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觀點|[結構性問題的再思考]

[結構性問題的再思考]

我是一個擁有多重身分的同志(LGBTQ+),相信認識我的朋友應該都知道,不知道的朋友們~~~你們現在知道啦XDDDDDDD
之所以在寫這篇文章之前,還是先出櫃一遍,因為當我寫這篇文章時,是特別以「同志」這個身分,以及這個以身分所經歷的過往經驗來寫的。

我曾經有過一個交往逾3年的同性伴侶,我們曾經訂婚、同居,
雖然最後還是分開了,但是其中發生的很多過程與轉折都十分值得討論。

他相當相當的愛孩子,我則是很怕高中以下的小孩,尤其是嬰兒…經過相當長久的討論,我們決定婚後要有孩子,自己生或領養,在我終於鬆口答應要有孩子之後,我開始認真的準備。當時我們剛訂婚不久,我從家中搬出去與他同居,當時完全獨立自食其力,生活相當不容易的,但是我還是用為數不多的打工薪水訂閱了「親子天下」,畢竟中國俗話說:「養不教,父之過」,我知道如果我要當爸爸,我一定要努力當個最好的,要當個超級好爸爸,並不是只要物質上要能給予孩子最好的,而是一定要對於教育有一定的概念,要做到這點,就要努力多讀點書。(我當時還緊張到去報名某個萬華區免費的新手爸媽班,結果去了才發現,現場都是媽媽,而且是真的「真的帶著小嬰兒」的那種媽媽,只有我一個GAY,看起來根本高中生的樣子,而且因為小孩還沒生好,所以什麼都沒帶,只好現場借老師的道具,一個看起來很可怕的嬰兒玩偶來練習= ="完全像是來亂的)

努力試著準備一陣子之後,我更加確定自己可以勝任,於是在網路上公佈了訂婚以及決定要有孩子這個決定。不少朋友留言或私訊過來鼓勵我們,也為我們加油打氣,不過其中有些朋友也寄信過來表達一些意見,他們跟其他人一樣,對於我們訂婚決定要共組家庭表示開心,但是對於想要孩子這一點則持保留態度…

他們大致的意見不外乎「孩子可能會遭受歧視」、「孩子必須因為自己的爸媽是同志而連帶忍受社會的不友善」…等等等,看似有別於一般社會上恐同者會去說的「同志伴侶可能無法給予孩子最好的成長環境」、「缺乏異性的role model」,於是乎他們表面上看起來並不恐同,畢竟他們對於同志之間的「互許終身」與「民事結合」都表示樂觀其成,好像也沒有太在乎性別這回事,但是若是仔細思考一下他們對於同志生養權的deny背後的原因,其實還是恐同,實實在在的恐同。

一般社會上的恐同者,基本上認為「同志伴侶可能無法給予孩子最好的成長環境」,卻同時也認為在異性戀夫妻之間「教導子女這件事並不分性別」,不管是爸爸還是媽媽都一樣教導子女,教得好不好是人的問題,不是性別的問題。但是往往好景不常,這樣清晰的邏輯遇到同志的時候就整組壞了了~因為同志之間的結合,除了兩個人是同一種性別之外,我好像也沒發現跟異性戀夫妻的差別… 那… 這跟教導小孩有什麼關係呢?以我當時的例子,一心想當個好父親,努力預備自己迎接新生命的誕生,我並不覺得在為人父這件事上我會因為我所愛的人的性別而輸給任何一個異性戀者。至於缺乏role model這件事,我們有非常非常要好與親近的異性友人,是絕對可以給孩子很好的role model的人,此人倒也不一定要是雙親中的一方,要不然單親家庭怎辦?

一般是社會上的恐同很容易看得出來,因為所有質疑都直指同性之間的結合,但是我那些擔憂的朋友們所擔憂的事呢?回歸到本質,就是恐同,而且更可怕的,是看似友善的隱性恐同,在他們的思想中,根深蒂固的認為同志是「次人一等的」。

在目前,同志受到歧視是一個「事實」,同志被當作二等公民是事實,現實情況是如此,於是大家在做的,不正該是「努力改變現況」,並且去檢討「歧視」這件事,但是這些人卻是只看見現況,卻看不見這個現況根本就不該存在,看見現況造成同志族群的困難處境,卻看不見這樣的困境「根本就是被強加在同志身上」, 這樣的忽視,彷彿認為同志就是低人一等,就是「應該」面對這樣困境,甚至明知這樣的對待並不合理,卻選擇在想法上固化這樣不合理的對待,直接得出結論:「同志的孩子必須背負被歧視的重擔」,然後就讓結論晾在那裡,也沒去想想,是否應該竭盡全力地創造更美好的未來,畢竟「歧視」這件事情,並不只發生在同志身上,任何人都有可能必須面對歧視。

這個社會對所有不同障礙別的朋友們仍然存在深深的歧視,歧視就像國民黨黨徽一樣討厭而處處可見,那麼這些障礙朋友們有沒有生養孩子的權利呢?再說個更常見的例子,這個萬惡資本主義的社會對於「不夠有錢」的人其實都是存在著濃濃的歧視,真是超級不友善,那麼難道台灣除了連勝文、郭台銘、趙藤雄…等等那一狗票子的人之外,大家都沒生養的資格了嗎?更廣泛卻難以輕易看見的,是這個對於女性仍然極度不友善的社會,所有的女孩一出生就被迫背負著的,被當成二等公民的重擔。要這樣說下去,大概三天三夜都講不完,太多太多,根本族繁不及備載。

同志的孩子要面對的,是一個社會結構性的問題,而除了同志的孩子之外,更多更多的孩子,生在「歧視」仍然猖獗的時代的孩子們,其實也都在面對這個社會對於他某種或多種弱勢身份的極度不友善。

「歧視」是一整個社會性結構的問題,任何不能容於社會中主流強勢族群所建構的框架者,都必須面對歧視,而我們則必須不斷的去發掘,去反省,不斷的對於已經稀鬆平常的事物進行再思考,才能不斷的對抗歧視,一次又一次的,拒絕自己加諸於這個社會的不友善,從自身做起,相信總有一天,我們會有更美好的將來,那個我們夢想著,不再有歧視的將來。

目睹同性伴侶想領養孩子卻遭歧視騷擾,你會怎麼做?(What Would You Do?)

當你在餐廳目睹一位懷孕的女子,想把自己的小孩交給同性伴侶領養,反同人士卻跳出開始大力反對,你會怎麼做?#你會怎麼做 #WWYD #同志 #同性戀 #多元成家 #護家盟 #領養

Posted by 譯同平權影像集 on 2015年9月21日

L’Étranger

L’Étranger

毛毛(Erik Ernesto L. S. Chen)

熱愛古典音樂與哲學,喜歡都市跟喜歡自然一樣多。

專職為左翼同志行動聯盟發起人。
兼職為尖石鄉泰雅部落小學的英文(&音樂)老師。

很ㄎㄧㄤ但很愛台灣的香蕉。
常常覺得自己是一隻唱歌音不準的鯨魚...
L’Étranger
快分享出去吧~

About L’Étranger

毛毛(Erik Ernesto L. S. Chen) 熱愛古典音樂與哲學,喜歡都市跟喜歡自然一樣多。 專職為左翼同志行動聯盟發起人。 兼職為尖石鄉泰雅部落小學的英文(&音樂)老師。 很ㄎㄧㄤ但很愛台灣的香蕉。 常常覺得自己是一隻唱歌音不準的鯨魚...