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護理師吐露了一段令人心碎的故事 – 解釋為什麼婚姻平權是如此重要

一位護理師向大家分享同性伴侶在醫療體系沒有婚姻平權的法律保障之下是如何被對待及伴侶面對死亡時的困境

一位護理師向大家分享同性伴侶在醫療體系沒有婚姻平權的法律保障之下是如何被對待及伴侶面對死亡時的困境

今天QueerWatch酷新聞要和讀者分享一段故事

一位創傷科的護理師分享了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告訴世界為什麼婚姻平權是如此的重要,而美國的最高法院裁同性婚姻合法化對故事的當事人有許多非常重要的意義。

崔西戈爾曼是一位來自美國賓州的護理師,她向世人表示她在一家醫院看到同性伴侶在醫院面對另一伴受傷時被拒絕探視及伴侶面對生死情況時所遇到的困境。

就讓我們娓娓道來:
20年前,我在加護病房擔任護理師,我們有一個傷患被送過來,傷患在車禍中傷及頭顱及腦部,有生命的危險,大多數患者在這種情況下會先得到一個號碼及假名字,例如"unid-1234″, 直到我們可以連絡到他們的家人為止。

好吧,我們第一個追蹤到的人是傷患的母親,我們打了通電話給她。

她負責我們為這位傷患做的所有醫療決定。由她決定手術的決定權,例如,傷患在心臟停止時的各種醫療事項的決定,這也是傷患在緊急情況下,我們能夠拜訪的人。

故事說到這,原來,這位母親已經20年沒見到兒子了。她不認他,只因為他是同志,因為她的兒子愛上了一個男人,決定與他的愛人一起生活。

不管怎樣,我們這些護理師及醫生根本拿這件事沒輒。

後來我們終於找到了傷患在過去20年共同生活的那個人。他們一起買了房子、一起買了傢俱,他們共同扶持照顧共同生活。

不管怎樣,我們這些醫療人員根本沒輒。

傷患的"家人"已經建立了一個清單,上面註明誰可以探視傷患,而傷患的生活侶伴並沒有在名單上。

我們在法律上必須遵守這位母親對我們所有的要求。

她堅持要求這位傷患的生活伴侶不能來探視,我們只能遵守,根據法條,我們別無選擇。

我只能在傷患受傷的這幾個星期於下班時間給他在醫院大廳哭泣的可憐另一伴買杯咖啡,因為他不能去看和他生活了二十年時間的伴侶,而我甚至不能合法地告訴他的伴侶傷患的近況,因為會違反HIPPA的規範。

我感到雙手被捆綁,無能為力,我的心都要碎了。
所以我決定用我的餘生爭取婚姻平權。
最後,美國終於在2015年最高法院通過婚姻平權的裁定,這個結果對我們的意義非常重要,心中的感觸一時也說不盡,實在有太多話想說了。
Source:GayStarNews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