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新聞 | 巴基斯坦新聞從業人員寫歷史 莎明‧歐貝‧奇諾依獲兩項奧斯卡獎

莎明‧歐貝‧奇諾依(Sharmeen Obaid Chinoy)
莎明‧歐貝‧奇諾依(Sharmeen Obaid Chinoy)為巴基斯坦新聞從業人員

今年37歲的莎明‧歐貝‧奇諾依(Sharmeen Obaid Chinoy),寫下第一位巴基斯坦人獲得兩項奧斯卡獎的紀錄。當典禮進行到最佳記錄短片獎,頒獎人唱出她的名字時,立刻在巴基斯坦登上頭版。莎明‧歐貝‧奇諾依上台領獎時,高舉獎盃,說到:「我還有另一座!」

在獲獎影片《河流女孩:原諒的代價》(A Girl in the River – The Price of Forgiveness)中,旨在講述巴基斯坦「名譽殺人」(亦譯作:榮譽殺人,指某些國家尚存有以家族榮譽為名殘殺受強暴、抵抗逼婚等女性。)的議題,影片記錄18歲女性莎芭,她的親戚以家族名譽槍擊她,再將她丟進河裡,而莎芭奇蹟似地生還後,站出來敘述她遭遇名譽殺人的經歷。

在巴基斯坦,名譽殺人這個議題並不常被討論,主要原因是這樣的犯罪行為和受害者幾乎都不為人知。這也是莎明‧歐貝‧奇諾依選擇這個議題做為最近一部影片題材的原因。她在得獎感言中提到,巴基斯坦總理納瓦茲‧謝里夫(Nawaz Sharif)在看完這部影片後,投下改變名譽殺人相關律法的一票。「這就是這部影片的力量。」莎明‧歐貝‧奇諾依說到。

其實在頒獎之前,莎明‧歐貝‧奇諾依的媒體曾在BBC發言,但顯而易見地,法律在這個保守的宗教性社會是難以實踐的。即使教宗曾譴責名譽殺人,這樣的傳統還是受到廣泛支持。而行兇的人只要得到受害者家屬原諒即可逃過懲罰。

There are hundreds of so-called "honour killings" in Pakistan each year
巴基斯坦每年有數百名女性遭受到《榮譽殺人》迫害

1978年,莎明‧歐貝‧奇諾依在巴基斯坦信德省首府卡拉奇出生,就讀名聲顯赫的卡拉奇語言學校,之後進入美國史丹佛大學研讀大眾傳播。 2010年起,莎明‧歐貝‧奇諾依播報、製作以及執導許多影像作品,除了兩座奧斯卡獎之外,她的紀錄片也曾分於2010及2013年,獲得兩座艾美獎。在她得到第一座奧斯卡之後,又獲頒巴基斯坦國內獎項,Hilal-e-Imtiaz(暫譯:傑出新月獎。)為巴基斯坦國內第二具指標性獎項。

在巴基斯坦,每年都會發生上百起名譽殺人。
夏瑪‧卡莉(Shaimaa Khalil,本文原文作者)在莎明‧歐貝‧奇諾依本次獲獎前一週,曾和她進行當面訪談。她說,除了得到表揚,這個議題能被公開的討論也讓她很開心。「名譽殺人在巴基斯坦是禁忌話題。」她說。「這是非常隱私的事情。當父親殺了女兒,兄弟殺害他們的姊妹,這些事就只是家務事。你通常不會知道這些女人的名字,找不到她們的屍體,甚至不會知道有個女人被殺了。」

莎明‧歐貝‧奇諾依面對許多困難的議題都毫不生疏。2012年,她的另一部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作品《拯救容顏》(Saving Face),同樣取材自相當殘忍的事實,也就是在巴基斯坦頻繁發生的潑酸攻擊。這些攻擊通常來自於女性受害者「受辱的親戚」或是她們拋棄的情人,這些人會向女性受害者潑硫酸將她們毀容。被潑過硫酸的受害者通常留下非常嚴重的臉部創傷。

Acid attack victims are often left with devastating facial injuries
潑酸攻擊受害者常常留下毀滅性的臉部傷痕

莎明‧歐貝‧奇諾依說,身為來自巴基斯坦的影像工作者,她熱衷於這些影響巴基斯坦人的議題,巴基斯坦的社會非常需要被改善。
她還提到,她曾收到批評,指責她只強調這個國家最糟的部分。對此,她的回應是:「我身在巴基斯坦,我就必需談論這些議題。」

莎明‧歐貝‧奇諾依表示她曾推動反對名譽殺人的法案,其中一項曾在參議院被提出,但由於政府與反對黨意見相左,在議會中遭到否決。

走進莎明‧歐貝‧奇諾依的辦公室,櫃子上擺滿獎座,包括一座艾美獎,以及她和一些名人的合照,例如梅莉史翠普以及有望成為美國總統的希拉蕊‧柯林頓。「很可惜,奧斯卡獎不在這裡,我把它鎖在非常安全的地方!」她笑道。

顯然莎明‧歐貝‧奇諾依是個奇葩,不只因為她是現今巴基斯坦唯一得過兩座奧斯卡獎的人,更因為她處在一個仍有上千名女性面臨潑酸攻擊和名譽殺人這些威脅的社會,卻成為如此成功的女性影像工作者。

「如果當時反對名譽殺人的法案通過了,我在走紅毯時就已經是個贏家了。」莎明‧歐貝‧奇諾依這麼說。

譯者:阿毛
Source:BBC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