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區總理瑞秋·朵樂佐 雙親說:她不是黑人


影片說明:人權鬥士是否欺瞞了自己的種族?

美國全國有色人種協會 (NAACP) 區總理 瑞秋·朵樂佐 Rachel Dolezal日前於官方自述有黑人血統,然而她卻是出身於白人世家,她的雙親譴責她的自我認同扭曲。

身為NAACP華盛頓州斯波坎市區總理,瑞秋·朵樂佐並沒有和雙親對話。本周她的雙親說朵樂佐是白人,不論她怎麼自述與認同。

「她知道這是假的,但我認為目前為止她卻告訴自己也告訴別人如此錯誤的自我認同。她可能相信這件事情已經超乎事實了。」

朵樂佐的母親露斯恩·朵樂佐 (Ruthanne Dolezal) 對KHQ電台斯波坎市分部這麼說。

露斯恩和丈夫賴瑞住在蒙大拿州,他們和女兒已經多年未談話。

「她生來就是白人。」賴瑞告訴KHQ電台。

在週五哈芬登郵報 (HuffPost) 直播訪談中,朵樂佐的雙親附加說明真正的傷痛不是女兒對自己非裔美國人的自我認同,而是她「拒絕承認我們是她的雙親」。

露斯恩持續懇求女兒:「我們愛妳,請妳說出真相。」

NAACP表示,週五當天正好有個悠久且驕傲的傳統,接納人們對所有信仰、種族、膚色與不同宗教信條的支持。

「NAACP華盛頓斯波坎市分部區總理瑞秋·朵樂佐正承受與家人間的法律議題,對此事件我們尊重她的隱私。一個人的種族認同與其合不合乎NAACP領導人的標準無關。」協進會發表聲明,並為她做後盾。

除了NAACP的領導身分,現年37歲的朵樂佐同時是斯波坎市警政意見調查官方特派員。對於這份職務的申請審核中,她的自我認同為白人、黑人、美裔印度人。

她的雙親聲稱他們家族祖系有捷克、瑞典、德國以及美國本土,但沒有黑人血統。所有市民都在注意朵樂佐申請工作職務時是否違反規定。

「我們查詢了所有實證,檢視是否有違反任何志願服務與委員條例相關的市政規定。」市長大衛·坎登 (David Condon) 和市議會長班·史塔卡特 (Ben Stuckart) 週四發表聲明:「這些有市政和委員條例疏失的資料,將由市議會再次審核。」

此時,朵樂佐的樣貌與NAACP職位的爭議滿天飛。

自從朵樂佐金黃直髮、滿是雀斑,並且膚色淺白的樣子與她現在古銅深色、捲髮的對照相片被擺上社群媒體之後,人們對她的謊言指控哀聲四起。

我絕對會說:「是的,我認為我自己是黑人。」

推文說明:「我們的女兒是白人。」NAACP華盛頓州斯波坎市區總理瑞秋·朵樂佐的父母這麼說。
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助理教授兼某探討美國種族議題的週廣播主持人布蕾爾·凱莉 (Blair L. M. Kelley) 則說,她不了解為什麼朵樂佐不認同自己是白人。

2009年七月24日拍攝的相片中,當時為人權教育協會領導人的瑞秋·朵樂佐,站在愛達荷州科達倫市協會辦公室自己畫的壁畫前。身為有色人種,朵樂佐在達荷州科達倫市面臨許多挑戰。協會中心的主旨是要把黑人歷史帶入校園,北愛達荷州學院的黑人學生會已經致函給聯合記者雜誌 (AP) 編輯評論該協會的努力 - 她這麼說。(AP雜誌尼可拉斯·卓拉尼奧Nicholas K. Geranios拍攝)
2009年七月24日拍攝的相片中,當時為人權教育協會領導人的瑞秋·朵樂佐,站在愛達荷州科達倫市協會辦公室自己畫的壁畫前。身為有色人種,朵樂佐在達荷州科達倫市面臨許多挑戰。協會中心的主旨是要把黑人歷史帶入校園,北愛達荷州學院的黑人學生會已經致函給聯合記者雜誌 (AP) 編輯評論該協會的努力 – 她這麼說。(AP雜誌尼可拉斯·卓拉尼奧Nicholas K. Geranios拍攝)

「許多NAACP的創辦人都是白人。」她對NBC新聞說:「這是個跨種族的組織,所以組織內有白人成員,在NAACP裡不一定非得要黑人身分啊!」

朵樂佐沒有回應NBC的報導。但在CBS電台旗下斯波坎市KREM地方新聞台訪問中,朵樂佐淚聲俱下地說她與原生父母沒有親屬關係,也不了解他們為何要將她推向種族議題。

「我不想再與露斯恩以及賴瑞說話了。」她說:「我不在乎你們怎麼想。」

關於朵樂佐認為誰是家人,她一月份在NAACP臉書上放了一張照片,是她和一個黑人的合照,意指那是她的父親。

斯波坎市KXLY新聞台記者傑夫·漢福瑞 (Jeff Humphrey) 禮拜四直問她照片的事情,該黑人是否真是她父親。朵樂佐回答是的時候,漢福瑞直接回應:「我真懷疑你父親是不是非裔美國人。」

「我不知道你在說甚麼。」朵樂佐回答。

「你是非裔美國人嗎?」他又問。

「我不懂這問題。我已經告訴你我是了,他就是我父親。」她離開前這麼說。

她的原生父母告訴The Spokesman-Review日報,他們家庭於2006、2007年間收養四個黑人孩子之後,朵樂佐開始把自己裝扮成黑人。朵樂佐則告訴KREM地方新聞台,她認為自己是其中一個孩子的母親,而非姊姊。

「我是他母親。」她堅稱:「他不是我弟弟,這不是我們的關係。」

朵樂佐的雙親在哈芬登郵報訪問中說,朵樂佐的表現已經讓她的兄弟姊妹感到困惑,他們把這當作是家裡的秘密,反而沒有戳破這個謊言。

朵樂佐二月份受到媒體關注,她說有人寄了一封帶著種族歧視的恐嚇信件到NAACP的郵政信箱。

2011年於BBC的訪談中,朵樂佐描述來自納粹主義者的威脅,他在她工作場所門口放置了一只套索和納粹符號。她告訴KREM地方新聞台她沒必要解釋她種族認同是否扭曲,只提及自己是仇恨犯罪的受害者。

「與其澄清我自己在工作職務上是否為黑人族群,倒不如解釋我不了解種族定義與種族認同族群還來得重要。」她這麼說。

她也在週四告訴The Spokesman-Review日報,談到種族議題是非常複雜的,對於人種起源她說:「我們都來自於非洲大陸。」

被KREM地方新聞台公然問到她是否自認為是非裔美國人,朵樂佐回應:「我其實不喜歡『非裔美國人』這個詞,我比較喜歡黑人。但如果我被問了,我絕對會說是的,我認為自己是黑人。」

NAACP華盛頓州斯波坎市分部向NBC旗下KHQ電台透漏,他們週四晚間舉行一場協會執行委員會議,直至目前為止,即使爭議四起但他們並不打算撤換領導人。

除了她NAACP的職位,朵樂佐也是東華盛頓大學的兼職教授,在非洲研究領域教授「黑人女性的掙扎」與「非裔美國人文化」等課程。

朵樂佐的種族自我認同比她雙親所說更提出了討論,社會建構下的種族區別是否與性別議題一樣值得深思呢?「跨種族」(Transracial) 在推特上成了井號標籤的新趨勢,很多人用來詢問朵樂佐是否對於種族認同議題提供了新視野,就像凱特琳·詹納 (Caitlyn Jenner) 這陣子出櫃承認自己是男變女的跨性別者。

歷史記者凱莉認為,這個對照減少了跨性別者的困境,畢竟許多跨性別者飽受無家可歸、無工作之苦而有很高的自殺率。

「在我們歷史上並不是上千個白人女性都說『我覺得我內心是個黑人,我如果不變回黑人的話會活不下去』。」

凱莉這麼說:「不過就是這位特定的女士而已。或許有少數人是這麼做的,但絕不會是社會上所有人都這樣。」

其他感到憤怒的人認為,朵樂佐明顯地欺騙大眾,並且用黑人文化做出利己的行為。

「白人擔任NAACP成員?沒問題啊!白人扮成黑人再擔任NACCP成員,這才是問題。」

強納森·凱博哈特 (Jonathan Capehart) – 一位華盛頓郵報社論作家與MSNBC新聞台不定期投稿人在推特上這麼說。

譯者 | Rodin

Source : NBCNEWS

哈里斯

#雲端部長-哈里斯
{
 興趣 : 網路、App技術的研究;
 身份 : 社會運動觀察者;
 何時開始投身運動 : 2013年11月30日因婚姻平權議題開始投身同志平權運動;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