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一位外國鄉民被他的基督徒雙親告知他的哥哥失蹤了,在經過了十多年後,他終於找到了哥哥,而他失蹤背後的原因竟然是…

準備接受這高潮迭起的重逢吧

Emotional_Reunion_Brothers

準備好你的面紙吧,這是一個心碎卻又如此美麗的真實團圓故事。

三個月前,一位Reddit (類似台灣的PTT論壇)的鄉民,姑且稱他做John吧,在整理陳舊雜物時,發現了他的任天堂64。從小就住在保守派基督社區裡的他,這是他童年僅有的回憶。(Bible Belt:美國中西部信奉傳統基督教派的地區)

當他16歲的哥哥正負責照顧童年的他時,一個年齡近似他父親的男人在他遊戲的時候來訪了。在當時這對兄弟在年齡上算是有非常大的差距,但John總是非常聽哥哥的話,我們暫時稱他為Ryan。Ryan時常在照顧弟弟時用手拉車拉著他到處跑。

當晚他在睡覺時,哥哥在門口竊竊私語的聲音吵醒了他。「別擔心,他睡著了」哥哥說。這個年長的男人說了一些他聽不太清楚的話,但John勉強聽出了"造訪"。

「隔天早上-也就是他失蹤的那天-我爸媽正在上班,」John說道。「我哥表現得非常奇怪。我記得他不停地確認時間。到了下午,我記得他把我抱起來,並問我要不要坐手拉車出去。當時我正沉迷在我的任天堂64,我拒絕了。他幾乎用了懇求的語氣,但我仍斷然拒絕了。」

「接著他告訴我他必須趕著去鄰居家,我甚至不記得他的理由是什麼。我說『喔好』。他叮嚀我除了爸媽以外,千萬不能隨便給陌生人開門。我對著他大喊『好啦!』,因為超級瑪利正搞的我神經緊繃,而他的叮嚀並沒有幫助。」

「他給了我一個擁抱並告訴我他愛我之後便離開了。他再也沒回來過。」

Ryan被公告失蹤,上了新聞,標題是「詭異失蹤懸案」。

在John就讀大一的期間,他所屬的運動校隊得到了全國性的表揚,他的照片上了ESPN。幾天後,他收到了一個禮物籃。他以為是他爸媽寄給他的,便隨手將上頭的卡片丟了。他吃了裡面所有的零嘴,裡面全是他童年時最愛吃的糖果。接著他打電話想感謝他父母送來的禮物籃,但他們告訴他他們並沒有寄任何東西來。

「我接著想:所有的糖果都是我小時候常吃的。不誇張,真的每一樣都來自我的童年記憶。我試圖想找出禮物籃上隨附的卡片,但我遍尋不著。」John寫到。

這件事在他心中埋下了種子,對於哥哥是否還活著感到困惑,而禮物籃上的小卡又不見了。

數年後,John決定聯絡當初辦理哥哥失蹤案件的警探。他們通知他Ryan早已不在失蹤人口名單上,而且是許多年前在他的父母要求之下剔除的。原來Ryan早就已經跟父母聯絡,他是一名同志,他現在跟一個男人住在一起。這些年來他一直試圖寫信回家,但他們總是把信攔截下來或直接丟棄。

「我對我父母感到噁心。他試圖跟家裡連繫,他們告訴他我們並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而我早就忘了他也不想再看到他」John說到。

「我整個理智線斷了,而我爸媽毫不在乎。他們由衷的憎恨我的哥哥-只因為他身為一個同志。他們將他視為一個祕密,並操他媽對我隱瞞了大半輩子。我哥錯過了我兒子的出生、錯過了我的婚禮、畢業典禮,錯過了我生命中的每件事!一切只因為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的一個謊。」

「我設法從警察那裡拿到了電話和聯絡資訊。我哥留下了所有詳細的資料,以防家裡有任何人想要聯絡他。我仍然無法在壓抑緊張的情緒下打給他。他所留下的地址遠在他媽的另一頭。但他還活著!我的哥哥還活著!」 他補充道「我已經好幾周沒跟我父母講話了,而且我也不打算再跟他們說話。就憑他們對我所做的,或對我哥所做的。」

在他最後一次跟父母通話後的幾天,John將一切告訴了他的妻子。(她是一位黑人,而因為John娶了她,他爸因此兩年不願意跟自己的兒子說話)。她告訴John應該立刻聯繫他哥哥,她非常堅持,她會帶著他們的兒子在外面晃一天,好讓John能夠好好的打這通電話。

「在房間裡踱步了一個小時,伴隨著兩杯威士忌下肚後的下午一點,我又再度的撥了電話。一共響了三聲。我慌了,急忙地掛上電話。但這次,電話的另一頭回撥了。我以上帝(或管他甚麼神)的名號發誓,我覺得我的心臟要停了。我幾乎當場要吐出來。我按下了接聽鍵。」John寫到。

「從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裡,我首先聽到的是一個男人在背景裡的笑聲。陣陣的風聲從電話裡傳來,電話那頭的人正在外面,而且風吹得很強勁。『哪裡找?』」

「是他的聲音,我認得他的聲音,是我操他媽的哥哥!那個我失蹤一輩子的哥哥!我用我顫抖的雙手摀著嘴巴就呆坐在那。他不斷地問我到底是誰。在背景裡的那個男人一直試圖打斷他,他掛了電話。我立刻回撥電話給他,他又再度的接了起來。」

「我像個小變態狂似的,在數十年沒見面,甚至認為他已經死了之後,我吐出的第一句話是:『我拿到你的電話了!』」

「他問我到底是誰,還有我到底想幹嘛,我說:『是我。』 沉默佔據了好長一段時間,我想電話應該是掉到地上了。然後我聽到他叫別人把收音機調小並關上了窗戶。呼嘯的風聲停止了…然後他問了我的名字。我告訴了他,他說我在騙他。我跟他說我從失蹤兒童網站和警探那裡拿到他的號碼。我聽見他倒抽了一口氣。他問我,以前小時候野餐的時候他繫的是甚麼顏色的鞋帶,而我記得我媽因為他用橘色鞋帶配藍色鞋子而生氣。那是我們以一家人的身分相處的最後一次。」

「我可以打包票他正在哭。他問我的第一件事是:『你在哪?』 而我告訴他我生活在離家幾個小時車程的地方。毫不猶豫的,他告訴我,『我來了。』」

「除了機票,他甚麼都沒帶便直奔機場,直奔到我居住的地方。在等待的同時,我們的電話熱線沒有斷過。當他步出機場大門,我立刻認出了他。一個中年男子,夾雜著些許銀白色的髮絲,身材精壯。他看起來就像是另一個版本的老爸,只是是進階版。我知道如果我這樣跟他講,應該會惹他生氣。」

「不誇張,我真的推了一個擋在面前的老太太,只為了抱住他。他大概只比我高了5公分。曾經他能夠輕易地抱起我。他哭了,我也哭了,我整個情緒潰堤。我們坐在機場裡的小酒吧,他直直地看著我,不讓我離開他的視線,緊抓著我手臂的手沒鬆開過。他不斷地說這一切實是如何的不真實。他向我道歉,他不斷地啜泣,告訴我他的離去讓他感到非常糟糕。我告訴他沒關係,然後叫他跟我說說他現在過的怎麼樣。」

「他結婚了。他丈夫是一位醫生-一位小兒腫瘤學家。他們生活在西北部,他們有兩個小孩-12歲和8歲的小女孩。他是一名法律顧問並擁有自己的公司。他的生活精彩極了。他告訴我他以為我恨他,而且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我們坐在機場小酒吧裡好幾個小時,真的是好幾個小時,在我求他跟我一起回家見見我太太之前,我想我們大概待了有六個小時吧。」

「當我們到我家時,我太太簡直一團亂。她給了他一個擁抱並堅持他留下來住幾天。同一時間,他丈夫奪命連環call到近乎崩潰,他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以為自己的丈夫是跟人跑了還是怎樣。荒誕的劇情就這樣上演了幾天,直到一切獲得解釋後才終於塵埃落定。」他補充到。

「我兒子和我哥簡直就像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老實說,我從來就沒想要過小孩,我兒子是個美麗的意外,但我跟小孩向來處的不太好,我總是擔心會把小孩子弄壞。但我哥是個專家,孩子們都超愛他。」

「他在我家住了兩個禮拜。在這兩個禮拜之中,我的生命有了巨大的轉變。他的丈夫和兩個女兒飛來和我們住了段時間-我的"哥夫"以及我兩個姪女。他們是我的家人。我曾經的家人。我現在的家人。」

「我哥希望我們一家能夠搬離他近一點。我太太完全支持。我目前任職於大學教授,我早就已經開始試探所有可能的工作機會,而且我已經找到一個終身有給職的職位。」

「我一點都不打算原諒我的父母,但我哥哥仍然愛著他們。他曾經登門拜訪,我父親當著他的面甩上了門;我母親給了他一個擁抱,告訴他要好好照顧自己後,便斷了聯繫。我無法原諒這些,我沒有任何理由再待在他們身邊,我只想待在我真正的家人身邊,我想彌補這些年來所失去的一切。」

「已經凌晨兩點了,我正一邊喝著威士忌一邊批改著作業。我那美麗、完美、聰慧的太太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她平常喜歡坐在那看我改著考卷。我兒子正抱著他伯伯帶給他的絨毛娃娃在房間裡熟睡著。而我坐在這,如此的快樂,浸淫在我一夜之間倍增的家人所帶給我的喜悅當中。我的心充滿了喜樂。現在的我,如此快樂。」

 

如果你想參閱John故事的原文出處,請點這裡這裡這裡

譯者 | Shrimp Pee

Source:GayStarNews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快分享出去吧~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 劉家宏

    我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