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好好聊 | 給生命裡晚出櫃的人們 – 十則LGBT族群Y世代的建議 (上)

coming-out-site我們都聽過像這樣的出櫃故事:二十歲大學生回家後,為了要告訴父母男朋友的事而感到焦慮。

十六歲的女孩告訴父母她參加學校的畢業舞會…和另一個女孩。

當世界變得越來越能接受此事,LGBT年輕人對於公佈自己的性傾向就越來越覺得坦然。
但對於那些四十歲、五十歲,甚至六十歲才出櫃的人呢?知名魔術師James Randi八十一歲出櫃,甚至「艾倫秀」慶祝她出櫃的那集節目,也是她三十九歲那年才播出。
根據一份2011年的研究報告,出櫃通常能減少憤怒和憂愁,並且可以提升自尊,然而這種結果受限於社交網絡中能得到支持的人們。

若是脫離年長者群體網絡支持的生活,會導致這些未出櫃的人在四十歲過後或晚年孤立無援。
Y世代媒體ATTN: 與十位三十四歲之前出櫃的同志、雙性戀、泛性戀、跨性別者晤談,詢問他們對於較晚考慮出櫃的人們能給予那些鼓勵。

以下為訪談者的建議:

別再等待了。不妨活出自己的生命,如同你生來就該這麼活著一樣。

 

 Jessica Burke

Jessica Burke

訪談者:Jessica Burke
職業:幼教老師
年齡:31
出櫃年齡:28

出櫃經歷:

我覺得自己有點晚出櫃,但在我腦中我一直知道自己是女同。

我總是受女性吸引,但我卻很害怕這會讓人失望。

我試著說服自己我是雙性戀,因為我以為這樣比較容易讓人接受。
我第一個出櫃的重要對象是我媽媽,當時結結巴巴說不出口。

她打斷我口氣嚴肅地說:「說出來,Jess!妳這樣讓我很害怕。」於是我說了:「我喜歡女生。」

她的表情從擔心變回正常,然後回答:「謝天謝地,我以為妳要告訴我可怕的事情,例如妳要搬離美國之類的。」

知道身為同志身分對她來說一點也不算壞事,我鬆了一口氣;因為她的看法對我來說可能是最重要的。
有天晚上,我們一起出去吃飯。

她問到我前夫是不是我唯一有過性行為的男性,我大笑然後說不是。

她接著問我既然我並不會受到男性的吸引,我怎麼還能和男性發生性行為呢?我對她坦承我幾乎都是在爛醉的情況下,不然會覺得像被強暴一樣,因為這對我來說一點也不舒服。

出櫃讓她驚訝的事:

我出櫃的長輩,像是父母、阿姨、叔叔、祖父母等,反而比有些家裡年輕的成員還要支持我。

我姐姐不希望我告訴姪兒、姪女我是同志,而且她還告訴他們「同志」是不好的字眼。

我知道她是愛我的,但在她身旁不能公開自己我不喜歡。

在我對媽媽出櫃幾天後,她告訴了我奶奶;我奶奶對我說我不該擔心別人怎麼想,她還說:「我和妳爺爺在『我們那個年輕的時代』都會和同志做朋友喔!」如果我早知道他們這麼支持我,我當時就不會躲在櫃子裡這麼久。

這是無庸置疑的!

個人建議:

別再等下去了。

允許自己做真實的自己吧!出櫃很可怕,不知道別人是不是會接受你;但真正愛你的人會一直在你身邊。

不妨活出自己的生命,如同你生來就該這麼活著一樣。

這說起來比做還容易,但這是值得的。

說出來吧!這很重要,但不有趣。有趣的是你的生命!

Caleb Haven Draper

Caleb Haven Draper

訪談者:Caleb Haven Draper
職業:健身中心客服中心顧問
年齡:31
出櫃年齡:18

出櫃經歷:

我十八歲時告訴媽媽我對男生有興趣。
當時我還沒有完全出櫃,一直到我二十三歲才對所有人公開;這當中花了將近五年的時間在思考,要怎麼正面並有效地做到這件事情。

但願我當時能做到表明自己對男人有興趣,然後讓他人自行處理接受與否。
二十三歲的時候,我用了冰毒一陣子,然後躺在醫院裡,因為我的肺部出現不良反應然後開始積水 (噢,很驚訝嗎?)。

簡單地說,我生命垂危。

我姐姐、爸爸和小媽來到醫院,想介入並了解這件事,於是我告訴他們我是同志。

我爸回應我:「如果我沒告訴你你會下地獄,那我就是個很糟的父親。」

這確實是我當時需要聽到的話。

與家人的相處:

我爸爸真的是位很棒、很聰明、很體貼的人!他很支持別人,風趣而且誠實。

身為同志對我來說最困難的地方是:爸爸優秀的為人並且還是我的父親,以及他又是個基督徒的身分,這之間的衝突感與掙扎我必須平衡。

我從來不會忤逆他、抱持著與他相左的意見。

但我也不曾積極地改變他對同志的想法和感受,這是我很後悔的。

對母親出櫃:

在我大一的時候,我媽來看我參與的表演;這差不多是我開始和初戀男朋友約會兩個禮拜左右。

演出結束後我們一起到餐廳吃飯,我知道我會對媽媽出櫃。

關於感情生活,我一向對我媽很坦白。

我想把這件事情告訴她,因為我知道這非常重要。
她像往常一樣問我是否有約會對象。
「有吧…」
然後我知道她發現了,她帶著驚恐的表情問我:「不是…男生吧?」
「他叫約書亞,是今晚表演的主角。」
「他表演得很棒!」
然後她流下淚來,我告訴她並不是要她哭的,我這樣告訴她。
她說:「我不是因為你是同志而哭的,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是。

我會永遠愛你接受你,不管發生甚麼,你知道的!但是…我想要孫子。」
「嗯,首先,我沒說我是同志。」

我告訴她:「我可能是吧,現在還在摸索中。

再來,我沒想過要給妳孫子,這跟我是不是同志無關。

我不認為我想要孩子,很抱歉。」
接下來我們恢復了正常的對話,我媽依然對這件事情非常接受,甚至很興奮。

她是我認識的人最堅強的,我每天都試著追隨她的腳步,希望能多像她一點。

真希望那天晚上我可以帶著那份愛與接受,然後打電話給每個我認識的人告訴他們:「我可能是同志,但這並不重要。等我確定之後會再告訴你,愛你~再見。」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過去我一直都格外害羞內向,出櫃之後,沒有人在乎我是不是同志。

他們會說他們在乎,但當你走出櫃子以後,你就走出來了。

大家的生活還是照常繼續,能夠生在對性向態度較接受的世代,我感到很幸運。

個人建議:

你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可說,永遠沒有最好的時間點。

現在就說出來吧,這樣大家都不會再猜疑,然後繼續過他們的日子。

我不是說這不重要,這非常非常重要,但並不有趣;有趣的是你的生命。

作為同志沒這麼困難,就像作一般人一樣不困難。

生命才是困難的,將自己隔離起來、對愛你的人隱瞞事實會讓生命更加困難。

放輕鬆,讓自己變得有趣、堅強,活個精彩、轟轟烈烈吧!

找個支持你的群體,放手一搏吧!

Robbie Holden Myles

Robbie Holden Myles

訪談者:Robbie Holden Myles
職業:教師兼劇場技術員
年齡:34
出櫃年齡:16

出櫃經歷:

我在生命裡得出櫃兩次,一次是我小時候,另外一次是我長大成人之後。

事實上,即使我已經成人了我依然一直在出櫃的過程中。

第一次出櫃的時候我十六歲,我當時是以女同志的身分出櫃。

現在我三十四歲了,並且以跨性別的身分持續 (慢慢地) 出櫃。
告訴朋友的過程:
我出櫃時是告訴我一個朋友,因為我喜歡上我們共同的朋友。

結果她告訴那個女孩我喜歡她,而且還告訴我們其他的朋友。

知道這件事情後,我衝去告訴我媽媽,我知道她會了解這樣的事情。

我非常保守地陳訴,結果我媽欣喜若狂。

她說她一直想要有個同志孩子,因為我是同志她有多興奮。

她抱住我並且對我說愛我。隔天,我對哥哥出櫃,然後是爸爸。

爸爸最介意的事情是,他竟然是家裡最後一個知道的人。

以跨性別者身分出櫃:

以跨性別男性出櫃更加困難,我再次對一個認識我多年的朋友出櫃;我感到無比舒坦,因為她和她的家人都支持我,因此我第一個告訴他們。

接著我告訴我的太太,她的反應倒是不激烈。

她哭著說我太矮了,不適合當男生 (我只有157.5公分),而且不管我做了甚麼我都會是她「美麗的妻子」。

這讓原本就緊張的婚姻關係更加緊張,四個月後,我們離婚了。

這件事不是我們離婚的原因,因為我們緊繃的關係中本來就有個壓力主因。
向我的前妻出櫃後,我告訴了我家人,他們原本就非常支持我。

很多時候他們會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把你說成『她』。」或是「抱歉,我叫錯名字了。」但我必須容許他們的無心。

我真的非常幸運能有個很棒的家庭,還有一群好朋友。

在工作場合出櫃:

去年,我開始對同事,還有對我某些學生出櫃。

我的計畫是在這學年結束前正式出櫃,並且合法更換我的名字,這樣下個學年我就能以Mr. Robbie Myles的身分有個新開始。

大致來說,學校和整個社區都非常支持,大約有百分之八十的教職員對於我的轉變與出櫃反應都不錯。

有少部分不支持的人,還有某些未經我同意就把我的事告訴他人的,這讓我很頭痛。

不過大體上以社群裡這麼需要公開與大眾接觸的職位,並且有一個將我和許多人連結在一起的職崖來說,我以跨性別者身分出櫃的過程算是不錯的了。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第一次出櫃時,我對某些人的反應感到有些訝異。

在出櫃前我跟男生混在一起,所以家裡少部分成員確信我就是個「男人婆」。

後來幾年我開始帶著女性朋友出現時,家人們有些難以接受,並有過一段過渡期。

然而更讓我驚訝的事情是,我以跨性別者出櫃後,他們竟然都覺得釋懷與舒坦了。

我相信他們其實心底都了解,而不是單純猜測我是同志而已,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我比較男性化。
我同志朋友會問我一些問題,像是「這樣說來你就不是同志囉?」,或是「這樣不就是你的前任現在處於異性戀關係了?」

我覺得他們不是真的要我回答,他們只是不知道怎麼處理;我猜他們當中有很多人並不能理解。
出櫃的時候我們總會需要個標籤,得以迅速地向人們傳達我們在與人的關係網絡中是甚麼身分,但這無疑就是種刻板印象,並且縮限了「我們是誰」的想法。

個人建議:

對於今天想要出櫃的人,不管年齡大小,我的建議是:找到支持你的群體,然後放手一搏吧!生命太短暫,別花時間在不舒坦和不快樂的事情上。

我已經不舒坦不快樂太多次了,說實在的,我找不到一個好理由為何要這樣。

對那些打算較晚出櫃的人們,現在已經不像從前那樣了。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夠接受,但與過去相比起來,有更多人可以接受這件事。

你值得快樂的生活,如果人們愛你,他們愛的就是「你」,不論你會受甚麼樣的人吸引,也不論你的性別是甚麼。

如果你發現你在乎的人無法忘懷過去、無法接受你現在的樣子,那麼尋求可以支持你並愛你的人吧!他們會站在你身邊,幫助你記得自己是誰,以及你的感受和事實為什麼如此重要。

允許你自己犯錯!

Charles Andersen

Charles Andersen

訪談者:Charles Andersen
職業:機械工程系學生
年齡:27
出櫃年齡:14

出櫃經歷:

我剛上高中,並且開始了解我跟別人不太一樣。

我第一個出櫃的對象,是上高中時剛交到的朋友;我決定對她出櫃是因為我可以判斷她的反應會是正面的。

她是那種樂於助人的人,而且我們到現在還是朋友。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最初的過程中最讓我驚訝的是,一旦開始出櫃你就像搭上一班失控的列車,會急著想告訴每個你認識的人。

幾年後,最讓我驚訝的是你會開始認為你所遇到的人一定知道你是同志。

然後你會發現人家還在臆測你是不是同志,你會忍不住覺得「真的嗎?是這樣嗎?」

個人建議:

允許你自己犯錯,不要為你犯的過錯批判自己。

出櫃是困難的,沒有人在出櫃的路上不曾踢到鐵板。
對於在生命裡晚些出櫃的人,我認為重要的事情是你必須記得,不要突然彌補你認為過去那些時間沒做的事情。

你過去所有的生命經驗不會瞬間變得沒用,因為你會發現你一步步學著對自己、對他人更加誠實。

一個值得一切美好的人是不會責怪你的!

Armen Kazarian

Armen Kazarian

訪談者:Armen Kazarian
職業:零售業與高等教育者
年齡:22
出櫃年齡:18

自我定義:

我大多用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來描述自己。

我有施打雄性激素,並且作了乳房切除手術,因為我覺得這樣對自己身體的樣子比較自在。

而且,我也改變了自己的性別,由女性變成男性。

但實際上,我的性別認同還是模糊、搖擺不定的,它可能介於男性和女性之間,亦或是男女性別無法界定的;被認為是中性的稱謂對我來說比較正確。

出櫃經歷:

我第一個真正出櫃的對象是我大學時期最好的朋友。

因為我們在入學之前就先在網路上認識,我早已透過她的部落格知道她是雙性戀者。

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我非常輕鬆地對她出櫃,告訴她我是雙性戀者,然後我們的談話還是一如往常。

她也是我第一個以跨性別者出櫃的對象。

我覺得她沒有太驚訝,因為她就是我的知心好友,共同走過許多生命歷程,因此我知道她不會太過訝異。

她非常正面地回應我,並且盡可能地支持我,讓我在過渡時期覺得好一些。

在我探索自己性別認同的過程中,她不斷鼓勵我,告訴我要怎麼對世界展現自我,以及我要別人怎麼認定我。

出櫃讓他驚訝的事:

我實在無法理解那些「木頭人」對你和你的身體所表達的意見。

他們會說,你只是很困惑,或只是個男人婆、女性化的男生罷了,諸如此類。

我還沒天真到認為出櫃是不會碰到意外的,但是對於我是誰以及甚麼對我最好,有多少人告訴我他們比我更好的想法時,我真的非常驚訝。

我在臉書上對主要的朋友出櫃後,我以前的一位好朋友寫了一封令人痛心的 e-mail。

他告訴我跨性別者違反自然,並且問了我許多侵略性的問題,還說他有多堅持我不該使用雄性激素或動性別手術。

最後他竟然有膽問我是不是還能當朋友,好像他不願相信我的性別認同沒發生過。

我整整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試著要想出回應的方法,但最後我放棄了,而且再也不和他說話。

另外,在所有我出櫃的人當中,我的牙醫企圖告訴我為什麼我不該使用雄性激素,因為我穿洋裝的樣子美極了。

我現在還是會穿洋裝啊!只是剛好有雙粗壯黝黑、亞美尼亞狼人的手臂而已。

個人建議:

很不幸的,總是會有些好意的人卻無法了解。

有時候當你堅持自己的立場,人們視你為麻煩人物。

但一個值得一切美好事物的人是不會責怪你的,因為這麼做你才能讓自己健康快樂。

如果你得和不支持你的人或族群停止來往 (若這是你可以做到的),你絕對有權利這麼做,因為他們拒絕將你視為該受到尊重的人。

拒絕讓人繼續傷害你一點也不幼稚或反應過度。

譯者 | Rodin Wu
Source : Attn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