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約的二三事|我在塞爾維亞與Grindr上可口的伊拉克男人邂逅

照片中的型男Omar Borkan Al Gala,是模特兒兼攝影師,此圖為示意圖,非故事主角本人。
照片中的型男Omar Borkan Al Gala,是模特兒兼攝影師,此圖為示意圖,非故事主角本人。

在Belgrade(塞爾維亞首都),Grindr(交友軟體)響起一則一如往常的訊息通知:不露臉、好身材,看起來很可口。言簡但意賅:「現約吧!」

一名的確可口的男子很快就現身了;大概是地中海人吧,我猜。

結果,原來是伊拉克人,去過希臘、造訪過幾個小島。現約但「沒地」,因為他和幾個朋友合住一個小房間;他正在旅行中,所以在這裡只是待個幾天,但下一站,不明。

到我的旅館房間後,我突然想起了所有歐洲報紙的頭條:他是個逃離伊拉克的難民!乘著船,經過希臘,然後Belgrade;他透過易付卡連上無線網路,然後登入交友軟體。

那些貌似遙不可及的頭條-難民、移民、遊民、乞討者、暴徒,不再只是遠方的「他們」,而就是眼前這個男人。

我們開始聊著天,緩慢地進行著,因為他的英文不太好。眼睛會笑的他,身為一個男同志,他孑然一身。

他雖然知道和他一塊兒旅行的人們,但不熟,因為他們只是湊巧地一起移動著。

他和許多其他男人住在同一個房間裡,大部分是年輕的旅行者,但那個地方稱不上一個小旅店:只有幾張床讓大家輪流著睡。對於一個沒有工作、沒有家、沒有國籍的難民來說,這只是最純粹且原始的那面-一個移民,四處找工作,尋覓著一個可能為「家」的地方,然後開始新生活。

我很想多問點什麼,雖然這感覺有點像在窺探並侵犯他的私領域,但他自己開始述說著他的故事。他離開了伊拉克,僅管他並不想走,但他的雙親都過世了,所以他並沒有理由再待下去。一名親戚幫他付了錢,打點了一艘船從土耳其出發到希臘,再從希臘到這裡。

這趟旅程漫無目的地,概念上只是下一個國家罷了,他甚至不確定往哪裡去,何時離開,只是等待著,但也不知道到底在等什麼。可能只一輛車、一台巴士、火車…總之不會是搭飛機,或著只是困在這裡,維持著無國籍,眼下的這個狀態。

一個微笑、一個擁抱,然後他離開了。

戰爭彷彿經過了這個房間,我一個人被留在原地,哭著,想著這個伊拉克朋友。他會扺達下一個地方嗎?他能找到工作,並開啟新生活嗎?他能成為他想成為的人嗎?

譯者:李柏翰

Source:GayStarNews


QueerWatch酷新聞推出新單元-現約的二三事,以故事的型態書寫人與人之間的交往及邂逅,目前第一篇以男性的視角書寫邂逅與情慾,未來也期待雙性戀、同性戀、跨性別、泛性戀、各種戀書寫故事向酷新聞投稿,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特別感謝譯者李柏翰為本專欄翻譯文章

About 酷 編輯

酷新聞希望能透過網路社群的力量,為華人世界性別、人權找到突破點,恢復相關議題該有的注目程度。本帳號將會代表酷新聞編輯部,以及發表各方投稿,針對性別、人權提出心得與建議,也歡迎與我們聯繫。 歡迎來信到 [email protect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