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錯裝的靈魂 跨性別者應獲尊重

本文為QueerWatch酷新聞與馬來西亞詩華資訊合作刊載。


一提到爭取跨性別者公平對待,或許這個社會就只會撻伐他們「違反自然」及「不正常」,從沒給予最基本的尊重和嘗試了解這群體的內心想法。
Logo-600x418
俗語有稱「有頭髮誰想做癩痢?」,跨性別者比誰都有勇氣,因為不僅需面對社會異樣眼光、要如何說服自己的家人接受自己的性別認同和天生下來的性別(生理性別)不相符之外,連如何面對自己這一關也很難熬。

本期《東方熱話》希望通過普通市民與人權工作者之間的對談,帶出社會上普遍對跨性別者的誤解、偏見及謬論,希望讀者們能從中了解跨性別者的需求,終止對性別弱勢群體的壓制和歧視,讓他們得到應得的尊重與平等。

岑健豪(34歲,市場銷售)表示,他並沒有歧視跨性別者,也可接受跨性別者為朋友,只是很好奇跨性別者是如何面對自己及外界?

他坦言之前並不懂得使用「跨性別」這個字眼,會以「娘娘腔」、「人妖」或「基佬」來形容跨性人。

「我交朋友是看人品的,我可以接受跨性人成為朋友,因為這是他的自由。這就好像我的朋友喜歡烹飪、種花也好,這是他們個人的喜好。」

人權工作者羅貴玲(28歲)立即糾正岑健豪,應使用「陰柔」或「陽剛」,而不要使用會加深性別刻板印像的「娘娘腔」或「男人婆」。

她表示,首先所謂的「基佬」和跨性別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再說,用男人婆來形容女生,或用娘娘腔來形容男生,是否代表男人就該只有一種類型,只要不符就為娘娘腔?

非動手術這麼簡單

至於跨性人則是認為自己的身體與自我性別認同是不相符的,舉例來說,男生的靈魂卻被裝錯在女生的身體裡,所以會想要透過變性手術來「復原」自己該有的性別。

岑健豪則說,他可以接受跨性人(已經動了變形手術的),但無法接受一些擁有陽具、喉結、手腳毛一大堆卻又做女生打扮的人。

羅貴玲解釋,大眾必須明白,跨性並非去動手術而已,而是有一個過渡時期,可能經歷2年、4年、10年或20年都有。

「跨性別者需要花一段時間與自己對話,了解他自己,而不是今天我想變女生,明天就去泰國動手術這麼簡單。」

她表示,在還未動手術前的一段過渡期,都可稱為跨性別者。其實有沒做手術不是關鍵,因為有些跨性別者選擇吃荷爾蒙藥,就算沒動手術也是跨性別者。

男生「降級」反彈大

岑健豪坦言,看到男生的動作過於陰柔時會覺得毛骨悚然。羅貴玲則反問,那如果女生動作陰柔,是否可接受?岑健豪回答:「如果是女生動作輕柔,我不會毛骨悚然,反而覺得很可愛。」

羅貴玲分析,這是父權社會的結果,在大多數人心理早已接受男人是一等動物,女生是二等動物,所以就會認為男性是優越的,凡事應以男性優先。「除非是男性要表達女性優先的禮讓精神時,才會說女性優先這句話。」

她表示,家裡的財產繼承人最好是男性、家族事業給兒子,做決策或領導者最好是男生,這是父權思想的產物。至於在組織上,女生擔任秘書就好,而不是主席職。

她說,有時候為表示開明,偶爾會讓女生擔任主席,但只要稍微做錯事情,就會說女生有情緒病、很柔弱、應該是月經來潮所致,而不是以其能力來鑑定。

她解釋,在「男強女弱」的父權社會,原本被視為第一等的男生「降級」為第二等地位的女生時,所引起的反彈遠遠大過於陽剛打扮的女生。

她說,社會對跨性別女性帶有比跨性別男性更嚴重的歧視問題,「男跨女」是自甘墮落的狀態,「女跨男」相對上被視作一種積極進取的表現。

媒體報導無礙 性別認同無法鼓吹

岑健豪擔心通過媒體報導,是否會鼓吹跨性風氣?羅貴玲就反問:「你是一位男生,如果我今天跟你講很多變性的好處和做女生的好處,那你明天會去變性嗎?」

岑健豪不假思索就答:「不要。」羅貴玲再問他:「為什麼不要?不然我幫你付手術費,如何?」岑健豪也是很肯定地拒絕。

因此,羅貴玲表示,性別認同是無法鼓吹的,認為自己是男生或女生,是自己的直覺及感覺來的。

另外,岑健豪反映,有一個朋友如今30多歲了,還無法鑑定自己的性別認同,該如何是好?

羅貴玲表示,性別是多元的,不是只有男或女,還有雙性等。雙性是指那些一生下來就有兩個生殖器官的寶寶,一般上會由醫生或父母去決定其性別。

岑健豪詢問,人的性別不是按照生理器官的不同分成男生及女生兩種嗎?

如果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男或女,會否擾亂整個社會的秩序?

「男生及女生天生就有分別,所以只會有男廁或女廁,不會有中間的灰色地帶。」

少數不等於不正常

羅貴玲的解釋是,性別認同並不取決於性器官,而取決於我們的腦袋。同時,不能用正不正常來形容,「正常」是一種相對概念,因為是少數,才會被社會中的多數認定為不正常。「誰定義正常或不正常,難道大多數人的就是正常?」

岑健豪則舉例,當大多數人是用吸管喝水,如果其中一人不用吸管,用杯子直接喝,就會被當作不正常。

羅貴玲回應:「很多人用吸水管喝是正常,我用杯喝就為之不正常,但你會因為我用杯喝而過來打我一巴掌嗎?」

「你不會過來打我,可是跨性別者他們就因為沒有做與多數人一樣的事而被打巴掌、辱罵、取笑,甚至被強姦,這才是問題所在。」

她說,有時候就算沒動手打,但取笑或冷言冷語而導致跨性別者承受很重的心理壓力,這都是很大的問題。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快分享出去吧~

About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