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好好聊 | 給生命裡晚出櫃的人們 – 十則LGBT族群Y世代的建議 (下)

每個出櫃的過程都是充滿勇氣的行為

Kara Johnson
Kara Johnson

訪談者:Kara Johnson
職業:行政助理、動物權利協會職員
年齡:36
出櫃年齡:33

出櫃經歷:

我第一個對我太太Heather出櫃,當時我們已經結婚十七年了,這也是我唯一對她隱瞞的秘密,因此我非常緊張。我們當初認識的時候,她就是一位公開的雙性戀者,我們兩個都非常積極參與同志活動,也閱讀了很多跨性別議題的文章,但要告訴她我還是覺得害怕。當然,我沒有理由擔心。當我告訴她我是跨性別者,她說沒關係,還問我需要甚麼,以及她可以幫我甚麼,整件事情就是這樣。從那一刻起,她就是我最大的支持者了。

出櫃讓她驚訝的事:

幾乎每個關於出櫃和過渡期的過程都非常令人訝異。對我太太出櫃後不久,我很快就開始接受施打性別激素的療程,也從來沒想過這樣的改變會帶來甚麼。一些大改變 (建構乳房、性慾轉變、情緒等) 某種程度上是可以預期的,但性別激素的改變卻影響了我人格中許多細小的層面,也影響了我與世界的接觸面。我對不同類型的媒體比以前更有興趣,我變得比較健忘,我也把過去會讓我沮喪低落的事情當作是個人意見。在多年的婚姻關係之後,我們必須經歷了解彼此的過程,學會如何協調爭執和彼此的心情,這一切是我們幾十年下來認為穩定的。這就好像再次成為青少年,但有著更蜿蜒陡峭的學習曲線。

個人建議:

我一部分想說出櫃永遠不嫌晚,別浪費時間想著你太老了不適合出櫃。但另一部份我也曉得,不是每個人都覺得出櫃是安全的行為。我不認為有人該被迫出櫃,即使我知道對為了促進社會的接受度,最有效的途徑就是我們要盡可能出櫃。我會這麼建議,如果你決定要出櫃,不論你多大年紀,或是在生命中甚麼樣的階段,不論你是否一直都知道這個決定,或只是一閃而過的念頭,永遠都要記得每個出櫃的過程都是充滿勇氣的行為。每個時刻都是美妙的,而且我打從心底相信,這個世界因為有我們才會更好。

忽視那些試圖將你打倒的人吧!

Liz Farrell
Liz Farrell

訪談者:Liz Farrell
職業:技術支援顧問
年齡:25
出櫃年齡:17

出櫃經歷:

我非常年輕就出櫃了,這過程相當折騰也緩慢。我差不多十三歲就知道自己受女性吸引,然後慢慢地對我朋友說我是雙性戀。我一直試著強迫自己喜歡男生,但是到了十七歲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只對女生有興趣,於是我對親密的朋友出櫃,表明我是女同。
在我十五六歲的時候,記得我走進廚房,我媽正在洗碗,然後我沒頭沒尾丟下一句:「我覺得自己是雙性戀。」連個前導對話都沒有,就像丟了一顆炸彈一樣 – 雙性戀者!她放下正在進行的事,然後對我說:「我們談談吧。」我們到街上走了一回又一回,我哭了,她不斷說這只是個過程。對不起,媽媽。
到了二十一歲,我才覺得有足夠的自信對剛認識的朋友說出口。那年我也對父母出櫃了,從那一刻起,我才將自己公開。

出櫃讓她驚訝的事:

我知道自己是女同的那天,根本如釋重負,那是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天。我走出校園的路上,不斷在腦海中重複「女同、女同、女同」。這真是太令我興奮了!那是我頭一次充滿希望的一天,我不必順從男生喜歡的美貌標準;當我朋友說他們很可愛時,我也不用假裝贊同。這彷彿像我身心一切都和諧一致了,我覺得圓滿、完整,感覺好極了。
出櫃常常被描繪得很可怕,相信我,有時候它的確是這個樣子!但我覺得那感受再好不過,再也沒有比這更加釋懷的了。
對了,有好多次人們會問在我的感情關係中,誰是穿褲子的那位?現在都2016年了,你覺得我們不會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了嗎?

同志生活:

在公眾場合被其他同志發現我們,這狀況一點也不老套。某個禮拜我和女朋友手牽手走著,我們超過一對年長的女同志情侶,她們對我們微笑。等我們離開她們能聽見的範圍後,我們開始大笑並歡呼。

個人建議:

「那個人可能是同志。」第一次萌生這念頭的時候蠻可怕的。你真的得在腦中不斷有這想法,你才有辦法開始為他們發聲,特別是你已經花了好幾年消化那些反對的聲音。但是不管發生甚麼,讓自己圍繞在喜歡你的人身旁,並且忽略那些試圖將你打倒的人吧!你可以的,我相信你!(很蠢嗎?我才不在乎。)
還有,OkCupid (線上交友網站) 會是你的好朋友。我已經在那裏認識好多很棒的女生,那是我以前不會遇到的。

走向有人群支持的地方吧

Ceridwyn Asher
Ceridwyn Asher

走向有人群支持的地方吧!
訪談者:Ceridwyn Asher
職業:攝影師
年齡:25
出櫃年齡:13

出櫃經歷:

我第一個出櫃的對象是一個好朋友,當時我們參加國中的露營活動。我告訴她我覺得自己好像不是異性戀,因為我喜歡她,最後我們接吻了。嗯,這回應很好。
出櫃讓她驚訝的事:
我很驚訝的是,我害怕對我親密的朋友出櫃,即便我確定他們都能接受這件事。我媽媽的好朋友全都是同志,她也是我所認識的人當中最開放的,但我還是很害怕她會覺得她的孩子這樣不好。當然,她決不會這樣認為,不過我怕死了。

個人建議:

不要害怕走向有人群支持的地方,像是同志或多元性別族群。不管是現實生活中或是網路上都好,只要你能找到。出櫃是很困難的,但這可以幫助你結交同志朋友,你可以在生活裡和他們談談。異性戀朋友也會願意支持你,但那些瞭解出櫃經驗是寶貴無價的人通常對你最有幫助。他們還可以給你很好的意見,幫助你出櫃。
要多看同志電影和電視經典影集,在我和其他同志朋友相處的經驗中,絕大部分是看電影「拉字至上」(The L Word) 然後一起笑翻,或是討論彼此喜歡的同志電影開始的。就算是製作不怎麼精良的非主流電影也很不錯。從你自己家裡出發,在邁向同志文化的道路上,這是個非常好的切入方式。

你有絕對的權利拒絕回答別人的問題

Johnny Driggs
Johnny Driggs

訪談者:Johnny Driggs
職業:軟體測試工程師
年齡:30
出櫃年齡:30 (2016年1月1日)

出櫃經歷:

我第一個出櫃的對象是我太太,其實是她自己問我的。我們剛結婚的時候,她就問我是不是雙性戀。當時我說我不認為我是,但這也是我在思考的事情。過了一段時間,我比較有自信覺得自己是雙性戀,我們共同生活在一起並且都知道我是雙性戀一年多之後,我才告訴別人這件事。當然我太太非常支持我,也為我感到高興。
當我公開出櫃的時候,首先告訴我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我一個個傳簡訊告訴他們,他們都為我感到開心,也覺得這沒甚麼。那時候我父母想和我通電話,雖然他們都為此事感到開心,但他們認為我沒有必要公開它。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首先我要非常努力才能出櫃。在我已經確信自己是雙性戀的那年,我覺得這是需要好好談一談的,但我卻沒講出來。
接下來,在我告訴幾個人之後,他們開始懷疑我的婚姻是否出現狀況。我可能當時太過天真沒想到這點,但我認為,我的婚姻是讓我最放心而決定出櫃的理由。我開始把事實說出來,在我後來與太太的溝通裡並沒有任何問題。

個人建議:

或許不是很多人在乎你的性向是甚麼,如果聽到這個你可以覺得安慰一點的話。即使環境在改變,偏見還是很多,但至少你的朋友或家人知道你是LGBT族群可能不會有過多的想法。這對我來說是很欣慰的,對你來說也會是。
如果你是某個人認識的朋友中第一個出櫃的,你可能會成為人們因為同志議題而尋求的對象。願不願意承擔這個責任,你可以自己決定。你絕對有權利拒絕回答別人的問題和要求,但如果你要這麼做,最好要向他們說明你無法談論這個議題,因為出櫃的經歷牽扯很廣並且有很多不同的狀況,你也無法將所有多元性別族群的觀點說清楚。

舊的世界正在被充滿愛的世界取代

Tylor Starr
Tylor Starr

訪談者:Tylor Starr
職業:青年協服社團諮詢員
年齡:23
出櫃年齡:15歲為雙性戀者,20歲為泛性戀者

出櫃經歷:

那晚我記得很清楚,夜很深,我和我爸正從雜貨店回家。其實那天早上醒來,我就知道當晚會告訴家人我除了喜歡女生,也喜歡男生。和我爸開車回去的路上,我問他雙性戀是甚麼意思,然後整個非常膽怯。當然,在這之前我大可以在網路上翻遍資訊,充分地了解雙性戀的意思;然而我開啟了這話題,為了讓他來告訴我雙性戀的意思,我似乎得少做一點功課。他告訴我,雙性戀的意思就是兩種性別都會喜歡的人。他說完後我沉默了,於是他問我:「你覺得你是這樣嗎?」我回答是。從那一刻起,我們的關係拉撐了,變得很緊張。後來我才知道他其實很擔心我,也很怕別人會對我有甚麼想法。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最讓我驚訝的是,出櫃之後我才發現自己有多堅強;對同學出櫃讓我覺得更有力量。那天之後我就對家人出櫃了,我還在健身課堂上對一個霸凌我、叫我 gay 的人脫口而出,我在所有課堂上的人面前大喊:「我不是 gay,是雙!」這讓我覺得無畏無懼,好像甚麼事情都能做到了。我以前總擔心出櫃會讓我變得怯懦,但我終於理解所有的不安其實是因為我不能做我真正知道的自己。

個人建議:

這很老套,但我還是要說:堅強點!你成長的時間裡,那個無法接受多元性別的世界已經開始削弱,它正在被一個充滿愛的世界取代。不但如此,它還充滿了捍衛平權的熱情。

譯者 | Rodin Wu
Source : Attn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