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評論 | 性傾向是歧視與偏見的指標試紙,融入的性平素養足以直探許多性別核心問題

評論者: Ryan J. Y. Wu (酷叟也夫子 吳瑞元老師)
第二波課綱公聽會國語文場有人說「性平問題不是只有同志議題」,還有「性騷擾問題、家暴問題、兩性同工不同酬問題、青少年性交易問題、未婚生子的問題、青年不婚/仇女/仇男的問題」,言下之意,課綱公聽會只關心多元性別,其他都沒管了?

「性平問題不是只有同志議題」,這句話某種程度可成立。但,從另一方面來談「同性戀問題可以涵蓋相當多的性平課題」,這說明談「同性戀」延展出「性別刻板印象」、「父系至上體系」、「生殖工具性」、「性關係」、「理解性別的生理、心理狀態」、「生涯發展」、「性別歧視」、「家庭」、「親密暴力」、「家務分工」、「媒體識讀」、「人工與代理生殖」、「疾病污名」、「科學中立的解疑」、「量化詮釋的偏誤」、「國家機器與身體治理」、「長照」….等等,所以我說性傾向議題是性平的指標試紙,是性別教育很好的素材,在各領域中融入多元性別的性平課綱是非常有意義的,也是具有教學效益的內容。

australia-gay-marriage
圖 | www.cbc.ca

說課綱公聽會談同性戀太多的人,應瞭解事情的脈絡。今日會談這麼多同性戀課題,是因為一大多人專挑性平課綱中的「認識身體」與「認識性傾向」來反對,為了對話與溝通,才充斥這些話題、佔了這麼多時間。原有的性平課綱沒意見的肯定很多,回歸舊秩序的意見者想扭轉符合前進思潮的課綱,逼出了捍衛既有制度的人就事論事。

是的,「性平問題不是只有同志議題」,所以,主張回歸舊秩序的人們更該停止聚焦與放大教育中的「同志議題」。我在以前的《性別好好教》教育部教材公聽會上,與現在第二波的公聽會上,我聽到的,反而是自稱為多元性別的成員,對於性平課題有廣泛的體認、警覺與省思。

我想我以研讀女性主義思潮、社會學(Sociology)、性別研究的立場,以及身為地方國教輔導團人權教育小組受訓多年的基層教師身份,說一下我的看法。

性平教育當然不是只有同志議題,但同志議題與「「性騷擾問題、家暴問題、兩性同工不同酬問題、青少年性交易問題、未婚生子的問題、青年不婚/仇女/仇男的問題,…..」都有相同的根本問題,在討論性別現象時,有些導論般的思考,早已能涵蓋相當多的性別平權問題。

我所說的「導論」,就是關於「性別的養成與社會化」、「社會性別、生理性別與性表現的多元」,在論及這些導論時,不免將可知許多問題的根源都源自父權、男性至上的宗法制度(傳「宗」的意識),以及為了傳「宗」的意識型態衍生了將女性當作生殖工具與設定女性「主內」「守護」家庭的偏頗,再衍生限縮性別角色與發展的壓迫。

即便是「異性戀制度」也是從生育的必要開展,擴展出自主女性、異性配偶家庭以外的歧視、偏見與打壓,許多職場女性與異性戀外的人士都可感覺,這社會在「人」的生涯中被主流社會設下了「透明玻璃天花板」。人若以生殖和繁衍為天職,人變成了「工具」,站在「人權」的理念,理想的人間應該是讓人可以自我實現,而不是讓人淪為工具而處處受限。

現行以生殖為前提而獨尊異性戀的體制,衍生出自古至今對女性不平等的設定與對待,養大了男性的狂妄與踰舉,性騷擾、性暴力、性霸凌更是在男尊女卑的體制中被縱容養成,女性與性少數在父權制度中被壓制噤聲,異性戀單一配偶外的社群中不被同理。

因此,性平教育不是解決表象的不公平與不正義,更要探討與批判制度與系統所畸生出的社會意識。

教育不是在為鞏固守舊盲從而存在,而是在進步與理性思考中,開創生涯中的自我實現。
現在的教育思潮也不再秉持打著「保護」的招牌,繼續弱化新生代因應萬象世界的能力。

就這樣,拒絕討論制度緣起,不去討論畸生的「兩性」、欠缺挖探性/別的不平等的源頭,打著「保護」的旗號,卻畏懼思辨與自主的培力(empowerment),這麼守護既有(會畸生問題)的秩序,一直弱化性別生涯可能的龐大多數,這種「守舊+傳統+獨尊異性戀思維」的偏見源頭,相對於具反思力、能同理弱勢(女性、異性戀外的)的社群,哪種才叫做「霸權」?

社會中願表態是異性戀外的比例那麼少,頂多偶在遊行嘉年華呈現不同的叫嚷,要稱能反思異性戀制度的人是「霸權」,真是太抬舉了「少數」!

說反思異性戀制度的人是「霸權」,更凸顯許多異性戀家長面對人性差異時的盲目「驚恐」!

人在對個體差異的「驚恐」,早在古羅馬「迫害基督徒」、中世紀「獵殺女巫」、二戰前後的屠殺猶太人、IS殘殺同性戀都展現過人權的殘害。所以,我們會希望教育界要有更多「認識」與「同理」的教學,要化除迷信與不理信的「驚恐」。

讓真懂「不平等」根源的女性主義學者、讓深深承受不平等的社群、讓覺醒平權意識的人們談性平教育吧!我們的新生代需要平衡的資訊、獨立的思辨。

只能從表象看到問題的人們,孩童也是能看到的,但要教「警醒」、「爭取」與「反思」,多聽有所感悟問題源頭的學者、社群怎麼說,這樣的教育就很有意義。

能夠反思既有制度的合理與荒謬之處,或許,世人將有機會瞭解「扮裝」、「娘娘腔」是社會中多麼進步與力行的平權勇士。從少數的啟示,或許人人都能有機會警醒自身差異與奮鬥的過程,能跳脫外在限定的框框,這是多麼好的自信教育,而性平教育中對於多元性別的肯認,就是這麼有意義的教育。

酷 編輯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dit@queer.watch
酷 編輯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