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好好聊 | 一封來自大學籃球選手的出櫃信

nate_forest.0.0 (1)來自阿肯色州(Arkansas)的大學生納森‧福特(Nathan Fort)是一位籃球選手,曾經遭到性侵害的他寫了一封驚人的出櫃信給OutSports,裡頭詳細描述了他在面對自己性傾向的艱辛過程,以及他如何同時在信仰之間取得平衡。

(以下是信件內容全文)

很多人常問我:「你是籃球隊隊員怎麼會是同性戀?」

這問題很荒謬,我會反問:

「那你怎麼會是異性戀?」

希達維爾(Cedarville)是在阿肯色州西部的一個小鎮,在那裡長大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份,我認識了我的朋友,留下許多永生難忘的回憶。我很喜歡那裡的生活,但有一件事例外:那裡是全國恐同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從小我就不斷被灌輸「同性戀會下地獄」。

兩年前我曾說我反對、討厭同性戀,說他們一點價值也沒有。為了融入我身邊的環境我得這麼做,但我總覺得這些仇恨和攻擊有天會回到我身上。

國中時我是其他同學眼裡的怪人,所以總是被排擠,沒什麼朋友。因為我和女生相處又會在班上搞笑,同學常常說我是gay。(不過我現在真的很會搞笑,還可以馬上即興來一段)

那些話我當然矢口否認,當時我心裡最大的力量來源是:上帝、家庭和籃球。

小時候我籃球就打得不錯,我的爸媽讓我參加訓練,栽培我成為一個球員。後來我也成功吸引到一些球員和教練的注意,開始變得小有名氣,其他人開始來和我說話。籃球打得好讓我變得「正常」多了,別人總算會特別留意我。

雖然有一些朋友和人氣,但我還是覺得自己和世界格格不入。高中時我總是感到寂寞,不斷的自我厭惡,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我不知道自己是誰,我不知道我的未來該往哪裡去。natefort_face.0

有天我過得非常糟,我走到離家不遠的斷崖邊,心裡不斷想著就在這裡結束生命吧。幸好,一絲活下去的意志及時抓住我。我沉思,最後選擇繼續活著。

但我的腳卻從斷崖滑了下去,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誇張。當下我的思緒還來不及反應,我整個人開始墜落,那過程漫長得像永遠。我沒死,很幸運地我還活著。

「神啊,」我用沙啞的聲音開口祈禱,「如果你肯幫助我、看顧我,我願意一生為祢而活。」

在腦海中我聽見了祂的回應,祂要我「站起來」。我移動我的雙腳,坐起身然後走路離開,似乎沒受什麼傷。我的心情就像坐雲宵飛車,經過那場意外之後,我更加堅定的相信上帝會垂聽我的禱告。

高中畢業後我就讀伊利西亞學院(Ecclesia College),那是一所聖經學校(Bible school),離爸媽家的路程不到一小時。我加入大學籃球隊,算是隊上特別優異的成員,在校園裡有不少人氣。同時也是第一次碰上有男生對我有「興趣」,沒錯就在基督教學校裡,我也很驚訝。在那裡每次被問到性向的時候我都很害怕回答,但其實我很好奇跟一個男生在一起是什麼感覺。

隔年我到了貝塞爾學院(Bethel College),感覺就像重獲自由,我決定在那裡要好好的探索自我。

大二我鼓起勇氣去了同志夜店,想看看同志的世界是什麼樣子。我在裡面遇到一個不錯的人,他的住處離我的不遠。我們一起離開夜店,我的心跳不斷加速,既緊張又期待接下來會有什麼發展。

他邊開車邊和我聊天。我有預感那將會是我第一次和男人的完美邂逅。

但我錯了。他把我猛拖出車外,性侵我。他對我下藥。他強暴我。我的生命徹底變樣。要寫下這短短幾句話對我來說非常困難,但這些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份。

我從來沒告訴其他人這件事,對方事後也沒有被起訴;但我知道是他強迫我的,而那就是性侵。我公開自己的經驗,因為我知道還有其他人也遭遇過或正在遭遇同樣的情形。

後來我選擇和女生交往。我必須和女生交往,因為對我來說那次的「同性戀經驗」太難以承受。

我花了一年的時間去調適,鼓起勇氣重新面對真實的自己。在我向幾個朋友出櫃後,消息馬上在小小的校園傳開。我想大家應該很快就會知道,我必須親口告訴籃球隊的隊員和教練們,他們就像是我的第二個家。

我很害怕對男生出櫃,對女生出櫃相對來說簡單多了,所以要向球隊隊員們坦白是個很大的挑戰。

不過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順利。我一對一去告訴每個球員,他們大部分都支持我,教練也沒有因為我出櫃而對我比較差。他們認為我還是原來那個普通的「籃球隊員」而非「同性戀籃球隊員」。

12074769_878799372191055_1771254779439336782_n.0

這一季我每場比賽都上場,積分維持在隊上的前五,我盡最大的力氣讓球隊贏得勝利。

在球隊以外,幾個以前會和我聊天的朋友開始疏離。我也聽到在背後很多關於我的閒話,有學生威脅要讓我滾出學校、破壞我的車、甚至要暴力攻擊我。他們目前為止還沒有真的行動,校方也協助我避免這些事情發生。另外,一些以前的舊朋友看不起我的性向,好像這是我自己可以選擇似的(我根本不記得什麼時候選的)。

有的體育校隊學生無法接受我是同性戀,通常都是從南方州來的,他們腦中的同性戀形象簡直十惡不赦。雖然我沒有他們想像的那麼遭,但他們還是難以接受。

值得高興的是他們有試著要多了解我一點,但你也知道如果從小被灌輸同一套價值觀、同一套信仰理念,你就很難去改變那些已經深植心中20年的想法。就像我剛開始也是,不過我成功了。

家人這邊情形有點類似。我在學校出櫃時他們正好在談離婚,所以我盡量不讓他們知道。後來他們應該已經有聽說,我決定當面對他們坦承我的性向。雖然無法體諒我的感受,但他們一再的告訴我他們還是愛我的。

面對自己的性傾向是段艱辛的旅程,但我感謝神。祂給了我力量、勇氣、毅力和愛心,讓我能活在這個世界,即使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我。不論你在生命中遇到的困境是什麼,希望你也能從我的經驗中獲得相同的力量。

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有勇氣去「做自己」。神創造每個人都不一樣,祂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別把生命浪費在憂鬱沮喪,甚至像我一樣差點因此而喪命。別讓任何人阻擋你去完成生命中想做的事,這是你的人生,不是別人的。我會不斷努力去成為一個更好的朋友,更好的籃球選手,更好的信徒,更好的人。

如果你是第一次讀到這些文字,我還是原來那個你認識的納森。我曾經隱藏我的性傾向,但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讓全世界知道。就像你一樣,我的性傾向不會限制我,那些分類也無法定義我。真希望我能早點告訴你這些。

我會害怕這些內容被公開嗎? 會。

我會因此被批評、被看不起嗎? 肯定會。

但我有勇氣,我也會服從神的引導直到未來與祂相見。我希望你能夠花一點時間,看看我曾經歷過什麼,並且接納我。

譯者 | 軒

Source: outsports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快分享出去吧~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