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當兒童遇上「跨性別教育意義」的色情藝術》

作者:郭家瑋

「色情」是言論自由的一環,是憲法所保障的權利,當東華的同學的藝術作品被撤下來時,有許多「因為圖書館有小朋友在,所以本來就不適合。」這樣「保護兒童青少年」的主張(先不談藝術擺放的是二樓根本不是一樓兒童區),源自於法律下成年監護人「代理」未成年的權利,認為這些色情會「汙染兒童、青少年心靈」,先問,這些「汙染」是否只是某一派家長的性道德價值觀?而另一派家長若想要讓兒童在圖書館、公共空間接觸這些色情藝術進而讓兒童趁機「性教育」的權利卻被剝奪了,保護兒少的家長的權利是權利,難道想要性教育兒少的家長權利不是權利嗎?

「汙染兒童、青少年心靈」的指控看似很理性中立,但事實上完全接受不起考驗。回顧作品牌上寫的創作理念:「廁所是性別遊戲規則最嚴謹的地方,每次上廁所都是在殺死自己,好讓身體成為標示牌上那些男生、女生符號。」

汙染早已發生了!這種汙染比色情嚴重太多,在廁所中人們完全沒有提供小孩一個反制二元性別框架的手段,這並不叫理性中立,而是兩性二元價值觀的道德強暴-那種男生應該走男廁,女生應該走女廁的教育。由此可知,批評作品在汙染小朋友、卻未批評男女廁符號的人,單純只是偽善。

回顧歷史,過去在維多利亞時代下的性價值觀,男性立法者認為色情出現在公共空間會讓女性「偏離婦道」、「敗壞與腐化女性的脆弱心靈」,女性被視為父權家庭的他者需要「控管」,這例子可以讓我們質疑保護兒少的價值觀是否正當,以及是否有需要修正的地方。

圖書館因為被投訴「觀感不佳」而撤下作品,能夠質疑的是,倘若此作品被投訴的是,「具有教育意義,讓兒童看見跨性別的處境」(原意即如此)及「看見兩性廁所的荒謬性值得推廣」,圖書館會有所保留嗎?所謂的行政、價值中立呢?

此創作被不斷的「反駁」、「再畫上」、「行動」、「黑特」、「宣傳」、「討論」、「貼上」、「撕下」、「再貼上」,早已在人群之間滾動了許多層面的教育意義,甚至推翻了原有的意義使他更具有教育性,尤其是越被打壓,越不符合主流而引起討論,在憲政體系下政府、公家機關,越要保障這樣難得少數的言論(包含色情資訊)自由!

Q1:但保護兒少的價值、管制仍有必要性吧?

A1:有必要,但在這樣社的社會中,此種價值不是你、我或某一派家長說的算,而是經過公開對話、對峙,形成的社群價值來判斷,不應該被一人投訴「觀感不佳」就被撤下來。

Q2:所以你想表達的重點是?

A2:這作品原本可以具有教育意義而可公開展示,讓家長教育兒童跨性別的處境,只是家長又另有價值判斷,而再詮釋了這作品。

Q3:或許家長也還沒「準備好」要如何讓小孩子了解這些呢?抑或他想慢慢告訴他的孩子呢?

A3:就像也有家長不想讓小孩子太快理解同性戀一樣(卻不斷的告知白馬王子的異性戀童話)或是告知不可婚前性行為,這樣「性道德價值上的強暴」不也是一種權力關西不對等的「騷擾」嗎?而單看這作品,回到問題「已準備好,想趁這個機會,性教育兒童的家長的權利呢?」如果我們只想「『慢慢的』告訴兒童『跨』的處境」,卻不斷告知依據生理性別,他是男是女,應該玩怎樣的玩具,剪怎樣的頭髮,進怎樣的廁所,強迫兒童,或另一派家長接受兩性廁所的價值觀,也會讓跨性別兒童或跨性別家長「不知所挫」。

Q4:跨性別幹嘛不去上性別友善廁所就好了?全部廁所都打通太激進了吧?

A4:公部門官方可能會以為把跨性別女人丟到性別友善廁所是最佳解。殊不知,這在跨性別社群容易引起反彈,認為這是在隔離跨性別女人,貼標籤,是歧視。「為什麼要強迫我們上性別友善廁所?」即使有了性別友善廁所,順性別女人還是繼續上女廁,不會上性別友善廁所,反而是跨性別女人被邊緣化,加深對立。(參考:http://www.storm.mg/article/77052

最後,這是不是「色情藝術」仍有待商榷,畢竟這創作沒有 任何的性交、誘惑的暗示,而是一組被卡通化的藝術罷了。又何須「分級」呢?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