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約的二三事 | 我與大衛的鐘點時間

symposium-750x563
插畫 | Emiliano Ponzi

「因腦性麻痺的關係,沒有碰觸、撫摸、甚至是自慰,我已擁抱坐輪椅的生活,但有一件事仍在心裡不斷盤旋。」

在我雇了一位性工作者之前,我從來沒有考慮過親密關係。

雖然我已學會擁抱沒有肢體接觸的腦性麻痺人生,但仍心裡渴望著。

即使如此,決定僱一位性工者服務我這件事也是思考了許久。

我擔心羞恥,恥辱和恐懼,擔心我付出了時間,會不會仍然沒有得到我所想要的。

我花了幾周的時間撫平我腦海中的聲音,用性工作者的服務是不是一個好主意?

這是我能找到親密的唯一途徑嗎?

有人會願意跟我一起做這件事,還是會認為這是一個助人的機會,幫助一個障礙者?

儘管有這些疑問,我也坐在我的公寓裡度過了近一年的禁欲生活。

最後我決定,是時候善待自己了。

 

在情慾網站裡瀏覽了一頁又一頁,從那些握著硬屌的好色男人們裡,我找到了大衛。他的微笑既溫暖又誘人,而且看起來又有點壞壞的,完全就是我的菜。

他比我年長,大約40多歲,他的照片展示了强壯健美男體,具有强大的吸引力,和不可否認的魅力。

我經常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屬於主流同志的樣態,但大衛擁有一切我所渴望的。

我向大衛寄了封簡單的Email,告訴他我對他的服務很感興趣,但我從來沒有這樣做過,我很緊張。

我也很誠實地告訴他我是一位身障者,以輪椅代步。幾個小時後,他回信了,他與我分享他服務過身障客人的經驗。

大衛直接了當地說:「如果服務的過程中我有不確定的地方,我會直接問你。」

對我們這些在性上跌跌撞撞的人來說,這是全然的改變,大衛體貼的回應翻轉了我所有的不安。

我們談好了時間、地點及費用。

我知道我所渴望的性服務將以鐘點作結算,我感到既期待也有點怕怕的,這將讓我從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幻想中解脫,也許這就是我想要得到的。

大衛輕輕地提醒我,我是花錢請他服務的,以及即將會發生的事。

在我們最後一次連絡,也就是我們見面的前一天,他打電話給我,問了我一個簡單的問題,是我從來沒被問過的:

「你想怎麼玩?」

我緊張又害羞地告訴他我喜歡的和不喜歡的以及我所能做的。

我想親吻,我渴望身體的接觸。

我不能當零,因為本身的痙攣及肌肉緊張。

我需要他幫我脫衣服,將我放在床上。

我停了一下,笑了。

我的需求即將得到滿足。

 

在一個下雨的星期六下午,狂風大作,我的iPhone傳來了一個眨眼的表情符號的訊息,他已來到一樓大廳。

我看著鏡中的自己:一件長袖的襯衫,舒適的冬季毛衣,棒球帽。

我搭電梯到樓下。

門一打開,我立刻認出了他。

「嘿!你好嗎?」他說,並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就好像我們是認識了很久的朋友一樣。

我一直看著他,部份的原因是因為我還無法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因為他穿著緊身牛仔褲和皮夾克的樣子真的很迷人。

一個性感的男人現在在我的家裡

我們開始閒聊,期待著誰先停下來。

他把自己帶進我的臥房,問了我關於協助身障者上床的輔具細節。

我跟他說,在天花板上有兩個像體操選手的吊環,我要將我的腿抬起來,透過它協助自己上床。

我繼續說著,看著他走近我,脫掉了外衣,露出渾厚、肌肉發達的胳膊。

然後他坐在我的椅子上,俯身,吻我。

我靠近並扒著他,不想錯過他任一吋肌膚-他停了下來,望著我的眼睛,似乎看透了我過去被其他愛過的人所拒絕帶來的傷痛,他給了我一個堅定誠懇的回應: 「沒事了。」

大衛沉醉於我身障的肉體,我不敢拒絕他。

他從我的椅子上把我舉起,把我抱在懷裡。

他抓著我,抱我,吻我。

我蜷縮在他身上,使他能感受到我的傷疤、曲線、僵直和攣縮,同時,我也更加肯定自己的身障身份。

我覺得我很性感。

他脫下我的襯衫,我們一起看著我的肌膚。當他遊移到我的身體下方,脫掉我的褲子和鞋子,我擔心他看到我的腿袋和我的脚趾彼此捲曲時他會怎麼做?

但大衛這一刻讓我感到激動且真實。

當我終於和他一起全裸在床上-我感到興奮激動,使得身體變的痙攣,當我接近高潮,身體也更加緊蹦。

在釋放的瞬間,我覺得自己酷兒與身障的雙重身份彼此碰撞,快樂在這一刻激增。

 

完事後,大衛躺在我身旁。

他緊緊地抱著我,親吻我的額頭。

他告訴我,我很帥,我看著他的手臂環抱我細長的腿,我覺得他是認真的。

過了一會兒,他把我放在我的椅子上,在我的嘴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然後說再見。

當我獨自坐著時,我的腎上腺素被一種平靜的祝福稀釋了。

這次的經驗我一點也不感到羞恥,因為它所代表的意義更大於短暫的肉體關係。

這是我自己的身體,我將開始我的情欲自主。

我不甘於無情的現實,我必須努力去實現我的目標。

性欲, 至.死.方.休。

最後會有人看見我,不管代價是什麼,我將會讓別人看見我自己。

關於作者 Andrew Gurza

2014-AlejandroSantiago-5488Andrew Gurza是《秀色可餐的身障人士》(Deliciously Disabled )單位的創始人兼共同執行者,他致力於讓人們在流行文化和各社群中看見身障者。

在同志社群裡,Andrew Gurza的作品解構我們對於身體美的想像及規範,讓大家看見身障同志。
他的目標是讓所有的人都能與身障者對話。他的文學作品探討身障者現實生活中的性慾望,在倡議者(The Advocate),赫芬頓郵報(Huffington Post), 和 好男計畫(The Good Men Project)廣受討論。

他的臉書在這裡

Source: OUT

譯者:QueerWatch酷新聞編輯哈里斯


QueerWatch酷新聞推出新單元-現約的二三事,以故事的型態書寫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及邂逅與情慾,未來也期待雙性戀、同性戀、跨性別、泛性戀、各種戀書寫故事向酷新聞投稿,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