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史上最令人失望的事:Grindr提議將HIV感染狀態做為篩選條件

只有將感染者視為是團體的一部分,我們才能與愛滋病毒產生對話,知悉其風險並追求更安全的性行為

或許你已經聽說了,Grindr正在徵詢使用者們的意見,是否應該提供以愛滋病毒感染狀態作為篩選過濾的選項,對個人檔案進行區分。

當我第一次掃過這則新聞,我以為Grindr(我沒有使用)只是提出讓使用者們能夠標示出他們的愛滋病毒感染狀態的想法。當然,這都是我一廂情願地以為。至少,我偏好使用的軟體-Scruff-就有提供這個選項,伴隨另一個選項允許使用者們將自己標示為無法測出的(undetectable)或他們正在接受預防性治療(treatment as prevention)。
GettyImages-508485166-1468343672
身為一名確診感染15年,又為愛滋病毒及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HIV/AIDS)發表著述22年的人來說,我時常覺得Scruff的這項決策比起無數場的公眾服務運動,對同志群體而言來的更具有教育意義,無論是有關預防性投藥的知識或者治療方法。

多年來病毒隔離將人們區分為感染的的及未感染的,為了拆倒這道牆我們走了非常遠的路。陰性者現在除了有安全套的防護措施外,更可以透過預防性投藥保護自己,而陽性者則可以放心面對,只要他們是無法測出的,基本上不會造成其他人的風險。

然而,事實上Grindr所提出的想法似乎是允許使用者們完全以愛滋病毒感染狀態作為封鎖別人的條件。也就意味著未感染者們將感染者視為瑕疵品,並且永遠都不需要看見他們,連考慮到他們都不用。

假裝他們並不存在。GettyImages-160233563-1468343663

這個想法不僅冒犯到我,也十分令人沮喪。思考一下,若是未感染者與感染者產生情感,他們會更有動力與愛滋病毒產生對話,了解其風險,並知悉「無法測出」意味著什麼,他們自身是否需要做預防性投藥。

在學習曲線上,將感染者視為我們之中的一份子,會使我們與愛滋病毒保持對話。倘若看不見他們呢?你永遠也不會知道當你在追求慾望、約會、愛情或人際關係的同時錯過了誰。此外,感染愛滋病毒將會再度成為一個可怕的、不可知的事,感染者被迫要獨自面對。

難道你不希望自己的恐懼被顛覆,而非被加強嗎?這就是Grindr所造成的病毒隔離牆。

在這個想法之中,有其他東西更令我困擾:隔離會製造污名(stigma)以及沉默(silence)。沒有人會希望自己被隔離,被拒於門外,因此很有可能許多使用者變得更傾向於不表示他們自己的感染狀態。更有甚者,或許使用者們會變得不願接受治療,或接受檢驗。

所以最終的結局是,你假設Grindr上的許多人皆為未感染者,但實際上他們都是未接受治療的陽性感染者。這將會是數據版本(digital version)的錯誤假設(false assumption),在短短數十年內造成更多的愛滋病毒感染。

讓我覺得最不可理喻的是,正值對愛滋病毒/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有很多很棒的預防方式,阻止它們擴散的時代,我們終於開始要消除對感染者的污名,Grindr卻試圖把我們帶回電子世界的種族隔離區。Screen-Shot-2016-07-12-at-1.20.27-PM-1468344151

這種分類系統或許在20年前是管用的,但現在是2016年。除了保險套之外,我們並非只有一種而是兩種,能阻卻愛滋病毒傳染的屏障。如果我們可以透過醫療預防,有效地醫治愛滋病毒,為何我們要去限縮愛情的選項,而錯過性感指數爆表的砲友呢?

我肯定與這種退步的想法背道而馳。我希望Grindr的使用者能和我一樣投下反對票。

記者Tim Murphy是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底下的同志反對槍械(Gays Against Guns)的媒體主席,以及即將出版的小說《Christodora》的作者。

譯者:小泉

Source:newnownext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