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達政宗觀點|ILGA-Asia活動感言

伊達政宗為知名社會評論及觀察家
伊達政宗為知名社會評論及觀察家

這兩天參與 Ilga-Asia 的研討會,有點發覺,這是個溫馨的交友團體,而不是激進的倡議團體。

跟我原先想像的不太一樣。

如果從西方世界的視角來看,東南亞國家 LGBTI 運動慢了 20-30 年不止,同時他國經驗似乎也無法提供臺灣、或者熱線任何實質幫助,大部分亞洲國家仍在起步的「出櫃」階段。

甚至也不太清楚其它跟自己不太一樣的主體,也或許沒察覺其它潛在的可能。

但這樣說也未必公平,這樣的成果不是應該拿來擺放在天平上比較。

除了積攢的社會資源(人力,物力,財力,時間)不同、文化風俗不同、所受到的環境壓迫、教育水平也不同,政體或宗教與人民的關係也都是關鍵。一概而論除了有失偏頗,更毫無同理心。

臺灣被稱作「亞洲同志的燈塔」,除了熱線 17 年來的努力外,同志遊行也總是創下亞洲新紀錄。各國來取經或朝聖的人,有些是帶著各樣的歷史傷痛、有些則是懷抱興奮心情前來,他們很難得能同時看到這麼多活生生的 LGBTI 同學,且以各種多元且非單一的形式現身。

臺灣地狹人稠,要找到自己的同伴或許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

當然,城鄉間仍存在差異,但遇到一個自己人倒也不用花上四五小時的車程。比起許多國家,這其實真的算是奢侈的幸福。而且更重要的是,比起他們,我們不太需要冒著生命危險,來進行社會運動。

(或許應該感謝過去臺灣腐敗的政治,凝聚許多同志在一起取暖,與靠杯。)
於是,我想,再更驕傲的往前跨步是必須,也同時會對於四鄰國家的同志人權有所幫助。

大環境始終是連動的。從歷史經驗看到,這樣的前進,不只是我們的一小步,而是幫助身後夥伴跟上腳步與協助他們輾過歧視的一大步。
也就爭取到彼此更大的自由度。

最後,我必須說,同志生活在臺灣真的很不錯。

因為擁有熱線,我感覺安全與幸福。>////////<
Harvey Milk 演講開始時總愛說:
「我是哈維米爾克,我來這裡是為了 *解放* 你們的。(My name is Harvey Milk and I’m here to recruit you.)」
謝謝熱線一直走在我的前面。(深深敢劫被愛)

【註】
*解放* 為電影【自由大道】(Milk, 2009) 之中文翻譯,但 recruit 原意應是「招募」。招募除了代表我們屬於同一陣線,也強調每個個體都有為自己發聲的權利,也都應該為自己發聲。

看見結構也看見能動性。
‪#‎變強大的目的不就是為了照顧與保護比我們弱小的人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快按讚 d(`・∀・)b
在這評論 ヾ(*´∀ ˋ*)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