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日本愛知養樂多工廠員工「性別認同障礙被公諸於全公司」向公司提告

愛知縣日進市的「愛知養樂多工廠」跨性別員工「性別認同障礙被公諸於全公司」向公司提告

愛知縣日進市的「愛知養樂多工廠」跨性別員工「性別認同障礙被公諸於全公司」向公司提告

一名在愛知縣內的養樂多子公司任職的員工,向公司報告其已改用女性的名字後,公司違反其意願,逕自更改員工名單,使全公司都知道該名員工有生理與心理性別不一致的性別認同障礙(台灣稱「性別不安症」)。該員工認為其人格權受侵害,向鄰近的名古屋地方法院提出訴訟,求償三百三十萬日圓的精神損害賠償。

該工廠為位於愛知縣日進市的「愛知養樂多工廠」,其在面對朝日新聞的採訪時表示,那些被控告的內容,皆是「與員工本人一起討論而逐步進行的對策。」

起訴書中表示,該名員工四十餘歲,戶籍登記上為男性,自我性別認同則為女性。

私底下以女性身分生活,而由於擔心偏見等等會為自己帶來不利的影響,因此在職場上選擇以男性身分示人。

自2014年五月起,由於服用女性荷爾蒙,外表開始產生變化,被同事問及「這是不是性別認同障礙?」,他於是向上司提出認同障礙的診斷書。

131464457_21n

另一方面,由於不希望在公司公開,也不希望被當成女性員工對待,只是因為與男性一起更衣所帶來的痛苦日益增加, 因此希望公司能提供別的更衣間予以使用。

即便在該月下旬家事法院承認其改名之後,他因為不想讓公司同仁知道其性別認同障礙,要求在別人看的到的名單上都記載本來的男性名字。

工廠一方以使用更衣室與客人用的洗手間作為交換,要求他向全體員工說明,並在六月初時將員工名單等的名字全都改為其女性名字,於是周遭的人都知道了。

結果該名員工被迫在朝會中一天三次向全體員工說明:「我有性別認同障礙,為了治療給大家添麻煩了。」造成其因精神折磨而引發憂鬱症。

並且另外控訴公司在其去年三月留職停薪兩個星期復職後,工作場所與內容遭受到不合理的調動。

當事人方面

一名任職於日本愛知縣養樂多工廠(愛知縣日進市), 年約四十幾歲的員工, 被迫向全體員工出櫃。

因為遭受不公平的對待而導致精神上的損失, 向鄰近的名古屋地方法院提出訴訟, 並向該工廠求償日幣三百三十萬的精神損害賠償。
據當事人律師所說, 即便綜觀全國, 也沒有過性少數者(LGBT) 在職場中被出櫃的案例。

該名員工的戶籍登記為男性、 但心理性別認同為女性。 二零一四年一月被診斷出性別認同障礙, 現正接受變性手術, 進行賀爾蒙等治療。

據該名員工表示, 他診斷出性別認同障礙之後, 戶籍已改為女性姓名, 到了五月的時候, 為了辦理健保卡及年金手冊變更的手續, 向上司報告他已改名, 並要求男更衣間以外的更衣室, 因為害怕被其他員工發現, 所以希望在工廠裡能沿用男生的姓名, 但工廠方面卻於隔月逕自在公告欄中改用他的女性名字。

此外, 公司要求該名員工向全公司同仁公開解釋, 才准許其有員工更衣室以及顧客區男女共用廁所的使用權。 六月中旬, 該名員工被迫在公司早會時, 分三次在全體共計一百四十名員工面前, 公開表示自己的性別障礙認同, 此舉造成其出現失眠、 抑鬱等症狀。

去年一月被醫師診斷出憂鬱症, 在三月時約留職停薪半個月。

復職後, 被上層派到一間沒有窗戶與空調的房間單獨工作。

該名員工表示:「 這種『 逼退室』 實際上就是公司用來逼使員工自己申請離職的手段。」

工廠方面

愛知養樂多工廠方面表示,關於在職場上變更姓名這點是依照員工本人的要求,因此拒絕其使用原本名字的指控並非事實。至於在職場中公開身份這件事是經過特別考慮後,判斷可藉由公開讓其他員工理解,進而全體協助體制的變更。只是此行為並非公司強制執行,而是在員工本人的同意下、以自己的意思與言詞向其他員工公開。且去年三月復職後的工作環境也並無惡劣一說。

認為事實上並無侵害到此員工的人格權利與違反安全義務。

工廠的母公司・養樂多總公司發言表示,認為工廠的應對是合適恰當的。

有關於LGBT工作環境的訴訟,有一例發生在去年十一月,一位戶籍登記為男性,實際上以女性身份在經濟產業部工作的職員,為了改善其使用女性廁所的待遇等等而向國家提起訴訟。

譯者 | Esperanza


本新聞內容分別為朝日新聞 中日新聞兩篇報導針對同一事件所整理出來的,並整理出當事人及工廠的角度,供讀者參考。

Source:朝日新聞 中日新聞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