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運不敢面對的真相」不敢面對的真相 | 多元性別意識形態傷害兒童?

《同運不敢面對的真相》臉書專頁發表「灌輸兒童《多元性別》是一種虐童行為」一文,該《原文章》誤用的可大了。

《同運不敢面對的真相》臉書專頁發表「灌輸兒童《多元性別》是一種虐童行為」一文,該《原文章》誤用的可大了。

文 | 黃敬傑

原文連結

最近粉專產出了一篇引用所謂「美國小兒科醫學協會」的聲明,說明灌輸小孩多元性別,也就是在教育之中納入多元性別概念,對小孩會有傷害。這篇動態大致上就是翻譯原聲明,小編本身是沒有什麼誤用之處。但原聲明,誤用之處可大著了。

雖然在動態下方已有網友指出,這個所謂「美國小兒科醫學協會」,其實是2002年成立的右翼保守團體。但在此篇文章中,這個部份我想移到最後面討論,免得讓人家說我只會針對組織背景,不敢討論學理。

以下會針對八點聲明中,引用的幾篇資料,呈現給大家看,這些反同團體到底是如何誤用別人文章。

一、Human sexuality is an objective biological binary trait: “XY” and “XX” are genetic markers of health – not genetic markers of a disorder. (?)

聲明中第一點提到,人類的生理與基因設計(XX與XY)就是為了生育與繁衍:性別只有男與女,並且還說這是「不證自明的(self-evident)」。然後引用了由DSD Guidelines團隊為了臨床專業人員撰寫的手冊。手冊原文在此:http://www.dsdguidelines.org/files/clinical.pdf

首先我要說,這份手冊從頭到尾沒有寫過「定義人類生理設計」的文字,雖然它的確將DSDs(性別分化異常)當成是疾病的一種,但可從沒說必須把DSDs病患矯正成男或女。這份手冊強調的是「個案中心」的醫療處遇。

例如,在「本手冊的目標」章節中就提到(p. 1):

These guidelines begin with the commonly-held assumption that the goal of DSD treatment is the long-term physical, psychological, and sexual well-being of the patient.8-15 This approach is therefore termed “patient-centered.”

在定義什麼是「patient-centered(個案中心)」時,也提到(p. 2):

  1. Recognize that what is normal for one individual may not be what is normal for others;18,21-23 care providers should not seek to force the patient into a social norm (e.g., for phallic size or gender-typical behaviors) that may harm the patient.
  2. 認知到對某個體來說是正常的事,對其他人來說卻不一定。處遇的提供者,必須避免強加社會標準於個案身上,以防止可能的傷害。

 

甚至,在討論手術施行的時機時,也提到(p. 28):

There is a consistent and growing body of evidence that children raised with “ambiguous” sexanatomy are at no greater risk for psychosocial problems than the general population.

有持續且大量成長中的證據指出,將小孩當作「非特定性別」來扶養,並不會造成小孩有更大的風險罹患心理疾患。

這份手冊還打了原聲明臉(p. 26):

And beyond the genes, a person’s sex development can be significantly influenced by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cluding the maternal uterine environment in which the fetus developed). So it is simply incorrect to think that you can tell a person’s sex just by looking at whether he or she has a Y chromosome.

除了基因以外,環境因素也會影響一個人的性別分化(如嬰兒所處的子宮環境),因此若粗暴地以Y基因來辨別一個人的性別,是不正確的。

這份手冊真正想告訴臨床專業人員的是:如果小孩被辨認出有DSDs徵狀時,不要急著將小孩融入社會的標準性別,而是告知其父母相關的風險及問題,以及陪伴他們並建立社會支援網絡,等到小孩夠大時,讓他決定他自己的身體形象及樣貌。這份手冊不僅沒有否認多元性別的概念,甚至鼓勵父母及臨床專業人員,要有能夠接受不同個案的開放態度,因為這些概念能夠避免個案受到污名、歧視與異樣眼光看待。

二、No one is born with a gender. Everyone is born with a biological sex. Gender (an awareness and sense of oneself as male or female) is a sociological and psychological concept; not an objective biological one. (?)

這裡的論述很奇怪,的確,性別認同是心理學概念,你本來就無法在基因之中找到所謂的「性別認同」,因為基因本身沒有意識、沒有思考。但這無法推得「所以性別認同不存在」的結論,人類的許多特質,本就是先後天、生心理交雜而成的結果。

再者,如前所述,性別基因也並非XX、XY兩種型態而已。

三、A person’s belief that he or she is something they are not is, at best, a sign of confused thinking. (?)

這裡則引用精神疾病診斷手冊,也就是DSM-V,說明所謂的「自己的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同」想法,是一種精神疾患。

在DSM第五版之前,這個所謂的「精神疾患」稱為Gender Identity Disorder (GID),到了第五版更名為Gender dysphoria (GD)。這個名稱的改變其來有自,DSM團隊也為此發表了文件說明。原文網址:http://www.dsm5.org/documents/gender%20dysphoria%20fact%20sheet.pdf

在這份文件中,最前頭即開宗明義的闡述:

It is important to note that gender nonconformity is not in itself a mental disorder.

重要的是,性別不一致本質上並非一種精神疾患。

那麼既然不是疾病,又為何要保留這個診斷標準?這份文件也說道:

Persons experiencing gender dysphoria need a diagnostic term that protects their access to care and won’t be used against them in social, occupational, or legal areas.

有GD徵狀的人,需要這個能夠保護他們獲得相關處遇的診斷標準,而非拿來在社會、職場、法律上去對抗他們。

When it comes to access to care, many of the treatment options for this condition include counseling, cross-sex hormones, 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 and social and legal transition to the desired gender. To get insurance coverage for the medical treatments, individuals need a diagnosis.

所謂的處遇,就是如諮詢、給予跨性別賀爾蒙、變性手術……等等社會與法律上的相關權利。為了得到相關保險的給付,人們需要這個診斷標準做依據。

就是因為這個尷尬的位置,使得DSM團隊必須在保留診斷標準的情況下,又不會汙名化有GD徵狀的個案。是以把原本具有強烈病理的disorder字眼,代換成較中性的dysphoria。所以,DSM團隊已經不將性別不一致的現象,看成是一種精神疾病。因此拿DSM-V想要否認多元性別的存在,只是絆倒自己而已。

四、Puberty is not a disease and puberty-blocking hormones can be dangerous. (?)

這裡則很簡單地說明,賀爾蒙療法可能會對尚未發育的小孩造成傷害。其實我也認同這件事,或者說有許多認同多元性別概念的專業人員,也都認同這件事。這在第一節所談到的DSD Guidelines中,也提到相關的學理。

但同樣地,這並不代表多元性別不存在,不代表性別認同是錯誤的理論,這頂多只能論證:「賀爾蒙療法對於有性別認同不一致的小孩而言,不是最佳的處遇方式。」事實上,DSD Guidelines也不鼓勵在小孩身心發育成熟之前,給予手術或藥物……等等會導致實際改變的相關處遇。但DSD Guidelines鼓勵主要照顧者(如父母)與專業人員,以多元開放、個案中心的態度,去處理這些情況,並傾聽個案心中的想法。

五、According to the DSM-V, as many as 98% of gender confused boys and 88% of gender confused girls eventually accept their biological sex after naturally passing through puberty. (?)

這裡則講述在經過青春期後,大部分的性別不安會消失,多數人最後仍然能夠認同自己的生理戲別。但老實說,基本上這串數字意義不大。

在DSM-V中,兒童與成人的GD診斷是分開的,因為兒童性別不安現象減緩的同時,會出現同性性傾向,最後成為順性別的同性戀/雙性戀者。也就是說,兒童的性別不安,有可能與非異性戀性傾向的早期表現重疊,DSM並不建議在此時期就施予生物轉換療法。

DSM的GD診斷,本來就是針對那些即便度過青春期之後,仍然存在著性別不安的2%男性與12%女性。對他們來說,大多數人的性別認同與他們無關,向他們提及這些數字,也對他們沒有任何幫助。

可參考衛生福利部出版的性別不安專文:http://www.mohw.gov.tw/MOHW_Upload/doc/%E5%BF%83%E7%90%86%E8%A1%9B%E7%94%9F%E5%B0%88%E8%BC%AF/07%E6%80%A7%E5%88%A5%E4%B8%8D%E5%AE%89.pdf

六、Children who use puberty blockers to impersonate the opposite sex will require cross-sex hormones in late adolescence. Cross-sex hormones (testosterone and estrogen) are associated with dangerous health risks 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 high blood pressure, blood clots, stroke and cancer. (?)

這一點聲明則提到,接受青春期阻斷療法的兒童,在往後必須持續接受賀爾蒙療法。而賀爾蒙療法是有極大健康風險的(包含高血壓、心臟病、癌症與血栓),然後引用了四篇文章。在這四篇文章中,有兩篇文章描述得較詳細,就跟大家介紹這兩篇文章到底說了什麼。

首先是由Eva Moore等人在2002年所作的研究,他們回顧了許多關於賀爾蒙療法的文獻,試圖做出一個較完整、優缺點並陳的研究報告。原文網址:http://press.endocrine.org/doi/full/10.1210/jc.2002-021967

在「Effects of sexual hormonal treatment in M→F transsexual people」的章節中,的確提到了相關的風險,但這個風險是與劑量相關的:

Risks to M→F transsexual people are likely correlated to dose

男跨女的跨性別賀爾蒙療法,其風險可能與劑量相關。

Minimizing the dose of estrogens, especially in older patients and those with comorbidities, is critical.

盡量降低estrogens的劑量,特別是對於那些年紀較大、有併發症的個案。

另一篇則是世界衛生組織在2005年九月,分別針對口服避孕藥(COCs)與更年期賀爾蒙治療,所作的聲明。原文網址:http://www.who.int/reproductivehealth/topics/ageing/cocs_hrt_statement.pdf。文章中寫道:

the use of COCs modifies slightly the risk of cancer, increasing it in some sites (cervix, breast, liver), decreasing it in others (endometrium, ovary).

口服避孕藥有增加(子宮頸、乳房、肝臟)或降低(卵巢、子宮內膜)特定癌症風險的效果。

WHO也有團隊回顧COCs的優缺點、使用方式,並且認為對大多數健康的女性來說,COCs促進健康的效果遠大於健康風險。

至於更年期賀爾蒙療法,WHO提到:

recent studies have shown an increased risk of breast cancer in women who used combined regimens and an increased risk of endometrial cancer when these combined regimens included less than ten days of progestogens per month.

近期研究指出,接受綜合療法的女性有較高罹患乳癌的風險。接受綜合療法但在一個月內少於十天使用孕激素的女性,有較高罹患子宮內膜癌的風險。

This reinforces the general importance of breast cancer screening by mammography for all women over 50 years of age, a recommendation endorsed by WHO as proven to reduce breast cancer mortality”.

這強化了所有超過50歲的女性,都必須接受乳房X光檢查的重要性,採納由WHO認可的醫療建議,可降低乳癌的死亡率。

從這兩篇文章看來,賀爾蒙療法跟許多我們日常中使用的治療方法一樣,有優點有缺點、有療效有風險,這兩篇文章並不是要否定賀爾蒙療法本身,而是要辨識出哪些特定的族群,在哪些特定的情況下,須謹慎地使用賀爾蒙療法。

同樣地,這一點與第四點,只能論證出:「賀爾蒙療法對於有性別認同不一致的小孩而言,不是最佳的處遇方式。」

七、Rates of suicide are twenty times greater among adults who use cross-sex hormones and undergo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even in Sweden which is among the most LGBQT – affirming countries. (?)

這裡則引用Cecilia Dhejne等人在瑞典,針對1973~2003年曾經歷變性手術的跨性別族群,所作的長期研究。而聲明中也說道,即便是在LGBTQ族群皆認可的友善國家:瑞典,其跨性別族群的自殺率仍然很高。似乎有把這個自殺率獨立於偏見與歧視,歸咎於跨性別族群本身的意味。

但關於自殺率,這個研究非常地巧妙,他從國家的醫療資料庫中找出804個有性別不安症的樣本,其中有324個曾經歷過變性手術。他把這324個做一組,另外480個做一組,分別比較他們各方面的變項,包含自殺率。原文網址:http://journals.plos.org/plosone/article?id=10.1371/journal.pone.0016885

journal.pone.0016885.t002 (1)

為何會說巧妙?大家可以看到左邊數過來第二欄「Outcome incidence rate per 1000 person-years 1973-2003 (95% CI)」的部份,在「Death by suicide」中的數字是2.7,的確是旁邊控制組0.1的二十倍以上。但大家有注意到嗎?這裡的單位是per 1000 person-years 1973-2003。也就是說,曾經歷變性手術的跨性別族群,在1973~2003三十年間,每一千人有2.7人自殺死亡。那麼簡單來算,將2.7除以30,就能得到平均每一年,每1000人中有多少人自殺死亡,這個數字會變成0.09。

也就是說以這份樣本而言,平均每年在十萬個曾經歷變性手術的跨別族群中,會有九人自殺死亡。然而,在同樣時間區間中,瑞典的全國自殺死亡率,皆在每十萬人中至少十數人以上。換句話講,雖然這些變性過的跨性別族群,自殺死亡率的確可能比沒有變性過的跨性別族群來得高,但仍然與一般人差不多而已。

當然,我並不是要說變性後的跨性別族群,其自殺死亡率不須被重視。但這必非拿來否定多元性別的理由,更不是阻擋多元性別族群尋求身體改變的藉口。這份研究在最後下了結論:

Even though surgery and hormonal therapy alleviates gender dysphoria, it is apparently not sufficient to remedy the high rates of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found among transsexual persons. Improved care for the transsexual group after the sex reassignment should therefore be considered.

雖然手術與賀爾蒙療法能夠處理性別不安的問題,但這顯然對於跨性別族群的發病率與死亡率是不足的,跨性別族群在變性手術後仍然須考慮接受進一步的照護。

八、Conditioning children into believing a lifetime of chemical and surgical impersonation of the opposite sex is normal and healthful is child abuse.

那麼看完上面這些的介紹,這最後一點的聲明大概也搖搖欲墜了。

「反對教導孩童多元性別的概念」,與「反對以生物療法處遇性別不一致的孩童」,是獨立的兩回事。雖然這份聲明開頭寫的,是反對孩童接受性別不一致的生物療法,然而內容根本是在攻擊多元性別的概念。

不管是在DSD Guidelines或是在DSM-V中,都表達了多元性別是應該提倡的,以保護不在所謂「常態標準」中的人群。這些診斷標準被寫出來,是要提醒大眾、提醒主要照顧者,不要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待這些人,而是要用「個案中心」的態度,去面對、去傾聽這些人群的心靈。而這些支持多元開放態度的機構團隊,卻也同時不建議讓兒童接受生物療法,改變他們尚未發育成熟的生理結構。

有趣的是,引用這些資料的「美國兒科醫學協會」,卻導出截然不同的結論,這是讓人非常無奈與感嘆的。這些機構也大概沒想過自己的資料,會被拿來做出這種聲明。

附註:關於所謂的「美國兒科醫學協會」

這個所謂的「美國兒科醫學協會」,其實是原美國兒科醫學院中,因為醫學院發表支持同志家庭領養小孩聲明後,而在2002年分裂出來的右翼保守團體。這個右翼保守團體自然就發表很多性別不友善的言論,這就算了,在他們發表的許多聲明中,也有許多像這篇一般,將別人研究論文斷章取義的紀錄。

而這些事情誇張到論文的原作者跳出來抗議,但關於這些事件,不在此篇文章詳述。讓我引用高穎超在2012年所發表的文章——看穿科學迷障:「美國小兒科學院長信」事件的真相。大家有興趣的,可以點過去看,維基上也有關於此組織的描述:https://en.wikipedia.org/wiki/American_College_of_Pediatricians#Reception

相信大家看完,就能發現這個組織是多麼離譜。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