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出櫃那些小事

12377707_752192684911089_8504649775955771727_o
出櫃是在六年年的那個夏天,我開開心心的踏上國中一年級的生活。
本以為這個日子會是無憂無慮的開始,因為我要開始長大了,變成大人了,
我想小時候都嚮往那種不用被家裡限制的生活吧?於是開始跟班上男生稱兄道弟,想要當個「正常人」,
忘卻國小喜歡的男生,還有那些青澀小事。沒想到,這時在拓網認識一個18歲的小帥哥,我們交往了,我會在心情日記寫下我們的生活,上課等待簡訊、下課等待電話,這就是我十三歲的青春。班上的男生,開始翻閱我的書包,覺得我很怪異,並且告訴老師,「陳弘智是死GAY砲。」班導,問輔導室這可以改正嗎?

「可以。」輔導室這樣回答,諷刺的是那時候我得到性別平等比賽第一名。老師打電話,打給家中:「弘智性向有些問題,希望貴家長能多多注意。」我依稀記得,父母苦惱的樣子,
只因為我喜歡的性別是男生。

「你會尿失禁。」
「你要不要當女生。」
「我不要同性戀的兒子。」

切斷與外界連結。
變成孤單的我。

父親、母親、老弟、阿姨、表哥、表弟、表姊、表妹、堂哥、堂妹,
我在同志圈真的過得很快樂,
而我現在十九歲了,還是覺得自己是個同志。

我不去夜店,不吃菸酒檳榔、不碰毒品。
(雖然我讀社會學會覺得這些人沒有問題,可是我自己不喜歡)
而你們知道,讀跟性別有關的學術領域,變成我的助力,
它讓我想繼續上進的動力。

身旁的朋友也接納我,雖然過著單身的日子,
可是有朝一日,我希望也能帶著我穩定交往的男朋友回家過年。
一起吃飯談天說笑,跟你們聊男生,好好地一起跟家人過生活。

但就算你們不接受我,我還是愛著你們。

愛你們的弘智 敬上


延伸閱讀: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相關性別平等的新聞

一位男同志的當場反駁故事 | 12年國教東區公聽會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