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文化開講 | 性工具!身障者性事倡權創意社會運動

那一根… 那一洞… 那一拳… 都可以是身障者的性的社會運動…
雕塑品?

擺在美術館陳設好看用?說明書設計,提供使用資訊?性玩具?只是滿足性需要?
下圖中的三件物品看似一般性玩具產品,還誇張的有一整個手掌與手臂來當性玩具,是增加情趣嗎?有沒有想過用「創意」來表達社會觀察?來批評社會現象?來挑戰大眾想法?

甚至可以是社會運動過程中思想衝撞的元素?

Sex Tools For The Handicapped
上圖: 照片中分別有一隻淡桃肉色陰莖與睪丸、一只淡桃肉色陰道與淡粉紅陰唇外部、一隻壯碩淡桃肉色的五指握緊的拳頭。三隻皆連接淡鵝黃色的手把。照片來源瑞典: 哥德堡自立生活中心 Photo courtesy of the Gothenburg Cooperative for Independent Living (GIL)

 

瑞典哥德堡自立生活中心除了用創意啤酒來倡議推無障礙的酒吧,這兩三年後還累積了不少獎和肯定呢!最近他們又來一筆超有創意的「性敢」行動!一組性玩具–假陽具和陰道還有「希臘神話中的阿朵尼斯的拳頭」(wiki註: 現代阿多尼斯這個詞常被用來描寫一個異常美麗、有吸引力的年輕男子),看來皆是適合身障者使用的無障礙性輔具!還附有一整組的圖畫說明書 (按這裡看完整pdf版)。

2006年回台灣工作時,廣青文教基金會當時的執行長,也是之前警廣的節目主持人李燕就已經積極的開辦身障女性與性議題的課程多年。

陸陸續續有「性不性由你」系列團體課程和身障者性慾相關公開分享對談講座等活動。

李燕曾分享說在圓缺影展引進障礙者的性議題時,前來看電影的社工師們在影後討論時曾經抱怨「你們弄這麼先進的議題,要我們怎麼辦?」的擔憂。

但,越不想看見的身心障礙議題總是越要花時間慢慢熬。

「性義工」等書籍的引進似乎滿滿讓社福團體開始打開話題;日日春關懷互助協會也針對身障者的性需求、性的禁忌和性權工作有長年的運動,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累積了豐富的經驗論述。

(由於我長年旅居美國,對於其他還沒有接觸到、耕耘已久的先行者團體有露掉許多的,請見諒)。

2014年的【幸撫聚】障礙者性輔具展暨討論會、和前陣子媒體較密集報導的手天使–為重障者提供人道的服務等,一波波的活動與組織都代表了對身障者的性議題的重視慢慢崛起。

Secreta from secreta produkter on Vimeo.

從瑞典這個「創意性產品」來談障礙者的性之前,先來提身心障礙者的「自立生活運動 (Indepedent Living Movement)」吧!

「自立生活」字面上看起來常會被誤解成事事都要由這這個人靠自己的力量、動手動腳去達成。但「自立生活」講究的哲理其實是從「互助」的理念出發的。

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 (電腦前的讀者如果正是裸身,那就想像一下自己穿衣服時吧),所有布料是妳/你自己織的嗎?都是自己手工一針一線縫的嗎?不是吧!想想昨晚吃的晚餐,米是自己種的嗎?

魚是自己捕的嗎?碗是自己拉柸拉出來的嗎?不是嘛,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系統中,都是得互相依賴的,不可能自己憑著一個人的力量做所有的事情。

身心障礙者的自立生活運動指的是,障礙者本身可以依自己的喜好、習慣做決定、在生活中有掌控權等。

「個人助理」則是照著障礙者的主見,以「互助」(interdependecy) 互相依賴的態度,來協助完成日常生活的工作。

例如,盥洗、更衣、用餐、煮飯、洗衣等生活事務。

目前在瑞典,障礙者的性需求被重視為生活的一部分,個人助理在與障礙者雇主仔細討論過性的需求和期待後,在彼此都同意的方式下,個人助理也會針對障礙者的性事,來提供協助。

提供性的協助,如自慰,就等同於協助用餐、協助洗澡的事務。

只要彼此可接受,個人助理的協助包含的是生活全面向的。溝通的過程含很多細節,不見得提供「性」就是高難度的,而協助吃飯是簡單的。

如,一位吃素的個助無法接受為障礙者雇主烹煮和餵食肉類食物,協助進餐與吃素者本身的價值觀與信仰(不見得是宗教信仰喔)有衝突,這時協助吃飯就是件很高難度的事情了。

障礙者與個人助理的合作過程,彼此的同意(consent)、契合度和價值觀的吻合度是重要的。

自立生活實踐的現實面上,的確需要不斷溝通再溝通。

瑞典提供給障礙者滿足性需求的「福利」,似乎聽來是相當完善的政策,但,在實施面上身障者遇到的真實處境呢?是真的能人性化地享受這人類自然的需求嗎?

哥德堡自立生活中心用這只稱為「性工具 (sex tools)」的立體雕塑品和說明書,仔細描繪了當身障者在這塊社服福利下,接受個人助理協助自慰的過程,用黑色幽默風格圖畫作為反諷,點出政策上反而扭曲人性和自立生活精神核心的地方。

這組性玩具目前沒有在市面上販售。

純粹是哥德堡自立生活中心在與社會大眾宣導身心障礙者的性事的權利的教材。


01

看看這份教材內容是什麼吧!
左1. 連續漫畫的第一張圖是一位坐在輪椅上的男性身旁有一個月曆,紅色筆圈出當月的18日(指的是每個月18日是與個人助理約好的日子)

左2. 男性輪椅使用者的陰莖勃起,圖畫上還特別圈起勃起處。個助到桌面上的黃色收納箱內取出一個有手把的外陰道具。

左3. 圖畫顯示正確穿戴手套的方向,圖旁邊還有一個綠色打勾勾的圖案,意指還要搭配黃色雨衣、一付手套和一盒衛生紙。


 

02
左4. 這張圖中,個助和身障者都穿著黃色雨衣,個助身上畫有紅色點點直線,表示個助需要站直,雙眼也必須向天花板上看過去。個助手持陰道道具,協助身障者自慰。側旁的圖表示不可用眼睛直視自慰的過程,不可穿尖銳鞋跟的高跟鞋,必須兩腿間保持一定的寬度並兩腿穩穩地站著。

左5. 圖示個助的手戴手套,前進後退的方向用道具一進一出身障者的陰莖。右上角有一條潤滑液,下方指示時鐘3-4分鐘。意指使用潤滑液後遵照3-4分鐘時間進行摩擦。

左6. 圖中身障者依然穿著黃色雨衣,兩手舉起在胸前,陰莖仍半勃起狀,噴出精液,個助的手拿衛生紙來擦拭。右方小圖指出這時間不可抽煙,但可以拿酒精來清潔


03
左7. 背景在有窗戶牆外的戶外,個人助理仍穿雨衣,兩眼直視天空,手拿著水龍頭往裸身的輪椅使用者身上沖水

左8. 個助在草地上生火,把黃色雨衣拿去燒。左側小圖警告勿伸手往火裡,也不要讓寵物接近火

左9. 男性輪椅使用者坐在電視機前看藍天白雲青草地的電視節目,個人助理帶著黃色收納箱離開現場


04
右圖1. 一隻手拿著有把手的陰部道具,在水龍頭下開水沖洗,圖旁邊有

打綠色勾勾,表示「正確」圖

右圖2. 一手拿著道具,另一手拿衛生紙在這陰部道具外上下擦拭

右圖3. 道具不可以放在洗碗機裡放置

以下是與自立生活中心發言人 Anders Westgerd的訪問節錄:

問: 這套性玩具,像你說的性工具,是針對Live and Function Fair 瑞典身心障礙者輔具展所發明的?
答: 是的,這輔具展是北歐最大的輔具照護展覽。

注重輔具科技,但沒有太多真正針對身心障礙者真實生活的需要。

這是需要改變的。這套玩具並不是真正要談性。

這是我們要傳達概念與人們連結的宣傳模式。

性與殘障是禁忌。

原因來自我們障礙者的生活都是被他人給控制的。但我們就如其他人一樣,也要同等的機會來過自己想要的生活。

問: 大多數人對於身心障礙者性生活的錯誤迷思有哪些?
答: 在我們的文化中,性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沒有人去談身心障礙者與性的關係。

如果有提到,都是從一個變態的或是窺視怪物的角度來看待。身心障礙者的性並不是我們常正面談到的。

還有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沒有性生活。

問: 這個性工具計畫可以帶來甚麼思想上的改變呢?
答: 我希望人們會了解我們就是會有慾望的人類,別把我們看成無性的東西。

這個計劃不只關於性,也是講述身心障礙者所有生活的面相其實都被其他人約束和管制的。

問: 性工具組其中的「希臘神話中的阿朵尼斯的拳頭」是什麼?這會不會讓主題失焦了?
答: 人們也許會誤會,但有時必須帶來驚嚇的效果,讓人們無法脫逃。

像我們之前推出的啤酒和智障塑膠娃娃,反而多數時候都是非障礙者 (俗稱好手好腳的健常人) 感到被冒犯,然後開始忍不住要指導我們自立生活中心。

但當我們有機會和這些非障礙者談話,他們開始審視自己的想法、開始改念。

問: 這套工具在輔具展會怎麼被呈現?
答: 我們會用一個嚴肅無趣充滿官方權威意味的棚子當背景,就如同我們身心障礙者時時在社會中經歷倒的一樣。

我們會打扮成售貨員。

問: 你怎麼會有這個點子呢?
答: 我們的工作ㄧ直致力於跟社會大眾的宣導,比較沒有針對政治人物或官方權威者。

我相信民主是從個人個體開始的。

如果期待受到像一般公民被對待的方式,我們需要集體的思想角度的改變。這個計畫能夠幫自立生活中心去接觸通常忽略我們生活狀態的一般人。性,是一個打開大門的方式。


剛開始看份連續圖,完全期待的是「指導說明手冊」,閱讀這份說明書的讀者看到描述的畫面,應該是無法感到「有感覺」和心動吧!誰的性慾這麼有規律,每個月只能固定一天進行身體的親密對話與解放 (話說,一個月就這麼固定一次也太少了) 還有約定固定時間的「身體排解」,有反自然吧。

障礙者和個人助理的互動,不是在跟機器人工作 (特別規定個助不得眼睛直視,全身得站穩等),性情慾是如此人性自然的一部分,但。沒幾個圖示後,就發現,設計者也實在太幽默,原來是在反諷!

這裏捕捉當遵守政府政策的規定機械化地來「滿足」障礙者,個助針對性的協助在實際進行時,步驟性的統一做法,會讓人性都變僵硬!當然了,這反諷味十足的圖畫,添進誇張的事後火燒雨衣消毒等步驟,讓人一笑,但同時,也聯想到在實施性需求政策時,執政(分發個助)的單位是否還是不可避免地,在某種程度上繼續延用醫療化的習慣,來對待身障者的性?

新聞稿中指出,展示這套性工具時,工作人員在現場拿出這套無障礙性工具,搭配上令人不舒服高傲的態度,用諷刺風格,來凸顯身心障礙者被迫限制依賴他人的處境。

這教具教材原來是一場行動式的互動,來批判瑞典政府提供個助協助障礙者的性事實施策略,也刺激大家對身障性議題社會福利政策的反思呀!

這篇《障礙文化開講》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歷史中到近代,障礙者的身體總是扮演著被分配、被命名、被管制的角色,當障礙者集體累積、交換彼此身為「圈內人」的經驗與觀點,並針對這些親身體驗向社會大眾做出宣言、做出行動時,在創意中運用幽默、反諷等來呈現時,是障礙文化中使用的技巧。

這些技巧和呈現違反大眾對障礙者既有的「天使、和善、溫順、愛心、喜樂」等形象 (本篇例子中的障礙者的性議題,更是社會大眾避免不談的),障礙文化,此時代表的是不向目前充滿歧視的態度與環境屈服、一種凸顯現狀 (個助定時來協助性事時真的落實了人性需求嗎?)、陳述真相的直話直說狠角色。

以上文章內容翻譯參考原文:
Vice This New Dildo Is a Form of Activism for People with Disabilities by Caisa Ederyd

本文行無礙生活網該篇文章作者合作刊載

文/翻譯: 易君珊 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駐芝加哥分處國際專員
美國伊利諾州芝加哥分校身心障礙研究學博士班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