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超勵志!! 印度第一組跨性別樂團:「別強迫我們躲藏,別將我們鎖在櫃子裡。」

1234

譯者| 阿毛

6 Pack Band正在印度致力於對抗偏見和歧視。其中一位跨性別歌手Komal Jagtap,在年僅八歲時就被迫離家,然而他在選秀節目中以一曲Pharrell的Happy,改變他的一生。

Komal Jagtap原本的工作是個婚禮歌手。

當有人結婚或是慶生時,Jagtap會在現場歌舞表演,每一場酬勞約台幣2400元,但他的志向不只如此。他曾經參加過一些電視和電影的拍攝,因緣際會之下,其中一個劇組裡的朋友告訴他有個新的偶像團體正在招募團員。

而Jagtap現在成了6 Pack Band的一員,他們在去年春天組成後就已經席捲全國。

所有團員都來自選秀節目,這樣的故事並不少見,然而特別的是他的五個團員——Bhavika Patil、Fida Khan、Chandrika Suvarnakar、Asha Jagta和Ravina Jagtap,全都是跨性別者。這個組合革命性可說是連偶像團體一世代(One Direction)或是混合甜心(Little Mix)都不能比擬的。

「外表看來,我是男性。」Jagtap憶起自己還是一對傳統雙親的兒子,名叫Bhavesh時,「但內在,我是個女孩。

大家都看得出來我說話和走路的樣子不一樣。

我也曾覺得自己不屬於這裡,不屬於這個家。」

在印度約有190萬的跨性別人口,而男跨女的跨性別者被稱為hijras,這個詞是帶有汙名化和與大眾區隔的意涵。

當Jagtap的父母因孩子的性別認同而掙扎的同時,他們被社會大眾拒於門外:「人們會對著我的父母辱罵,說:『那個hijra是你們家生的!』後來因為他們面對太多困難,所以從此不再和我說話。」

必需依循傳統的壓力導致Jagtap在1999年選擇離家。當時的他還不到青春期:他年僅八歲。

「我的兄弟姊妹告訴我:『你只要穿上襯衫和長褲,一切都會沒事。』但我說,那不是我自己。」當他們第一次看到我穿著紗麗(Sari,印度傳統女性服飾。)我的親戚說:『請你再也不要來了,你對我們來說已經死了。』於是我就再也沒有回去。」

但他在一個跨性別者社群中找到他的聖殿。

「我去向我的印度教導師Mujhra Nani求助,我告訴他:『我是一個hijra,請讓我和你們一起生活。』那裡有大概住著20到30個hijra,他們教我所有生存所需的知識。」
對於一個身在印度的跨性別者來說,言語虐待和差別待遇可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當我們走在路上,路人會突然叫我們的名字。

他們還會警告孩子遠離我們。

我的導師曾說:『你看,人們因為我們是hijra而嘲笑我們,但你覺得不能表現出你的痛苦。』」

而去年春天,當Ashish Patil(印度一間電影公司的領導人)決定籌組印度首支跨性別樂隊時,情況改變了。

他僱用了一位舞蹈指導、一位獲獎造型師和寶萊塢歌星Sonu Nigam,大陣仗地要將這個團體改造成流行巨星——而唯一欠缺的就是團員。

「在印度從來沒有過一個跨性別者能成為偶像。」他說,「我們停在交通號誌前,看著火車找人。但每當我們靠近他們,他們就會說:『我的父母都沒為我做過什麼了,為什麼我要相信你會?』所以他們不願意來參加徵選。我們必需取得他們的信任。」

Hijra在印度社會上幾乎是不可能找到傳統的工作,因此衍生出乞討和性交易這兩種主要生存方式。

當Jagtap告訴他的朋友徵選的事,沒有人相信他:「他們說:『沒有人會想為hijra組樂團。』」於是漸漸地發現Ashish是真心想幫助我們。

而這也的確產生了幫助,官方對跨性別者的態度改變了。

2014年在一場劃時代的指標性審判中,印度最高法院裁決,法律需保障跨性別者的平等權,並增加了法律認定的第三性,超脫於男性和女性之外。


有太多渴望名利但非跨性別的男性,扣除這些在徵選中必需剔除的,僅勝兩百人的希望——最後六人就是由此選出。

在接下來的九個月,他們經歷了一段新兵訓練營般的日子,就像唱片製作人西蒙‧高維爾(Simon Cowell)的作風。

「當我在錄音時,我只是想像自己在婚禮上唱歌。」Jagtap說到。

6 Pack Band的第一首歌《Hum Hain Happy》,翻唱自Pharrell Williams的熱門歌曲《Happy》,於今年一月,選在印度獨立紀念日的同一天發行。

這是一首節奏活潑又融合了印度風格的曲子,其中拍手聲是取樣自一群hijra。

MV裡則是描繪了即使在這個令人難以忍受的社會,即使是像hijra這樣的詞彙,也可以變得是快樂的。

這支MV在Youtube上已經有將近180萬點閱率。

而他們的第二首歌《Sab Rab De Bande》自從一月發布後,至今也取得超過三百萬人次點閱。

現在,Jagtap的生活已經和哈利‧斯泰利(Harry Styles,偶像歌手)有更多共同點,當他在錄音、開記者會、拍攝宣傳照、MV和專訪時,他的生活早已不同於一般的婚禮歌手。


而最主要的改變仍是那些曾經對他避之惟恐不及的人,態度的轉變。「在好幾年不聞不問之後,我哥哥來拜訪」

最後Jagtap有些話想對和他的父母情況相似的家庭說:「這世界上永遠都會有像我一樣是hijra的小孩,出生在各個家庭,他們也有活下去的權力。

不要把他們藏起來,不要將他們鎖在櫃子裡。

如果你不能接受他們的存在,就讓他和能理解他的人生活在一起,讓他們自由。

6 Pack Band讓我得以像世界證明,我是個有用的人。

在街上看到我的話儘管叫我的名字吧!

身為hijra,我很驕傲。

我現在是6 Pack Band的歌手,我不再默默無名。」

Source:The Guardian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