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約的二三事|我的理所當然是他眼裡的特權

640_2998e07c97bd3d3ebae02565dcbdee0f晚上,有個葉門人加我FB(一開始還以為是詐騙的),跟我說,他在某個社團裡看到我在某篇文章上按了‘Like’。聊沒幾句,他就突然「出櫃」了,我有點嚇一跳,但他好像以為我是LGBT組織的人(他以為LGBT本身是一個國際組織,但我沒說什麼,因為他語氣很沉重,我也覺得沒什麼好特別糾正的)。

後來他開始跟我說他有多麼痛苦,然後才問我「是不是gay?」,當我回答是的時候,他又問我「怎麼確定自己是的?」,因為他好困惑,但又不敢跟身邊(國內)任何一個人說(在葉門,同性戀還是一個罪,而且在軍政府執政後,甚至還有越來越嚴格的趨勢)。

這麼突如其來,我真不曉得怎麼幫助他,隨手想查一點該國NGO的資訊,結果看到:Due to the illegality of homosexuality and the punishment that results from violation of these laws, no LGBT organisations were found in Yemen. 然後我傻住了,完全不知道可以請他去哪裡尋求協助。

然後他又問我,真的抱著自己喜歡的男人的感覺是什麼?真的可以抱嗎?問我有沒有真的做過愛?跟男人嗎?他好難想像,但知道自己有一股慾望,可是不行(這時,我也不覺得有辯論宗教與性之間的問題,似乎不是燃眉之急,而且我對可蘭經也不夠熟)。

沒有做過愛怎麼知道自己愛男人呢?不喜歡女生,有沒有可能是其他可能,比如asexual?但他說他對男人是有「感覺」的,他有一個喜歡的朋友,但只能壓抑再壓抑,否則對方知道,可能會揍他還會告他(在這個節骨眼,突然覺得好像沒有必要多提什麼酷兒的事,因為他的處境根本無從「酷」起)。

我問他,有可能想辦法出國嗎?他沒有任何頭緒。他說,「他們出來要有簽證,程序超級麻煩,如果沒有什麼好的理由,多半會被拒絕,不一定是被外國人拒絕,也有可能被自己政府拒絕」…「他之前本來有拿到一個獎學金,但因為申請的學校,政府不喜歡,後來不同意他去唸,結果獎學金被撤回了」。

他不停問我:「該怎麼辦?」完了,真的遇到這種事,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虧我讀那麼久的書,一下子完全無用。我請他先至少找個信得過的人,抒發他的痛苦,不要覺得再有罪惡感,其實很多人都跟他一樣的(因為他覺得自己會喜歡男人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不然再這樣下去對他的心理健康也不好。

然後他跟我說,他一直覺得身邊有其他的朋友可能也是,而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問那個人是不是也是gay,然後他就有人可以說話了,但他就是不敢(在伊斯蘭國家,還是得非常謹慎小心),一點也不敢輕舉妄動;我深感,也太難幫得上忙了,覺得好無力。

「可能逃出來申請難民嗎?」其他朋友這樣問我(因為我立馬向其他人求助)。可是聽說現在申請難民,就算不用再現場「演」給移民官看(感謝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還是得提供同性性生活(或同性伴侶)的證據,所以我本來也有這個念頭,但就打住沒提了,以免給了「處子」錯誤的期待。

朋友建議我,可能可以查查當地其他的人權組織。我問他有沒有耳聞過什麼NGO?他反問我NGO是什麼?然後我再問,那有沒有看過什麼有「人權」或「自由」等字樣的宣傳單?結果沒有下文,於是我擅作主張地幫他找了在葉門的Amnesty International或Human Rights Watch,幸好他有聽過前者。

我說,或許你可以去尋求幫助,就我所知,他們應該是對gay比較友善的(雖然也是有耳聞過,某些國內的人權團體其實也是排斥LGBT議題,但AI應該還可以吧,我心裡默默想著)。他說他只是想要一個朋友,可以聽他講話,明白他為何心情不好,他沒有想要逃出去。

這個時候,朋友發了一篇文章給我:For Yemen’s gay community social media is a saviour。這下我明白了,難怪他會在FB上找人(這對他來說是最可行也是唯一的方法)但他又怕加國內的人,所以找了個「生」面孔。我想,他應該是剛有意識的階段,所以對一切還很慒懂無知。

我後來循著那篇文章的線索,找了幾個Facebook groups給他,幾乎都是封閉式的社團。結果他超級高興的,但說要好像還要通過審核,但他真的非常開心(因為用了好多表情符號),回覆速度也變快了。在那樣的環境下,如果是剛出道的話,可以想見一定很焦慮,幾個臉書社團就足以讓他樂成這樣。

細心的朋友這個時候趕緊跟我說:「記得提醒他用假名開account。網路真真假假,有些可怕的人專門把同性戀釣出來,然後對他們作可怕的事。」我一轉述,他自己嚇了一跳,一直誇我怎麼那麼聰明,一定是因為有被騙過。於是,他趕快取消申請,現在要來建新帳號了。

一霎那,我突然對許多朋友同時擁有兩個帳號的事(把圈內外生活切開的困窘)完全釋懷了。突然好感謝social media、全球化、四處征戰的人權組織、還有台灣同運的前輩們;感覺,平常再如何想要「解構」一切,批判認同政治、懷抱後現代,真正遇到動輒生死的處境,好像也能理解何謂「策略」了。

當那個葉門朋友反覆用到jealous、envy、privilege、afraid的字眼時,當他說出:Please help me. I know you know what to do…my friend.我就這麼輕易地成為他目前唯一能信任的人了。比起這種壓迫,我由衷覺得自己好幸運,原來身為八零後的台灣男同志,在很多人的眼裡、在他的眼裡根本像是種特權。

作者:李柏翰


QueerWatch酷新聞推出新單元-現約的二三事,以故事的型態書寫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及邂逅,目前第一篇以男性的視角書寫邂逅與情慾,未來也期待雙性戀、同性戀、跨性別、泛性戀、各種戀書寫故事向酷新聞投稿,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