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同志的真情告白:沒有婚姻平權,我們一點也沒有保障,假如能讓我簽手術同意書,我的伴侶也不會拖延黃金救援時間,而與死神搏鬥了二次。

下載 (5)

從年輕時到去年初,其實我是不在意同志議題或同志話題的人,我只要隱瞞好自己的身分就好。

三年前我認識了現在的伴侶,當我們決定要走一輩子時,我始終認為做好自己就好,我依然不關心同志議題,我們二個的父母親都給予我們祝福,甚至異性戀朋友都鼓勵我們做自己,就算是鬥嘴、吵架,都還是異性戀朋友出面緩頰,我們二個很幸運的融入我們在地的生活,更融入異性戀朋友之間的生活,就這樣我們一直享受沒有歧視眼光的生活、享受現在的幸福。

在去年104年11月底,發生一件事,讓我徹底的改觀,讓我開始注意所有同志的議題。

11月23號那天,我們二個一如往常的各自上班,早上九點多,我接到醫院的通知,醫院告訴我說,我的伴侶因心肌梗塞需要緊急開刀,而且狀況非常危險,要我前往醫院辦理相關事宜。

伴侶的兄長都住北部,姐姐住澳洲,只有我跟伴侶陪著伴侶87歲高齡的父親住在一塊,因為事發緊急,我無法通知年邁的老人家,且要坐30多分鐘的車程距離,前往高雄某家醫院,我更擔心老人家聽到兒子危急的消息會有什麼反應,於是我一人火速前往醫院。

到醫院時,我一直詢問醫護人員伴侶現在在哪?每個醫護人員第一句話就是:『你是家屬嗎?』,就因為不是家屬,我就像是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最後是一個好心的護士,她耐心的幫我找到伴侶。

我站在手術室外面等候開刀結果,突然有護士叫了我,詢問我是否是家屬,我告知不是家屬,家屬都在外地無法趕來,於是護士無奈的帶我到手術室外的小房間,讓我簽一些文件,看一看文件,讓我覺得好像是『保證人』的感覺,醫院讓我簽的是醫療器材花費明細,讓我感覺醫院深怕當事人負不起醫療費用,起碼還有我可以催討。

等了好長一段時間,好不容易看到伴侶被推出手術室。

醫生問我是家屬嗎?我回答:不是,我是他的『室友』。

醫生:病人狀況很糟,現在要送進加護病房觀察。

我:狀況有多糟,是否能告訴我嗎?

醫生:不好意思,你不是家屬,我不能告知。

我:那我現在能做什麼呢?(醫生沒回答我)

就這樣,我小心翼翼的站在伴侶的旁邊,我告訴他,你要加油唷!

不要讓我擔心,也不要讓老爸擔心(高齡87歲伴侶的爸爸),我跟在床邊緩緩的到了加護病房外,眼睜睜的看著伴侶被推入加護病房內,我傻傻的站在外面不知道該怎麼辦,這一站就是30分鍾,我未見醫生或護士小姐出來告訴我伴侶現在的狀況,我心急的撥了電話回家,我哭著告訴母親狀況,母親冷靜的要我不要緊張,先找位護理人員問問下一步該怎麼做。

掛完電話,突然一位護士小姐走出來問我,你是某某某的家屬嗎?我回答:我是室友,現在某某某狀況如何,護士擺著一個臭臉說:你不是家屬,我無法告知。

心急的我,因為護士臭臉的一句話,我再也招架不住了,於是我就在加護病房外破口大罵:假如病人的家屬都在國外,是不是就不要救了,萬一病人沒有家屬,是不是就不要救了,我已告知你們,我們是室友甚至是摯友,你是不是應該告知我,好讓我知道下一步怎麼做,這樣才對病人有幫助不是嗎?

而不是一直質疑是不是家屬,還是病人沒家屬,你們就有權擅自做主不要醫治,還是隨便醫治?

我的大罵引起醫生的注意,醫生才走出加護病房請我進去,他帶我到伴侶旁邊,替我解說狀況,醫生說:病人狀況很糟,在開刀的過程,病人二次心臟停止,經過二次的急救,才救回來的,目前心臟嚴重受損,需要儀器幫助心臟跳動,要觀察幾天。

當醫生離開病房,示意要我陪一下伴侶,我看著醫生走出病房,我再也壓抑不住擔心的心情而大哭了起來,伴侶用虛弱的聲音告訴我說:不要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我的伴侶並告訴我說:他人不舒服的時候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心肌梗塞很嚴重要立即開刀,當時他已經感到意識模糊了,他告訴醫生說:等等來的朋友是摯友,可以給他做主我的一切,所以醫院通知你來,還在安排開刀房,我就昏厥過去了,我只聽到旁邊有人叫我的名字,要我不要睡著了,然後感覺胸口疼痛,全身像是被通了電,我痛到醒來,醫生馬上要我自己簽名,我根本二手無力,就鬼畫符一般的隨便簽了名,根本沒看內容,簽完名,我又昏厥了,感覺又有人叫我,我根本沒有力氣把眼睛睜開,我感覺我睡著了,突然又感覺胸口痛,然後有人拍了我的臉,我醒過來,意識模糊的聽到旁邊有人說:快!

快開刀!這不能打麻醉藥了,某某某你要忍痛,你現在的狀況不能打麻醉藥,不然會休克,要跟他拼了,不然很危險。

當我聽到伴侶說完,我又馬上大哭,一方面,我心疼他這樣被折磨,另一方面,我才知道,原來剛剛他才跟死神搏鬥了二次,我要伴侶好好的休養,不要多說話。

我再也不管醫護人員怎麼看我,我走出病房告訴護士說:我們二個是同志伴侶的關係,這是我的電話,我會在家屬休息室等後探病時間,病人假如還有什麼需求,請麻煩您撥我的電話或到家屬休息室叫我。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醫生叫進加護病房,看著伴侶正在昏睡,醫生告訴我說:現在病人狀況很危險,心臟嚴重衰竭,導致肺積水很嚴重,假如這二天肺積水狀況沒改善,可能會造成其他的器官衰竭,我驚嚇的看著昏睡的伴侶,我問醫生伴侶現在昏睡是正常嗎?護士小姐也感覺不對勁,拼命的拍了伴侶的臉,過了很久,伴侶才吃力的睜開眼睛,著實的嚇了大家一跳。

走出加護病房,我回到家屬休息室,深怕我哭泣的樣子嚇壞其他家屬,我一個人躲在角落,難過的一直啜泣,我擔心、害怕伴侶是過不了這一關了,我腦袋反覆的思考,為什麼沒有在立即時間得到醫治,搞到伴侶的生命好像一點一點的在消逝,在心裡我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了。

BrphvE2CEAETUn_

為了讓朋友知道狀況,我告訴朋友們伴侶糟糕的情況,於是大家紛紛寄了語音檔給我,內容都是鼓勵伴侶要加油,這不外乎包含了同性戀朋友、異性戀朋友,甚至有50幾歲的異性戀夫妻朋友。晚上進入加護病房探病的時候,再三墾請醫生通融,讓我將手機帶入加護病房內,讓伴侶能聽到大家的鼓勵。

真的很感謝上蒼的眷顧,隔天就發生奇蹟,肺積水就開始慢慢的改善,就這樣伴侶帶著好運在加護病房待了七天轉入普通病房。

我們的事也因此在醫院傳開了,更有一位護士小姐被我們的事感動,她專程到病房與我們聊天與鼓勵。

她說:她是異性戀,她看到同志的感情,真的不輸給異性戀,你們也是人,本來就有權力去愛,她說她會支持婚姻平權,讓我很感動。

經過這件事,異性戀的朋友們一直給我們鼓勵,一再的告訴我們,要更勇敢做自己,在他們面前,我們不是妖怪更不是異類,而是活生生在他們生活中真實的朋友。

就因為這件事的發生,讓我有許多的感嘆與無奈,沒有婚姻平權,我們一點也沒有保障,假如能讓我簽手術同意書,我的伴侶也不會拖延黃金救援時間,而與死神搏鬥了二次。

我們要的不一定是社會的認同,更不是利益,就算不受認同,我們依然過著自己的生活,我們要的是保障,是在伴侶最危急時,我們能從旁協助,而不是當另一半生命受到威脅時,我們一點也沒辦法幫忙,換個立場,假如您是異性戀,當您的另一半受到生命危急時,你不能給予幫助,你能過意的去嗎?

還好我的伴侶夠幸運,與死神搏鬥了二次把性命撿回來了,假如今天他不幸罹世,我想我一定會很自責,就因不是家屬無法簽手術同意書,或是他在最危急的時候,我無法幫他做決定,這一切的一切,也讓我開始慢慢的注意同志議題了。

beautiful-rainbow-flag

本故事經當事人同意刊載


相關書籍推薦

getImage
說好一起老
作者: 瞿欣怡
出版社:寶瓶文化
出版日期:2015/10/26

我們相愛,理直氣壯。
我們說好,要一起老。
在每個夜裡,牽著妳的手睡著。

我盼望有一天,
所有人都能抬頭挺胸,愛得理直氣壯。

相關網路廣播推薦

【真情酷兒1.0】同志廣播節目
哈囉酷兒網http://www.helloqueer.com 製作
第84集主題:我們都被護家盟在臉上擦大便…
播出日期:2016.1.24.~主持人:vincent~

『陪你一起老』的作者瞿欣怡,
在熱線老同小組光陰的故事座談裡,
分享了女朋友檢查發現乳癌時,
那一段日子的心情~

她為什麼無法像歸亞蕾在MV中說:她是我老婆…
女友病中,她還準備了阿原抹草肥皂?
獨立承擔另一半的重病,面對醫生、面對法律…
陪伴的歷程,是一條苦到說不出來的痛…
陪復原的女友在大安公園,被護家盟臉上擦大便…

席間,她分享了一位養子感傷的故事,養子男友父母是牧師…..
欣怡娓娓道出故事的悲慘…
同志伴侶註記解決得了同志伴侶的問題了?
同志伴侶在法律上仍是陌生人…
醫生面對你,和你伴侶的父母時,醫生會聽從你的決定嗎?
本週【真情酷兒1.0】一起來聽聽瞿欣怡的心情分享~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