dan在閱讀完GMFA的研究後,了解到其實自己表現出的負面反應和大多數(沒有對HIV有正確知識)的男同志遇上帕斯堤的反應是一樣的,可以觀察到的是在男同志社群中,有許多人會與那些聲稱自己是HIV陰性的人上床,而拒絕與帕斯堤發生性行為,但事實上這些「HIV陰性」的人並未清楚地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HIV陰性」,這是我們必須去警惕的,在身體狀況未知的情況下,加上並未做好安全措施,這情況下感染HIV的風險,是遠比和帕斯堤發生安全性行為來得高的。

根據GMFA的研究,有51%的男同志表示他們很害怕自己的HIV檢驗結果是陽性,雖然有這份擔憂,但其中66%的人在發生一夜情的時候並沒有使用保險套的習慣,此外,更有44%的人表示自己不會和(已公開身分的)帕斯堤發生關係,但在另一方面,則有90%的帕斯堤與一夜情對象是會使用保險套的,這樣的結果可以反映出男同志族群間仍是存有歧視以及對HIV或其他性傳染疾病缺乏完整的認識,這種迷思更是成為防治性傳染病最大的阻礙。

這份報告讓Dan十分信服,他情願與帕斯堤發生關係,更勝於和那些聲稱自己是HIV陰性的人發生性行為,因為帕斯堤明白自己的身體狀況,更懂得透過安全性行為保護自己來享受性愛,但對於有在使用接觸前預防性投藥【註2】的人來說就另當別論。

與帕斯堤發生性行為的各種汙名仍充斥於社會中,但必須被了解到的是—帕斯堤族群比起一般人更在乎自己與性伴侶的心性健康,並且會盡其所能的讓自己維持在健康的狀態。

而HIV陰性的族群必須加倍審視自己的態度,反省為何讓自己冒著風險和一位不明白自己身體狀況的「HIV陰性」對象發生關係,而非和一位具有安全性行為觀念的帕斯堤性愛。

這份研究結果正好提供了一個契機讓HIV陰性族群可以多加認識HIV以及其他性傳染疾病,進而促進整個男同志群體的心性健康。

面對HIV,不論帕斯堤與否,我們都是共同體。

追蹤Daniel-James Beeson的twitter
更詳細的GMFA的研究與統計
其他更多關於男同志健康議題(HIV、STDs)

【註1】帕斯堤= POSITIVE= HIV POSITIVE =愛滋感染者, HIV positive 為 HIV 陽性反應者或 HIV 帶原者,愛滋是指沒有服藥控制,免疫系統 CD4 低於200並且已發病的人喔!
【註2】接觸前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 是一種用來保護有感染HIV病毒高風險族群之預防措施。應用這種方法要有持續性,需每天服藥,同時搭配其他預防方法(如使用保險套)來降低感染HIV病毒的風險。(摘自:http://aidsconcern.org.hk/chi/prep-factsheet/

 


譯者 | 奶酪
Source:GayStarNews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