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 | Vincent Huang :『先求有再求好』的真面目

最近看到很多事,也讓我重新回想起,在參與一些運動的源起和想法。

看到當時的原點,又讓自己更看到現在的茫點。

想到在2010年開始,有幸和與我一樣的障礙朋友不小心接棒, 劉俠之後的殘障抗爭運動的火炬。

我們無畏用缺陷的身體變成,要改變有障礙環境的盾牌, 我們推著輪椅、撐枴杖、甚至有嘴巴銜著氧氣呼吸器, 去挑戰面對永遠不知障礙者疾苦的高官政要。

當我們在抗爭、在吶喊, 表達我們快要生存不下去時, 往往都得到官方制式回應『先求有再求好』。

將我們當成在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呼嚨我們! 敦不知『先求有再求好』這樣的經典回應, 卻更激起了我們的反抗意志,而不自知…夥伴還記得嗎?

到了2016的此刻, 無障礙的有形和無形,仍在牛步的伏地前進。

但慶幸殘障抗爭的種籽,在這六年來,己遍灑全台各角落。

我們沒有精英的代領,只有每一位障礙者辛苦撐起自己的生命, 來和政府爭取我們脆弱的生存權。

這六年看似極短,但卻都是每位障礙者灑下自己的滴滴血淚, 在為自己也為社會開出了一條條的血路來。

或許是急了,急於自己的生命,如朝露般的消失…. 或許是累了,想要成功的果實,早日成熟可享用。

所以,在近日的無障礙餐廳事件裡,延伸出來的『友善認證』。

卻成了革命夥伴間的心結… 讓我驚覺有夥伴把我們在殘障運動裡, 最痛恨的-『先求有再求好』, 那個讓我們憤怒的、推卸的『先求有再求好』, 自然的套在自己追求無障礙的殘障抗爭運動上。

還記得我們氣急敗壞責罵政府交通單位, 將【路阻】胡亂推陳上市,而我們要花數倍的時間去消滅這些怪獸? 而『友善認證』實則也是一變形怪獸,它成了不願只為少數的肢體障礙者, 而將餐廳無障礙具體化業者的避風港。

對業者而言,先有了『友善認證』, 在商言商,他們可願主動的去為我等障礙者, 再求更好的無障礙餐廳建置?

在我的生命裡,『先求有再求好』也一再重覆輪迴… 無論是殘障、亦或是同性戀生命。

去年到今年的『同志伴侶註記』, 開始如火如荼的在各地執政縣市長的施政中展開。

如此的『開明』作風,對於在法律前沒有資格結婚的同志, 這一張紙,確實也解了很多同志伴侶的渴。

或許有的同志也會認為『先求有再求好』,我們再來爭取結婚權! 在這美麗的背後,猶如執政者塞給了同志一顆糖-『同志伴侶註記』。

給你吃甜的了,我也省了去碰觸同志的合法婚姻議題。

也落得少了反同者的抗議。

一張薄薄的公文,不用花多少錢!權益也和紙一樣薄… 既表明了自己的開明,又省了大費周章的修法,何樂而不為? 但我等同性戀者,真的認為先委屈接受『同志伴侶註記』公文, 溫良恭儉讓的秉持『先求有再求好』,再等待同志婚姻合法的到來?

且讓我嘲笑有此幻想者~想想看- 對執政者而言,先有了『同志伴侶註記』, 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的心態,他們願主動的去為我等同性戀者, 再求更好的同志婚姻合法化?

想了想『友善認證』和『同志伴侶註記』, 還真的是狼狽為奸的幌子!

我可以擁有貨真價實的『無障礙餐廳』和『婚姻平權』嗎?

Vincent寫於2016.4.16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dit@queer.watch
酷 編輯
  • Harris Fan

    穫益良多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