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評論 | 8萬人的風光與性平教育的悽然

充滿歡樂的一場遊行

充滿歡樂的一場遊行

作者:宋瑞文

原載於花蓮東方報

去年台灣同志大遊行再創紀錄,幾乎上看8萬人,但同志作為弱勢族群的處境,卻似乎更加危殆。在關於同志遊行的文章中,有不少篇重提2011年鷺江國中的楊同學,疑似因為性別氣質歧視而跳樓的他,一直是許多同志心中的痛。

如果是一般教育議題的場合,不管哪個學生遭遇如此悲劇,教育團體都會追求體制的改善,以避免悲劇的再度發生,然而,能夠減少性別氣質歧視的性別平等教育,在今年卻有兵敗如山倒的預兆。

前陣子保守團體,已到國教院公聽會要求取消性別平等教育,緊接著,家長團體也開記者會要求,「性別平等教育回歸原有優良傳統倫理教育」,在台灣原本就已積弱不振的性別平等教育,恐將脫離進步意涵,無法為性少數營造健全良好的學習環境。又有風聲指出,性別平等教育輔導團也將消失。

若是楊同學還在世,他要面對的,不但不是更好更進步的青青校園,反而是更加保守僵固,恐怕無人聲援的性別沙漠。

退一步說,關於同志學生校園霸凌的現況,台灣到現在,似乎連一部正式的調查都沒有,對比日本學術單位與教育部(文部省)的努力,不管同性戀學生或跨性別學生,憂鬱、自殘、拒絕上學等不同狀況,或者老師對於性別議題的興趣與傾向,都有普查和數據可以掌握概況,政府也才能具體地去施作一些改善施政,

例如,寶塚大學看護學部的日高庸晴準教授,在地方政府的協助之下,對全國6千名高中以下教師展開民調,發現過半數教師認為教導學生認識跨性別與同性戀有其必要,認為認識跨性別有必要的佔73%,同性戀有必要的也有63%,不過只有14%的教師在課堂上提及性少數(LBGT:男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理由主要是缺乏機會(42%)與完全不了解(26%),或教科書沒寫等。

日本之所以有調查與具體數據,同志團體對公部門的要求,透過公共資源普遍解決問題的運動意識,自然功不可沒;反之,台灣對於相關問題的掌握,便似乎沒有這麼清楚,特別是目前的局勢發展,恐怕問題會更加惡化。

同志教育、性別平等教育的具體內容,最早是在1996年,由婦女新知基金會向行政院提出,之所以有那樣的時代契機,源於1994年的410教改大遊行,該遊行人數為3萬多人,便獲得極為可觀的公部門資源,反觀同志大遊行,儘管人數年年破紀錄,也許下不少大願,但對公部門沒有任何具體要求,政府縱然要回應,也不知從何回應起。

反核遊行完逼得政府核四封存,而後又刪除封存預算五億。

反核遊行完逼得政府核四封存,而後又刪除封存預算五億。

2011年鷺江國中楊同學在同志遊行前夕跳樓自殺,5年後的現在,台灣性別教育卻面臨風雨欲來的危機,會不會再有下一個楊同學?恐怕誰也沒有信心──儘管我們一直握有,其他弱勢求也求不到的遊行壯麗。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