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影音】2015/10/01尤美女委員質詢:性平教育委員遴選程序跟會議過程應更公開透明


1996年,我們失去了彭婉如,但也因為她的離開,1997年3月教育部成立了「兩性­平等教育委員會」,也就是現在的「性別平等教育委員會」。在《性別平等教育法》中,開­宗明義寫了性平教育的使命:促進性別地位之實質平等,消除性別歧視,維護人格尊嚴,厚­植並建立性別平等之教育資源與環境。

但在性別運動努力多年之後,我們發現性平教育委員的遴選跟會議的公開、透明還是有很大­的問題。在教育部所訂的法規當中,性平教育委員由教育部長選任,對於怎麼選則未置一詞­,在這樣的過程當中,我們看到第6屆一些性平委員的言行與表現,完全背離《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義的「具有性別意識」:「個人認同性別平等之價值,瞭解性別不平等­之現象及成因,並具有協助改善現況之意願」,當性平教育的委員看不到性別不平等的現象­、無法理解成因,乃至於擁抱性別不平等的「傳統」,認為「改變」是對性別不平等現狀的­「壓迫」,這無疑是性別平等教育的一大反挫。另外,教育部性平教育委員的名單雖然都上­網公布(相較於課審會名單的完全不公開),但性平教育委員會的會議紀錄,卻只有提案跟­結論,完全看不到中間討論的過程,公民社會又怎麼能夠理解政策與法規思變的過程呢?

今天吳思華部長願意承諾第7屆的性平教育委員遴選程序跟會議過程會更公開透明,但我們­當然更希望教育部面對不管是課綱或是性平教育的問題,都可以在當下就朝對的方向改變。

快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